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水根推开房门,扑面而来一股因为长期无人居住,弥漫在空气里的霉味,放下行李简单地收拾一番,靠在床沿坐了下来,这次他回来是为了处理自家老房子要拆迁的事,同时也是散散心。抬头能看到房梁上落着一层厚灰,他的思绪随着空气中浮动的灰尘渐渐飘远。

多年以来,他一直有个情结,就是希望能拥有一家机械厂,但专业技术上的空白和各种借口使得这个机会一再错失,他自嘲地笑笑,也就是因为一直抱有幻想才使得自己栽了那么大一个跟斗。

95年,他在舞厅经人介绍认识了诺亚舟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邓州,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了解到一定程度时才得知邓州的公司原来是挂靠在吉林市远征旅游造船股份有限公司下的单位,要知道远征旅游造船股份有限公司和俄罗斯远东造船公司共同出资在吉林制造各类成品船,生产的船只由俄方负责包销,可谓是实力雄厚!自以为得知□□,一时间,金水根和邓州走的更近。

两人相交一年后的某天,邓州拿着一份合作协议来见金水根,上面宣称,远东造船公司要在吉林建造船厂二期工程,并提供了一份俄方的《资信证明》,上面写着二期的投资额高达一点五亿,而邓州来找他是因为前两个月他从一位工程师手中购买到了一项节能电机的发明专利,如果金水根有兴趣入股,他打算和其合作进行“机电开发”,成立一个机电技术开发公司,第一单生意下家他都已经找好,由他出面去和上级单位远征旅游谈,在船厂二期工程中使用一部分节能电机。

金水根心动归心动,但也不可能凭听他一句话就下了定论,于是邓州适时地对他发起了实地勘察的邀请。

跟邓州来到公司本部,在船厂的大院内,浮筒堆放的整齐有序,一些设备也整箱地放在那里,邓州说这只是二期工程的第一批物资投放。

接下来两人又去专利局受理处查询了购买的电机发明专利权,金水根注意到邓州已把专利权记在了自己的名下。

在吉林当地呆了将近两周的时间,金水根对诺亚舟工贸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吉林市下辖的一个县财政局给其提供了三千万的担保,而诺亚舟现已为了造船二期的工程去大连进行招商。

在一次政府各相关部门领导均出席的酒会上,诺亚舟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斥巨资筹办了巨星演唱会为工程做宣传,当地电视台和媒体均纷纷到场报道,为此实力不俗的诺亚舟工贸,还当场掏出一百多万为吉林歌舞团冠名。

亲眼所见所闻,终于让金水根不再犹豫,回去后就跟邓州签了合作协议,决定初期投资八佰万元作为股本。

回到深圳两个多月后,邓州带着第一次分红120万来找金水根,同时带来的还有增资扩股的新协议,此时诺亚舟的吸储市场已经遍布全国十一个省市,先后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鞍山、长春等地分别成立了办事机构。

金水根抽出了两个厂子的流动资金,追加了三百万的投资,刚到手的分红120万也扔了出去,邓州承诺机电技术开发公司的总经理由金水根出任,年底将召开股东大会进行股权及其余的人事安排。

等到了年终左等右等没有等来邓州,金水根坐不住了,交代底下人几句就赶到了吉林,多方打听后得知了一个让他顿失理智的消息,俄罗斯远东造船公司的代表谢尔盖声称,他们在吉林只有一期工程,而且因为一期的成品船销量不好,已面临停产,俄方根本不会再搞二期,至于包销一事更是子虚乌有。

晴天霹雳下,他又想到了县财政局的担保,翻出了资料星夜赶到了那里,负责人告诉他,最初因为手续不全是给予担保过,但当他们审计后发现这家诺亚舟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通知书有问题,根本就没有拿到政府允许的项目审批后,他们就及时撤保了。

这一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报警,案件经侦查后,从各地赶来的投资者捶胸顿足,有的人要不是收到公安局通知,根本还被蒙在鼓里,涉案金额已经高达1色小说亿元,据查邓州已经潜逃出境,现公安机关正全力对其实施抓捕。

金水根躺倒在床上,苦笑了一下,怨就怨自己,这些年地顺风顺水让他骨头至少轻了三两,忽略了自己能发家是赶上了好时候。当年只要肯吃苦再加上深圳初期的政策、法制不是很健全,这拨昔日的大陆灿、打工仔才借着东风立了起来,后来收并破产的国企,再加上卢秀贞出的点子和创意,一举就填补了市场的空白,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难事总有办法解决的了。

想到好兄弟卢秀华,现在美发厂生产线扩大了不少,还请了专门的管理人员负责生产、销售和财务,他们平时除了人事几乎不太过问工厂的情况,卢秀华和阿香两个人有了钱后就报了大学的经管课程旁听,两口子在卢秀贞建议下经常出国去参观、学习人家厂子的先进管理理念,连带着孩子也经常出去见世面,钱花的多但挣得也越来越多。

这次自己大伤元气,卢秀华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帮厂里周转,安慰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金水根捂着眼睛叹了一口气!看来像以前那样做企业已经行不通了,破而后立,阿香说的对,借着这次机会可以把厂里好好整合一下。

听到隔壁有开门迎接拆迁组的动静,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手穿过光线一把抓住浮动的尘埃,又放开手,目光重新变得坚定。

这辈子自己活得已经够精彩,值了!这次的难关也是新的机遇,闯过去,以后再没有什么风浪能撼动他,闯不过去,这不可能!最差,自己还有个好兄弟,想到卢秀华,想起一起经过的往事,他淡淡地笑了笑,心中的阴霾终于散开。

伸手打开房门,准备迎接来谈判的干部,坐在凳子上,金水根得意地自己说“一千一百万买了一个道理,便宜!”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讲述的是知青子女的故事,大家喜欢的就支持下吧!

章节目录

穿越之平淡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大脸师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脸师太并收藏穿越之平淡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