第302章扒皮到你哭

  “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我不是奸细。”曹大发瞬间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

  然而程生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一脸的冷漠,目光直视着曹大发,仿佛已经把他看穿了一般。

  “曹大发我说过,你就是奸细。”

  程生的话语格外的冷漠,与之前称曹大发为曹叔的态度截然不同。

  现在的程生宛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浑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他不再是那个嘻嘻哈哈的程生,而是高高在上的天庭上仙。

  三言两语断人生死,这就是仙人之威。

  那个戴何光已经被带走了,毕竟他出卖慕生集团的情报证据确凿,只是这曹大发本来想走,却被程生拦了下来。

  明子和虚日鼠也是带人去处理那个盗版养颜生肌粉的小作坊了,这里只剩下慕千莹还有一众慕生集团的高层。

  “这什么情况啊,董事长竟然说曹大发是奸细?”

  “是啊,我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有慕天豪董事长的证明。”

  没错,曹大发的确有不在场的证明,而且是慕天豪给的,他三天前的晚上一直在和慕天豪吃饭啊,甚至于全程接送,根本没有机会把配方交出去。

  程生这个董事长平常几乎都不露面,很多员工都忘记了有这么一个董事长的存在,如今他突然说曹大发有问题,实在是难以服众啊。

  一时之间,场上的不少人都对程生颇有微词。

  慕千莹也是苦笑一声,以她这霸道总裁冠绝皖安省的手腕尚且看不出曹大发有什么问题,实在是没有理由,曹大发的不在场证明实在太好了,而且刚才打电话也是问了自己的父亲。

  确有其事啊,他们吃完饭都已经将近12点了。曹大发完事就回家了。

  而根据产品的时间推算,这批盗版的养颜生肌粉是在三天前的那个完事连夜生产出来的。

  “哦,程董事长,你说话要有理由根据,你这是瞎胡闹。”

  饶是曹大发有理有据,涵养也不错,但是被程生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也是受不了。

  程生微眯着眼睛,淡漠地说道:“我瞎胡闹,呵呵,我就是瞎胡闹了又如何,曹大发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他心通三重发动,曹大发的一切记忆都无所阻拦,全部被程生知晓的一清二楚。

  “证据,程董事长请你给我证据。”

  曹大发一脸的气愤,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论谁被这么说也要生气吧。

  我曹大发不在场证明清楚的给你了,就算你是董事长也不能这样子吧。

  “是啊,董事长您有没有证据啊。”

  “对,曹大发应该不会是奸细啊,那戴何光才是。”

  其他的人也是纷纷为曹大发鸣不平,毕竟戴何光人赃并获,只要严加逼供,一定能探出是他泄露了配方。

  这个董事长在搞毛啊,平常就不在公司,都是由经理一个人操劳,这会跑来瞎胡闹。

  所有人都是不看好程生,认为他是在滥用职权,是在瞎胡闹。

  “我没有证据,也找不到证据,但我就是知道你是奸细。”

  “就是没有什么原因,曹大发你最好自己说出来。”

  程生没有跟他嬉皮笑脸,转而施展出了仙人威压。

  曹大发咬咬牙,完全不敢和程生对视,这小子有点邪门了啊。

  “你凭什么?”曹大发彻底炸了,今天的面子丢尽了,就算撕破脸也要维护自己。

  程生冷哼一声,傲然道:“就凭我是董事长,你是打工的。”

  今天的程生真的是嚣张至极啊,宛如天神一般俯视这曹大发,让他气不打一出来。

  你特么完全是看我曹大发不顺眼,非要用董事长的职权压我啊。

  “我曹大发好歹也是慕家的老人了,就算是慕天豪董事长也是和我平辈论交,程生你有完没完,不要以为你是董事长就了不起了。”

  曹大发彻底的暴怒了,“今天你程生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我就不走了。”

  “呵呵。”

  程生对这种货色唯有报之以呵呵二字,你特么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死不承认是吧,一口咬定有慕天豪的不在场证明是吧。

  “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

  “我程生若是想,就算慕家不同意又如何,这慕生集团是我的,我说踹谁就踹谁,首先你曹大发就被解雇了。”

  程生霸道的话语响起,宛如雷鸣。

  “什么?”曹大发傻眼了,慕生集团不是慕氏企业的下属么,怎么这小子这么牛哔。

  无奈之下,曹大发求助地看向慕千莹,没想到慕总裁竟然也是点了点头。

  “程生的意思就是慕家的意思。”慕千莹一脸冷漠,她当然不会拂了自己心上人的面子。

  程生咧嘴一笑,到底是千莹姐啊,这么为自家男人着想。

  “你,你们。”曹大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你这是欺负人。

  程生摇了摇头,上前了一步,扫了曹大发一眼,还真尼玛会装啊。

  在老子他心通三重的窥测下,你特么从一岁到五十岁干了什么事情,生哥都一清二楚。

  慕氏又如何,生哥想如何就如何,你以为慕氏能保住你。

  “行了,曹大发,你要证据,那我就给你好好捋一捋。”

  程生突然坏笑一声,你不想要证据吧,生哥今天就给你扒一扒,扒皮到你想哭。

  “你说吧。”曹大发心中一颤,也是有些不解,难道这小子真知道,不可能啊,这事情太隐秘了。

  然而程生的话语响起,让曹大发如遭雷击。

  “你曹大发十岁了还在尿床,十五岁去偷看村头寡妇洗澡,然后被她姘头追杀。”

  “噗。”一听这糗事,曹大发一个趔趄,你怎么会知道啊。

  “曹大发,嗯,你二十岁大学期间偷偷进了女生厕所,想研究一下和男厕有什么不一样,然后被记过。”

  “你二十五岁发现你老婆和别人玩过,头顶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好多年了。”

  “三十岁的你在坐飞机的时候因为调戏空姐,被禁止乘飞机三年,还被乘客暴打。”

  “你……”

  程生的话语一串接着一串,周围的人都是一惊,看向曹大发的眼神越来越怪,偏偏这家伙一点不反驳,而是一脸的猪肝色。

  难道,这都是真的?

  “别说了,是我,是我出卖了慕生集团。”

  曹大发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这特么什么破事啊,全给程生扒皮出来了,你特么是狗仔吧?

  程生的嘴角翘起一抹弧度,叹息道:“唉,说了不要跟生哥作对了,还不信。”

  生哥扒皮扒到你哭!

  

章节目录

发个红包去天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发呆到天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发呆到天亮并收藏发个红包去天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