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电话里面才传出了周步恒的叹气声,“哎,张凡,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自己人,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李翔的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周步恒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嗯?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答应了一声,我当然清楚李翔的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一定跟十六年前发生的事情有很大关系,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跟柳絮联系在一起,“李翔跟柳絮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啊,那么为什么周步恒会如此紧张?”我想破脑袋都没有想明白。

  “李翔前天突然之间接到了一个从M国打来的电话,昨天下午就给最高人民检察院某个处长打电话,说今天晚上出来见面,可就在这个晚上,李翔从楼上跳下去自杀了。”周步恒说道。

  “从M国打来的电话?”我抓住了整件事情的关键,直接问了起来。

  “现在张言记的人正在对这个从M国打过来的电话进行追踪,今天上午传输过来的消息显示打电话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兰香,他们还没有确定打电话的人是否真的是兰香,我正在努力拖延时间,并且跟他们保证兰香已经死在了大海上。”周步恒用急促的语气说道,可以听的出来这个时候的他压力相当大。

  “兰香?”我听到这里的时候马上提高了音量,就算这件事情真的跟兰香有关系,可当我真正确定以后,心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惊讶。

  “嗯,没错。兰香打电话的时候戴着墨镜还有帽子,张言记等人并不确定就是她。正是因为所以我才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如今看来打电话的人真是周兰香没错了。你说说,这个小丫头片子到底想要做什么?”周步恒说话的声音好像有那么一点慌张,这个时候的他应该是害怕了。

  如若张言记他们确定在M国给李翔打电话的人其实就是周兰香,那么我跟周步恒一同说出来的假话就会被人识穿,像这样的情况对我们来说那当然是特别麻烦,甚至,我也有可能会比诶人干掉,当然,周步恒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因为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已经变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周副省长,兰香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的事情呢?难道是我们两个人合伙编出来的谎言被这个小丫头片子一眼看穿了?”我心里面有些困惑于是就对周步恒问道,谁让兰香这个小丫头片子的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回到M国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联系李翔,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现在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我想她可能是准备用这样的方式帮欧阳雪报仇吧?”周步恒说道。

  “周副省长,我想你应该是多虑了。当年那些人现在一个个位高权重,她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啊。”我说道。

  “她其实是有这种能力的。”周步恒用特别坚定的语气说了这么一番话,他应该还知道一些我根本就不知道的消息,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我问道。

  “我们现在已经是同一条战壕里面的战友了,基本的信任还是要的,因此,我就告诉你真相吧,兰香手里面有一个账本,账本上面记载了很多敏感的东西,一旦放出来,将引发无法预料的结果,而这个账本原先是属于欧阳雪的,欧阳雪把它留给了兰香,就是为了保护兰香的生命安全。”

  “账本?”我听到这里顿时忍不住用吃惊的语气问了一句,因为账本的事情我一直认为只有我跟柳絮还有早就已经死了的欧阳雪知道,现在从周步恒嘴里听到账本这两个字,我心里面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柳絮回到M国这个行为本身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她居然把账本这么重要的事情跟李翔说了,而李翔没有多久又约见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侦查处长。

  “张凡,无论如何也要快点找到周兰香,绝对不能让张言记等人抓住她,要不然我们两个人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而我们若是死了,兰香也活不长啊。”周步恒对我说道。

  “周副省长,兰香现在人在M国,难不成你想让我到M国去找她?可是我不会说英语,再者我在那边也没有认识的熟人,碰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去找?”我说道。

  “这是你的问题跟我并没有多么大的关系,我只给你一天时间,一天之内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到兰香,找到兰香以后跟兰香说躲起来,不要出来抛头露面,只要张言记等人没有办法确定打电话给李翔的人其实就是兰香,那么我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周步恒说道。

  “行吧。”关系到自身的安危,我不全力以赴都不行了,不过再怎么样,想要在一天之内联系上远在海外的兰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可就算是这样我也只能试试,若是连尝试都不愿意,那么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了。

  周步恒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准备挂断电话了,然而这个时候我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想到这里,我马上开口说道,“周副省长,不要忙着挂电话。”

  “怎么,你还有事情?”他问道。

  “兰香的户口刚刚办好,不过她的护照却没有下来,因此,她出境还是用以前的身份,要是被人查出来,那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说道。

  “像这样的事情交给我让我来处理就是了,你只用尽快找到兰香就好,找到兰香以后直接跟她说,以后不管国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回来了,以免让不相干的人伤害到她。”周步恒说道,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蹲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知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要不是事关生死,周步恒那么淡定的人怎么可能表现得如此慌张?他那么慌张,就说明事情已经恶化到连他都控制不住的程度了。

  李翔可是区委言记,像他这样的人已经算是小有权力了,可受到了外界的压力,还不是乖乖自杀了,对方那是相当凶残,连狮子老虎看了以后都会害怕,如若知道兰香并没有死,甚至还掌握了很多重要的东西,那么到时候我跟周步恒都会被干掉,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自己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碰到了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办才好?”我在心里面用很小的声音对自己问了一句,电话早就已经没有办法打通了,并且还在M国,我又怎么能够在一天时间之内联系到这个女孩子呢?像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除非柳絮主动打电话给我。

  “奶奶的熊,实在是不行的话我直接卷铺盖跑路吧。”我在心里面用很小的声音对自己说了一句,不过很快就把这样的想法甩出了脑袋,因为就算我可以轻松跑路,也会连累到别人,以对方的脾气还有性格,搞不好会对跟我有联系的人下死手,像这种给别人添麻烦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做的……

  

章节目录

都市女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白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熊并收藏都市女人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