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幸福从现在开始(大结局)

看着何冰进了派出所,沈浩等人随即也开车离开。

车子快到市区,酒鬼孙让白玉把车停下。

“沈浩,把信拿出来给大家读读吧。”酒鬼孙到道。

沈浩点点头,在众人注视下,拿出信,细细读了一遍。

原来田云生就是当年那个幕后人,当年狼牙帮处理商户的纷争中,侵犯了不少田云生的利益,田云生一直怀恨在心,但当时他的势力未达到击败狼牙帮,就一直隐忍不发,在与李汉生的接触中,田云生发现李汉生有篡权狼牙帮老大的野心,即诱骗李汉生,愿意帮他除掉狼牙帮老大扶他上位。

李汉生虽然心动,却依然犹豫不绝,对田云生并不完全信任。

田云生见李汉生和王会长关系亲密,王会长当时是商会副会长,一直想当会长,田云生抓住王会长的心理,表示只要王会长同意与他合作劝说李汉生,他一定全力支持王会长当上会长。

田云生说到做到,通过非常手段逼迫王会长的竞争对手退让,王会长如愿以偿当上会长。

作为回报,王会长答应了田云生的要求,说服了李汉生。

三人合谋设套,将狼牙帮众人诱入陷阱,一网打尽。

李汉生死到临头,才知道自己也中了套,但为时已晚,不仅丢了金狼头,也丢了自己性命。

事后,田云生向王会长索要金狼头,王会长从李汉生嘴里知道了金狼头暗藏的秘密,担心田云生有一天会发现这个秘密,利用金狼头作祟,便找到到制作金狼头的工匠,仿制一个假的金狼头交给田云生。

自己把金狼头和其中的秘密一直藏匿下来。

这么多年,田云生和王会长两人互相利用又互相提防,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狼牙帮重出江湖的消息传来,王会长才感到不安,意识到自己遭报应的日子越来越近。

而田云生也隐隐察觉他手里的金狼头并不是真正的金狼头,只要拥有真正的金狼头就可以控制重新撅起的狼牙帮。

因此田云生收买了王会长司机,希望利用他找机会从王会长手里得到真的金狼头。

可他不知道,王会长司机并不是贪利小人,王会长对他有救命知之恩。田云生的行动刚一实施,司机就告诉了王会长。

王会长不动声色,将计就计,两人共同稳住田云生。

王会长在临死之夜,礼佛时,突然看到孙经理的魂魄来找他,告诉王会长,是田云生派人杀了他,让王会长为他报仇。

王会长反复思量后,写了这封信,并定下让何冰假作家贼偷金狼头献给田云生,找机会除掉田云生的计策。

一切订好之后,王会长又给沈浩和酒鬼孙打了一个电话,把何冰的事告诉了酒鬼孙。

信到此为止,最后一页是孙经理笔记本上那些名字代号的解释。

王会长表示他身为商会会长十多年,为了权为了利,愧对商会众人,希望在他死后沈浩等人把隐身资产公开,还给商户,他在酒泉之下也能瞑目。

读完信,车厢里静默无声。

“孙师傅,何冰的事,你事先就知道了?”沈浩先开口问。

酒鬼孙点点头,“李汉生是我兄弟,我的身份王会长从李汉生那里听过、不过他从没说过,只在他死之前,才打电话告诉我。本来刚才是我想先动手杀了田云生,这样所有罪都由我来担,可何冰报恩心切先下了手。”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唏嘘沉默。

“白哥,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矮虎看着白玉问。

“白玉,出了这么大的事,狼牙帮肯定会受到影响,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久,你们老大生前说过希望你解散狼牙帮,我认为他这个决定是对的。”沈浩道。

白玉看看众人,众人都点点头。

白玉嗯一声,“我回去就办,孙师傅,你和我一起走吧。”

酒鬼孙摇摇头,“我杀了银脸,总得有人担责任,你和矮虎走吧,越远越好,我留在这处理后边的事。”

“这怎么行,这次多亏你,我怎么能把你留在这。”白玉立刻否定。

“必须这么做。”酒鬼孙摇摇头。

“不行,你得听我的,我是你老大。”白玉提高声调。

“我是你父亲。”酒鬼孙脱口而出。

车里人都愣了。

“你说什么?”白玉愣愣道。

酒鬼孙苦笑一声,“我是你父亲,当年我年少无知辜负了你母亲,你母亲因我而死,把你留在了孤儿院,最后是刘老大收留了你,没有他,你也会和你母亲一样。后来为了感谢他,我才答应加入狼牙帮做了三眼狼,我不喜欢那种生活,所以一直没在狼牙帮出现,但我答应他,当他真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倾尽我所能,甚至这条命帮他。今晚我的心愿了了,死也无所谓。”

酒鬼孙说着拿出酒大大喝一口,露出欣慰之笑,看着白玉,眼里满是慈爱。

白玉愣怔摇摇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酒鬼孙往兜里一伸,掏出一张发黄相片,递给白玉。

众人凑前一看,照片上一男一女笑意盈盈依偎在一起,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白哥,这就是你母亲,你母亲的照片我见过。”矮虎在一旁道。

白玉没说话,眼泪流出。

沈浩心头不禁也一阵酸涩。

身后被人捅一下,沈浩回头一看,是柳眉。

柳眉向他示意下车。

沈浩点点头,又给矮虎一个眼色,三人下了车。

下了车,矮虎还连连啧舌,为白玉父子相逢感叹。

大家心里都是高兴。

眼看天色放亮,白玉和酒鬼孙从车里下来,“沈浩,我和父亲已经商量好了,狼牙帮我们来处理,商会的事你自己决定。多保重有缘再见。我不会忘了你这个好兄弟。”

沈浩看看两人,笑笑,“你们也多保重。”

话一说完,双方眼睛都湿润了。

“你们结婚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白玉道。

“你也一样。”沈浩回应。

众人又都笑了。

一一重重拥抱,白玉三人上了车,消失在地平线外。

“沈浩,他们走了,我们去哪?”柳眉幽幽问。

沈浩看看手里的信,“去见张秀雅。”

“现在嘛?”柳眉追问。

沈浩摇摇头,“再等等,给白玉他们一点时间。”

柳眉嗯一声,两人依偎在一起,天空朝阳升起。

晚上张秀雅一回到家,就看到柳眉和沈浩坐在客厅等她。

张秀雅一愣,“沈浩,你们?”

“张市长,我们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不知你敢不敢收?”

沈浩看着张秀雅。

张秀雅也看着他俩,用力点点头。

沈浩笑笑,把一个盒子郑重递给张秀雅。

走出市府家属院,沈浩两人都一身轻松。

“沈浩,我们总算解脱了。”柳眉大大吸口气。

沈浩点点头,掏出按键手机,“可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眉一愣,“我也不明白。”

两人笑笑,会明白的。

两人刚笑完,沈浩手机响了,一接,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哥,你在哪,怎么不在家?”

赵乐梅。沈浩一愣,“你回来了。”

“我刚进门。”赵乐梅痛快答应一声,“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你赶紧回来,再晚礼物就飞了。”

赵乐梅这话有点奇怪。

沈浩答应着放下电话,看看柳眉。

“能带我一起回去吗?”柳眉也看着他,笑问。

“当然。”沈浩笑着点点头。

两人牵手上了车,直奔沈浩家。

进屋一开门,沈浩愣住了,屋里除了赵乐梅,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张东升,一个是居然是苏倩。

我的天,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

见沈浩傻愣在门口,张东升几步上前,给沈浩一拳,“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

沈浩这才如梦初醒,指指张东升和苏倩。

“东升,你们两个?”

众人坐定,张东升一解释,沈浩才明白。

原来马龙和苏倩离开江城后,马龙恶习未改又染上赌博,结果因为欠债被债主所杀。

苏倩走投无路之际,正巧碰到去外地经商的张东升,两人相见,张东升对苏倩施以援手,两人旧情重燃,重新走在一起。

为防止再生变故,张东升刻意不再与旧人联系。

但他们始终没忘记沈浩曾对他们的帮助,赵乐梅去外地进货时,遇到的供货商正好是苏倩,双方一聊,苏倩知道了赵乐梅与沈浩的关系,立刻和赵乐梅亲近有加。

沈浩听着,现在才明白白玉给自己看的照片上,坐在赵乐梅对面的女人是谁,原来是苏倩。

“赵乐梅,你电话里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沈浩笑问。

赵乐梅还没答话。

张东升先开口,“是我不让她说的,当时我在谈一笔大生意,我想在谈成之后给你个惊喜。”

“给我个惊喜?”沈浩愣愣。

张东升笑着点点头。“那笔生意的客户叫方云台。”

沈浩又愣愣。

柳眉插话道,“方云台,难道是南旗公司的老总,方君儒的父亲?”

张东升一笑,“一点不错,还是柳校长反应快。”

柳眉闻言,脸微微一红。

“我在外地还做古董生意,经人介绍认识了方云台,方云台也是个收藏爱好者,而且很痴迷,他很喜欢明清家具,我帮他收购了几套品相相当不错的家具,我们相谈甚欢,成了忘年交,关于南旗公司未来继承人的事,他也咨询了我的意见。沈浩,如果方君儒再为难你,我就可以说动方老爷子把方君儒调离江城,甚至剥夺他继承人的资格,你说这算不算给你的惊喜。”

方君儒笑看着沈浩和柳眉。

两人愣愣,互看一眼,这还真是惊喜。

沈浩不由点点头。

“这个也是我送你的礼物。”方君儒伸手又从包里拿出一本古书递给沈浩。

沈浩接过看看,书页发黄,打开,里边像是一个人的笔记,记录他生活中一些杂事。

沈浩疑惑地看看方君儒。

“这是我从一个南方人手里淘到的一本晚清私人笔记,笔记的主人叫白玉林。”

“白玉林。”柳眉和沈浩同时惊呼一声。

“对,白家老宅的祖辈白玉林。”张东升点点头,“笔记里有一段很有意思,当年白玉林征战沙场时,曾有一个姓柳的红颜知己救过他三次,白玉林才能死中得活享受后来的功名利禄。可惜那个红颜知己在最后一次救白玉林时死于非命。白玉林当时痛断肝肠,却无法报答她。就许下誓言,如果来生还有机会,他一定还红颜知己三救之恩,三救之后,如果他们没有分离,白玉林将对红颜知己倾囊相赠。这件事只有他和忠仆马德勇知道、白家后人都不知道。”

沈浩和柳眉听得满脸惊愕。

“这是真的?我怎么觉得像个神话故事。”赵乐梅道。

张东升笑笑,“我开始读也是这样想,但是不是故事,只有局中人才知道,沈浩,柳眉,你俩说呢?”

沈浩和柳眉错愕地嗯一声。

“这是最后一件礼物,你们务必收下,是我和苏倩的一点心意。”

方君儒又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向沈浩。

沈浩忙拒绝,说张东升前两个礼物已经足够让他惊喜,钱绝对不能收。

双方推让半天,沈浩还是没有收。

最后张东升和苏倩商量一会儿,表示这几天他们就留在江城,只要沈浩和柳眉有事,他们会随时倾力相帮。

沈浩同意了。

张东升两人又请沈浩三人吃顿饭,席间,赵乐梅把沈浩和柳眉叫到一边,轻声问,“哥,柳校长,你俩真在一起了?”

听到这个问题,柳眉有些迟疑,看眼沈浩。

沈浩笑着点点头,“赵乐梅,你会祝福我们吗?”

赵乐梅吭哧一会儿,讷讷道,“会,不过你们要好好的,如果有一天你们不好了。我还有和柳校长竞争的权利。”

看着赵乐梅样子,沈浩两人都笑了。

“赵乐梅,我们一定好好的。”柳眉轻声道。

赵乐梅笑笑。

沈浩两人也笑笑,“赵乐梅,你一定也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人,到时候,我和柳眉都会祝福你。”

赵乐梅瞅瞅他俩,点点头。

送走张东升两人,柳眉拿出那本笔记,“沈浩,你说那个故事是真的吗?”

沈浩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现在突然心跳的厉害,我想回去好好看看这个笔记。”柳眉道。

沈浩嗯一声。

赵乐梅去红房子查看专柜情况,答谢李姐她们。

沈浩把柳眉送回家,自己也回了家。

坐在家中,想着张东升的那些话,心里既惊喜又迷惑。

是真的吗?

正寻思间,手机响了,柳眉的电话。沈浩立刻接起。

“沈浩,刚才看笔记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又梦到黑猫,它告诉我笔记里都是真的,三救之恩报完,现在我们在一起了,它的任务也完成了,它要走了,永远不会再出现,地库里的东西全留给我们。”

电话那边柳眉的声音轻轻缓缓。

沈浩听完半天没说话,“我知道了。”

电话那边也沉默一会儿,挂掉电话。

沈浩点支烟,看着手里的按键手机,都是真的,黑猫走了,自己保护柳眉的任务自然结束,这个手机也就该物归原主。

和手机相伴这么久,它给了自己这么多神奇的经历,甚至它是自己和柳眉的红娘,现在失去它,真有些不舍。

可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虽然按键手机不在了,自己又回到普通人身份,但得到一份真正的爱,值了。

沈浩笑笑,朗声道,“张五爷,谢谢你,你把手机拿走吧。就算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会一直守护柳眉,对她好。”

沈浩把按键手机轻轻放在桌上,闭上眼睛,等着张五爷的到来。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吹得茶几上的纸沙沙作响。

沈浩没有睁眼。

风声熄灭,沈浩睁开眼,看到按键手机上多了一张字条。

沈浩拿起一看:小子,你干得不错,没让我失望,手机留给你做个纪念,也是奖励。记住你自己说的话,好好对爱你的人。

沈浩看着字条,愣愣,立刻到了窗前,高喊几声,张五爷,我都记住了。

此后不久,凌厉的反贪风暴在整个秦州地区刮起,以秦州高层领导王中奇为首的一批贪污分子落马。

商会隐身资产的秘密也随之公之于众,数目之大,涉及人员之广让人嗔目结舌。

南旗公司在江城的老总方君儒也以行贿罪牵涉其中。

方君儒黯然接受调查,南旗公司另行委派了方君儒弟弟负责南旗公司在江城所有工作。

狼牙帮除一人落网外,其他人都消失不见,狼牙帮彻底成了一个传说。

在审核田云生的案件中,沈浩还得到一个意外收获,撞死孙经理的司机也曾是撞死沈浩父亲的肇事逃逸者。

沈浩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何广亮因为公布隐身资产深得商户拥护,当选为商会新一任会长。

何光亮提名沈浩为常务副会长。

沈浩在会上婉言谢绝。

会后,何广亮问沈浩为什么?

沈浩笑道,“我还是不适合经商,想回明玉。”

何广亮看着沈浩,“江山与美人二选一,你是选了美人。”

沈浩一笑,点点头。

何广亮也笑笑,“那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沈浩没有犹豫,“王亚茹干得不错,我希望我离开商会后,她还能留在商会保持原职。”

“没问题。”何广亮重重点点头。

又过不久,在张东升斡旋下,南旗公司在明玉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柳眉。

明玉正式成为江城教育改革试点之一。

沈浩回到明玉,成为明玉副校长。

几天之后,江城文物局收到一份匿名送来的文物珍品,

除了几款精美金饰,还有一卷晚清圣旨。极具收藏和历史价值。

明玉在柳眉和沈浩主持下,更显生机。

年关将近,沈浩收到一份澳洲来的快件,打开一看,里边有一张照片。是李月虹。

沈浩愣愣,王中奇落马后,他一直打听李月虹的消息,却没有任何踪迹。

现在看到这张照片。沈浩恍如电击。

快递里还有一个几张纸,是一个日记本的复印件。

细细一看,是王中奇的日记,原来王中奇和柳眉父母曾都是同事并且王中奇和柳眉父亲都追求过柳眉母亲,结果柳眉母亲没有选择王中奇。

王中奇对此一直耿耿于怀,随着他事业不断上升,表面上他在帮助柳眉父亲,实际是想对他予以报复,找时机再把柳眉母亲夺回。

随着柳眉母亲突然病逝,王中奇把目光落在柳眉身上。

可惜柳眉没有中招,却意外出现一个李月虹。

王中奇暗中包养李月虹后,表面对李月虹很好,私下却显示了狠毒报复的另一面。

经常殴打李月虹,以解当年之痛。

李月虹无意中偷看到王中奇日记,明白了他的心机,自己就是供王中奇发泄的一个玩物。以日记相要挟,让王中奇为她办理了去澳洲的手续,王中奇落马前,移居澳洲。

至于她和柳眉是不是亲姐妹,现在生活逍遥的李月虹已无所谓,反正凭借与柳眉相似的长相,她已经乌鸦变凤凰,受益了。

过去的事就永远成为一个谜,过去吧。

最后李月虹邀请沈浩和柳眉有时间去澳洲玩,她全程接待,澳洲真不错,草绿天蓝。

看看照片上笑意盈盈的李月虹,背后是广阔的草地,漂亮的别墅。

沈浩笑笑。

把快递拿给柳眉看。

柳眉看完也笑笑,“她过好了,我心里也踏实了,不管是不是亲姐妹,我都祝福她。尊重她的决定,秘密永远做秘密。”

两人都笑笑。

收到李月虹快递不久,又一封快递到了,这封快递没有地址没有姓名。

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白玉和一个漂亮女孩牵手站在一起。

两人手上的结婚对戒晃人眼目。

矮虎作为伴郎笑站在一边。

照片背面一行清秀的字:我们的幸福已经到了,你们的幸福呢?很期待。

看完照片,沈浩和柳眉笑着互看一眼。

柳眉轻声道,“你还没向我求婚呢。”

话音一落,沈浩像变戏法般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边是晶莹的钻戒。

柳眉惊愕地看着沈浩。

“我一直等着这一天,现在可以吗?”沈浩看着柳眉问。

柳眉点点头。

沈浩随即单膝跪在柳眉脚下,把晶莹的钻戒戴在她手上。

柳眉娇羞倒入沈浩怀中。

沈浩紧紧拥住他。

窗外阳光明媚,天蓝如洗,爆竹声声,喜庆洋洋。

幸福从现在开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超能老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色冬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色冬天并收藏超能老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