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浩然接着道:“世东,现在这事是你安排人在查,换句话说,调查的结果如何,主动权掌握在你手里。”

郑世东似乎有些明白了:“老领导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明确,你既然想在安书记和骆市长之间求得自保,哪边都不想得罪,那么,你必须让调查结果符合他们的心思,让他们都满意。”景浩然干脆道。

“可是,如何能做到他们都满意呢?”郑世东又有些发愁。

景浩然进一步指点:“让安书记满意,就是让正泰集团满意,正泰集团出了2个亿,他们现在需要看到的是账目清晰,工程质量得到保证,所以,最基本的事实还是要查清楚的,这样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

而要让骆市长满意,那么,在调查的时候,就要刻意回避一些东西,不要死盯住某个层面不放,要学会转换视角,学会转移矛盾,虽然工程外包的决定是城建集团上层做出的,但具体实施却是下面的人。

同时,在调查的时候,不要刻意去追究深层次的东西,只要把事情基本调查清楚就可以,把调查的主要方向集中在工作层面上,聚焦工作方法和落实,围绕工作中的责任来开展……”

听了景浩然这一番话,郑世东眼前一亮,这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老家伙可以啊,点子真多。

随即郑世东又有些担心:“可是,这样做的话,安书记会满意吗?”

景浩然笑了下:“调查是围绕工作来开展的,正泰集团提供的材料里,也只是工作上的问题,没有任何涉嫌别人经济问题的证据,没有证据的事,调查组自然不能凭空捏造,对这个结果,安书记有什么理由不满意?”

郑世东觉得景浩然这话有道理,不由点点头。

景浩然接着道:“而且,以安书记的智商,我相信他看到这调查结果,不管心里满不满意,但表现上是绝对不会提出任何异议的。”

“为什么?”郑世东道。

景浩然老成地笑笑:“因为如果他表示不满意,等于暴露了自己的心思,等于表明他有私心,等于让外人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借这调查来搞赵晓阳,从而让骆市长不利索。

依安书记和骆市长现在的级别身份,他难道真的认为这样做合适?真的想和骆市长把矛盾加深搞得常委内部不团结吗?毕竟对于安书记来说,作为市委班子的带头人,他应该很清楚什么是大,什么是小。”

郑世东不由点点头,景浩然这话显然带有偏袒骆飞的意思,同时,他能如此分析,也是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市委书记,能站在这高度和角度看问题。

景浩然接着道:“而且,如果他表示异议,也带有对你和纪委不信任的意思,站在他的位置,对纪委书记和纪检部门不信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他是市委书记,也不能轻易表现出这一点,除非他是傻子,何况纪委提供的调查报告事实是基本清楚的。”

郑世东松了口气:“景书记言之有理,老领导的一番指点让我茅塞顿开。”

景浩然心里不免又几分得意,接着道:“当然,如果调查的结果,证明那材料提供的情况不属实,这就更好办了。”

郑世东摇摇头:“从目前的情况看,这几乎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就可以按照我的思路去做。”景浩然道。

“嗯,好,十分感谢老领导为我指点迷津。”郑世东心里的一个包袱终于放下了,感到轻松,又感激景浩然,到底是老领导点子多,看来有问题还得多找老领导讨教啊。

景浩然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道:“世东,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江州工作,我是看着你一步步提拔起来的,你从常务副市长转任纪委书记后,工作一直开展地不错,对你的进步,我心里是很欣慰的。”

郑世东忙表示感谢:“我的进步离不开景书记的栽培和关照,我心里一直是很感激老领导的。”

景浩然点点头:“你和骆市长都是我曾经的老部下,你们都干得不错,特别是骆市长,进步尤其快,现在骆市长从关州又回到了江州,我是很希望看到你们能团结一致共同进步的。”

郑世东从景浩然这话里隐隐听出了一些意味,一是在自己和骆飞之间,他更看重骆飞,觉得骆飞更有前途;二是他暗示自己在安哲和骆飞之间,要向骆飞靠拢。

对前者,郑世东心里有些不快,觉得景浩然偏心,尼玛,既然都是你的老部下,你凭什么厚此薄彼?骆飞虽然现在比自己高半格,但自己也是常委,谁能保证自己今后不会赶上甚至超过骆飞?

对后者,郑世东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位置,以安哲和骆飞目前的微妙关系,此时明确自己的站队,对自己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

景浩然如此暗示自己,显然是想帮骆飞,想壮大骆飞在常委内部的力量。

这对骆飞自然是有利的,但对自己,目前似乎看不到什么好处。

尼玛,既然没有好处,为何要听景浩然的?

想到这里,郑世东呵呵笑笑:“景书记放心,我会和骆市长维持好关系的,当然,我会和每一位常委保持和谐团结。”

景浩然听出了郑世东这话里的味道,知道他现在在安哲和骆飞之间,目前并不是很看好骆飞,想采取最明智的明哲保身态度。

景浩然不由暗骂郑世东狡猾,又觉得以他现在的位置,似乎这样做也可以理解,毕竟官场的环境太险恶,稍有不慎,一步走错,站错了队,跟错了人,就会造成不可收拾的结果。

随即景浩然又想到了关新民,想到了骆飞和关新民的关系,暗暗思忖,不用你小子现在明哲保身,到时有你主动讨好骆飞的时候。

想到这里,景浩然点点头:“你现在这么想,这样做,也是对的,不过,世东,我想提醒你一句。”

“老领导请指示。”郑世东做谦虚状。

“在体制内做事,最重要的是要走一步,看两步,谋三步。”景浩然不紧不慢道。

郑世东心里一动,看着景浩然莫测的表情,揣摩着他此时说这话的用意。

接着景浩然打了个哈欠。

郑世东知道自己该走了,起身告辞离开了景浩然家,边往回走边继续琢磨着景浩然这话的含义,似乎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感觉很模糊。

此时,乔梁正和李有为、方小雅在正泰集团餐厅吃饭,安哲今晚没有应酬,乔梁难得有空,特意来找李有为和方小雅坐坐。

乔梁陪李有为喝酒,方小雅没喝。

章节目录

都市风云(易克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克1并收藏都市风云(易克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