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得对。”大家长紧盯着苏阳,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异样来。

“你知道病人是怎么患上病的吗?”苏阳看着大家长。

大家长沉默的摇了摇头。

苏阳深深叹了口气,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一样。

只有中医能看,关乎汉方医学的生死,仅凭这两点,就足够让苏阳向那个组织联想——那个截断言京三肢的、神秘无比的组织。

“你是怎么知道的?”大家长目光凌厉,一副要把苏阳杀掉的眼神。

“看来那个病人对你真的很重要。”苏阳无力道。

他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本以为能从菊花组这里得到什么敌人的消息,可实际上,就连菊花组这个几乎能左右一国的组织,都对那群人没有了解。

大家长思维转的很快:“你还知道什么,难道这场病不是意外?”

“先让我看看病人吧。”苏阳在尽量调整情绪,这会他早已升不起和大家长对峙的念头,迫害中医的神秘组织想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

大家长也没有继续用其实压迫苏阳,在他看来,苏阳不是敌人,起码现在不是。

“喊稚妙过来。”大家长气势顿无,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中年人。

“哈伊!”

眼镜男一走,房间里也就只剩苏阳和大家长两人了。

“事情有什么隐情吗?”大家长问道。

此时的他虽然言语中还带有骄傲,但姿态已经摆在了和苏阳相同的位置。

有一手远超别人的技能,就连菊花组组长这样的大人物都会高看你一眼,但苏阳好不怀疑,如果他对那个名叫稚妙女孩的病束手无策,大家长立马就会翻脸把他沉到海底喂鱼。

苏阳叹了口气,如果他的猜错没错的话,这个病很可能又是跟疯虱病或者更知隐那样无比诡异的病。

“事情有没有隐情需要看过才知道。”苏阳闷闷不乐。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大家长知会一声,那人推门进来,却是那个被苏阳针灸瘫痪的二货。

此时这二货正躺在轮椅上,后面推着他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女人。

“叔叔,你把他捉来了?就是他!我才落得这副模样。”

二货大喊,他浑身依旧如瘫痪一样,瘫倒在轮椅上只能动动嘴皮子。

如果只有他自己在这里,面对苏阳这样一个“超能力者”一定不敢如此大放厥词,但他叔叔在这,那别说区区一个超能力者,就是超人来了,他也能把超人那条骚气的内裤给撕下来。

在东洋,没人能挑衅菊花与刀!

苏阳压根听不懂这二货在说什么,但从这二货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仇视,当然,现在他和大家长是合作关系,说句狂妄点的话,现在的他和大家长是站在同一个高度的。

果然,对于这二货的咆哮,大家长甚是不耐烦:“闭嘴,苏阳先生也是你能挑衅的!”

二货一愣,菊花组的成员向来自我克制,很少滋事生非,但是,一旦组里有人吃亏,菊花组也绝对会出头护犊子,今天叔叔的表现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不会是因为这外邦人的超能力连大家长都能威胁到吧?

想到这,二货的神情直接就变得微妙起来。

“抱歉了苏阳先生,这是在下小侄,有些不懂事。”大家长抱歉道,言语里却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这让苏阳再次确定了那个病人在大家长心中的地位,搞不好这个稚妙就是大家长的闺女。

大家长张口不提二货的瘫痪,苏阳可不能不提。

“他的瘫痪只是因为我用针灸封住了他的穴位,只要一天左右的时间就会没事。”苏阳主动说道。

如果是普通的锁针,只要几个小时也就自动解开了,但苏阳当时含怒出针,也就下了几分狠手。

二货听不懂两人用中文对话,但看两人和睦的样子,神情就越发微妙——自己不会要这样躺一辈子吧?这病可是连新村先生都束手无策!

想到曹操曹操就到了,二货刚要开口恳求,笃笃的敲门声就再次响起。

这次进来的就是正主了,眼镜男身后有一个女孩和一个中年男人。

“把他带下去。”大家长强硬道,示意女管家把瘫痪的侄子推出房间。

二货张张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事后再求求叔叔吧……”

大家长示意眼睛男一同退下,房间里就只剩了他们四人。

“苏阳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爱女上杉稚妙。”大家长脸上流露出一丝怜爱来。

上杉稚妙是典型的大和抚子,看起来十分文静温柔,微微低头朝苏阳鞠躬,就躲在大家长身后不再言语。

“这位是东洋最著名的汉方医生——新村秀则,新村先生,想必苏阳先生就不用我给你介绍了。”大家长笑道,竟是对这个新村秀则有几分恭敬的味道。

“苏阳医生,早就听说过您。”新村秀则跟苏阳握手。

苏阳惊讶片刻:“没想到新村先生你中文说的这么好。”

“汉方医学源于华夏,因为研究需要,我必须掌握这门高深的语言才能促进汉方医学的发展。”新村秀则微笑道。

单单这一句话,就让苏阳察觉到了他的不简单。

表现出一副学子的样子表示汉方医学源于华夏,却又只口不提传统医学,而是直接把眼光放向未来——这是个骄傲的人。

骄傲到要把传统中医变成自己的汉方医学,不同于韩国那种不知廉耻的剽窃,这个新村秀则是要做超越中医的人。

“不知道新村先生研究了多少华夏中医呢?又促进了汉方医学多少发展?”苏阳眯起眼睛来看着他。

新村秀则神色一黯:“华夏中医文明确实高深莫测,至今我还有很多地方尚不理解,但我相信,那一天不会远了。”

苏阳撇撇嘴,东洋人说话往往喜欢拐弯抹角,至于新村秀则说的很多地方尚不理解,在苏阳听来就是扯淡。

自从隐约看到十三天星针大海一般的变化后,他就越发觉得中医和人体的高深莫测,那些海洋般的变化,他就是用一辈的时间都探索不完,何况眼前这个东洋人。

“苏阳先生,现在可以给家女看病了吗?”大家长问道。

苏阳点点头,眼睛男搬来一张桌子,上山稚妙合身跪坐在桌子这边,苏阳则盘坐在她对面。

望闻问切,这一点不管是中医还是汉方医学都是一样的。

第一次诊断果然如苏阳所料,察觉不出任何异常来。

“苏阳医生可有什么发现?”新村出声询问。

苏阳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开始第二轮诊断。一诊脉,看病症,而诊脉,知阴阳。

阴阳,又是阴阳。

更知隐是阴阳病症,疯虱病是阴阳病症,这少女同样是阴阳病症!

“足底发寒?”苏阳问道。

“对。”上杉稚妙点头,有了前面的铺垫,苏阳对她会说华夏语这件事已经不觉得惊讶了。

“耳鸣目眩,偶有噩梦,每日下午两点钟后左右浑身乏软无力?”

“对。”上杉稚妙惊讶道。

她原本对这次治疗并没有报什么希望,因为无论是世界最顶尖的医疗设备,还是被东洋人尊称为医神的新村秀则,都对她的病束手无策。

自从十年前自己莫名奇妙患上这种病以来,不知道尝试过多少治疗方法,吃过多少药物,可就是不见效。

但苏阳这两句话却是惊讶到了她,苏阳说的病症就连新村诊断的时候都没有诊断出来,还是她告诉新村的。

这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年纪的苏医生,竟然医术比新村还厉害吗?

听到苏阳的话,大家长明显有些激动,眼神中的期待又多了几分。

在外人面前,他可能是冬雪般肃杀的极道武士,可在女儿面前,他慈父的一面就毫不保留的表现了出来。

新村的眼睛也眯了起来。

大家长侄子的瘫痪他没有治好的手段,这一点他不如苏阳。

而单从诊断看,他当时只诊断出来上杉稚妙是阴阳不调,可像苏阳这样说出具体的症状,他也做不到。

这个华夏中医,医术比自己强,而且——还强上不少。

只是诊断而已,治疗又如何?新村紧紧盯着苏阳。

他听说苏阳擅长的是针灸,而他擅长的是药剂,对针灸还真没什么了解。

学习针灸必须要有一个好师傅,这是天生限制新村的条件。

“阳病,阳气太旺。”苏阳肯定道。

新村秀则眼睛突然瞪了起来:“不可能,这是阴病,分明是阴气过剩!”

大家长和少女都没有说话,纵使他们才是患者一方,但新村秀则和苏阳的话他们是插不上嘴的。

大家长不懂中医,稚妙懂一点,但没有高深到这种程度。

“你刚刚也说了,足底发寒,每日阳极之时身体乏软无力,而且体内脉络表现,明显是阴气充盈,怎么回事阴病!”新村秀则直视着苏阳的眼睛。

他给稚妙诊断这些年来,不知道病因,也不知道怎么治疗,但唯有阴气太旺这一点,他可以肯定,和苏阳说的正好相反。

这个苏阳,分明是不学无术沽名钓誉!

章节目录

终极校医(野生小黄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野生小黄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生小黄鳝并收藏终极校医(野生小黄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