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五,中秋团圆,王府里又是一派团圆气息,仲田的孕吐好转坐在宋戒身边,抱着块月饼嚼着,远远的视线却落在了那个,身上散发着异国风情的哥儿身上,看着那人笑的满面柔情,和他身边的人四目相对,情意绵绵尽在既提那人高兴,同时也了却了一件心事。**

宋戒看着仲田出神,也把视线顺着仲田的目光忘了过去,看了半晌嘴角也不禁扬起了弧度,虽说他对拓拔安那家伙一点好感都没有,也牵连着不太喜欢那个拓拔情,但相处久了还是了解这人,宋戒觉得这人和仲田颇像,一样的聪明也善良,只是多了些文静,少了些闯荡的冒险精神。

怎么说也都是个好哥儿,和他七哥在一起倒是般配,也是缘份,而且拓拔情似乎是对他七哥一见钟情,前几年那眼巴巴等着七哥回来的样子,他看着都觉得心疼,现在这两个人相亲相爱的过日子确实是不错,虽说七哥还是不踏实,依旧是大江南北的跑,每年至少都有十个月以上的时间不着家,但出去的那十个月,只要拓拔情身体没有特别异常,七哥就都把人带在身边,两人如胶似漆天天在一起,仿若神仙眷侣,似乎比他和小田还恩爱。

看了半天宋戒不禁想起这两人的好事,能成好事是他身边这人的功劳,那要从几年前说起,大概是他第一年出门办事,赶回来过年,但是七哥那一年却没回来,大年三十那天他和小田因为某些原因先回了自家院子,做了某些事情,而拓拔情那天晚上却……

满月悬于天际,如墨般漆黑的夜空,把时间带回了那天,一样是这样的野外,一样有现在的团聚……

大年三十的团聚的气氛,一点一滴的在大堂里消失,坐在角落的人,看着家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开,眼泪模糊了眼眶,酒杯里辛辣醇香的酒,只喝出了酸苦。

初一正午小四还没睡醒就被外面的惊慌的叫声吵醒,一脸不耐的推了推身边的睡的直打鼾的男人,去看那边是怎么回事。

宋戎战不耐的站起来,走到门口询问了一声,有些慌张的走回到床边把小四推醒,小四快起来,“拓拔情昨夜在大厅守了一夜,冻了一夜,现在病了,刚才被人抬回房了,你快去看看他。”

小四的睡意立刻消了个一干二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一边抱怨一边往身上套衣服,“都是你这个大混蛋交出来的混儿子,大过年的把夫郞丢在家里也不回来,这算是哪门子啊,不喜欢就别娶,这么娶回来却把人凉在一边算是什么事。”

宋戎战对于老七这个儿子,是一点把法都没有,被骂也只能挨着,送走了小四,宋戎战也没了睡意,坐在床头想着自己儿子的事,宋琪的聪明不亚于他的四儿子当今的皇帝,但是最不听话的也偏偏是他,虽说宋琪顶了这个好名声,各地周游不是在做闲事,四处给人平冤做主,造福百姓,但对拓拔情实在是太薄情了……

宋戎战怎么想怎么头疼,最后长叹一声,也穿上了衣服,去看病人……

拓拔情这一病足足病了半个月,用白尧的话说是心病,这心病从何而来大家都心照不宣,这三年拓拔情对宋琪的心意谁都知道,但是宋琪那个人实在是个铁石心肠,一年到头的不着家,回来之后也都是分房而睡,对拓拔情不管不问,明明是娶了人家,却如此实在是让人无语。拓拔情病好,小四宋诺和小田等哥儿对拓拔情的事再不袖手旁观了,找来了不少东西来帮拓拔情,还制定了一个相当周密的计划,不但要让宋琪和小情在一起,而且要好好惩戒他。虽然最彻底的改变是易容,但是仲田并没有那么做,他把之前他的那瓶药交给了拓拔情,并教了拓拔情用法,无形也送了拓拔情一瓶药水,改变了发色,把拓拔情那一头枣红色的发染成了黑色……

正月没过,拓拔情便启程了,变了发色,也遮了痣,拓拔情可是一副翩翩美少年的皮相。

清明那天拓拔情独身一人,赶到了宋国南方的一座城镇,当天就救下了被人暗算的宋琪,宋琪当时正在查一桩大案官商勾结,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也不顾宋琪的身份了,趁着宋琪的手下都被潜派到了别处,雇佣了十几位高手,对宋琪下了杀手。..www..

小客栈里宋琪重伤醒来,睁开眼睛正看到是满脸担忧的拓拔情,那双蓝色的眼眸和那姣好的容貌,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良久虚弱的问了一声,“你是谁?”

拓拔情之前看着宋琪一直盯着他,还以为,还以为他会认出自己,正心惊胆战的档口,男人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拓拔情感觉一盆冷水浇在了他身上,奇寒彻骨,心口悸痛,想要扯扯嘴角却实在露不出什么笑容,平淡的道了一声,“回王爷,我是从王府过来的,老王爷看您为了办大案子,没回家过年,怕您遇到危险,所以让我来看看您。”

宋琪眼前人说起他父王,也就没什么担心的了,苦笑着道:“父王还真是料事如神,派了你来,若不是有你在,那夜恐怕小王就要被那些杂碎给黑了。”

“王爷福大命大,怎么会出事。”宋琪叹了口气,没对拓拔情的话表达什么,良久才道:“你叫什么?”

“我,”拓拔情愣了一下,道:“我叫王其。”

宋琪局的这名字似乎有点问题,“王其,哪个其字?”

拓拔情平静的扯了扯嘴角,道:“回王爷,是其中的其。”

“其中的其?!”宋琪挑眉,嘴角扬起一抹浅笑,“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

拓拔情点点头,看着宋琪毫无血色的唇勾起弧度,虽然苍白却还是那么好看,没吭声,只觉得心里酸楚,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们是有缘,如果没有缘他怎么会在这,怎么会没缘呢……

宋琪看拓拔情不做声也不恼,平淡的道了一句,“我这边正是多事之秋,需要人手,若是可以你就先留在我身边,帮我如何?”

拓拔情咽了口水。淡淡的回了一句,“能跟着王爷办事,是在下的福气,在下愿意追随王爷左右。”

宋琪对王府里来的人,自然相信,晃了晃僵硬的脖子,开了纸窗透出来的光亮天色,“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这是在哪?”

“王爷您已经昏迷两天了,大夫说您是失血过多,但是两刀都没伤到要害,只要安心静养,不日便能行动入场,咱们现在是在八皇子开的店里,您查的那些人我已经潜派了暗卫去看着了,肯定跑不掉,您可以安心养几天,等到身体好些在做打算。”

宋琪听了拓拔情的话有些吃惊,心里却赞叹拓拔情的办事能力,没再说什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身体还在虚弱中,只过了一会宋琪便又睡了过去。

看着宋琪又睡了过去,宋琪叹了口气,心情喜忧参半,视线集中到宋琪的脸上,伸手轻轻的划着宋琪的眉眼,满足略略的占了上风,这样的事情这三年,他都没做过,现在能守在作者个人身边,他是不是也该知足,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好了……

拓拔情打定了注意,把小四和仲田教给他的那些计划手段都抛到了脑后,一心一夜的守着眼前的人,选择了一条自由的路……

五天之后宋琪的伤势见好,他派出去的人一个个回来了,宋琪再一次恢复了原本的雷厉风行,十天该抓的抓该砍的砍,一切尘埃落定,拓拔情在这其中帮了不少的忙。

宋琪对拓拔情的办事能力十分满意,这边的事情都做好了,也没赶拓拔情走,带着他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从年初一直走到年末,锄贪,锄奸,灭土匪,斩恶霸,两个人共患难,浮想扶持闯过不少难关,拓拔情一直站在宋琪的身边,成为了宋琪的左右手,宋琪几次危难都是拓拔情出手相救,而拓拔情也吃了几次亏,幸好有宋琪在他身边,才没丢了性命。

拓拔情的眼里宋琪的光芒并没有随着时间减少,反而越来越盛,那颗在爱里沉沉浮浮的心,现下是确确实实的深陷在了其中难以自拔,拓拔情再不愿离开宋琪一步,只要能寸步不离的待在他身边,他宁愿做一辈子王其;

而一直是独行侠的宋琪,也在几次风雨磨炼之中,变的离不开王其了,这个人不止是下属,他的左右手,还在磨砺中结下了深厚的情意,初见的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一分一秒的变得强烈,宋琪觉得他对这个王其,不是普通的兄弟情,或是友情,但是对情感一向比宋戒还迟钝的他,根本就搞不懂那是什么,而且每天都忙着四处颠簸,他也懒得去想那些。

两个人一个不愿意想,一个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心甘情愿一直付出,只求在男人身边多停,单纯的不懂去猜对方的心思,就这么隔着一层窗户纸,过了春秋,迎来了他们的成亲第四年的冬天……

两个人来到了野虎山剿匪,宋琪集结了三百好手冲上山寨,却不想探子的消息是错的,山寨里凭空多出了两倍的人,即使宋琪带来的人各个是好手但寡不敌众,根本不可能硬碰,宋琪为了减少伤亡让所有人分开突围下山,他自己带着十几个暗卫和拓拔情,最后才退出了那山寨,因为前几次有人去追逃出去的那几批人,所以围追他们的人并不多,但是几乎各个都是好手,十几个暗卫献身挡住了大部分的敌人,给宋琪和拓拔情赢得了时间,拓拔情和宋琪抛出了百米还是被人追上了,追上的人有五个,是这山寨的头目。

宋琪冷着脸和五人对峙,手上的长剑寒光大方,这些人虽说是高手,宋琪的武功比他们更高,掉对付他们任何一人都绰绰有余,但眼下却还是那句话双拳不敌四手,何况是二对五,拓拔情的武功和这些人不相上下,勉强也只能对付一个,七个人打做一团,拓拔情使计,用药迷倒了和他对峙的两人之一却不想宋琪的却险些被人偷袭,拓拔情也回身用手中的剑挡开了那人丢过来的暗器,但他自己也付出了代价,他的右腹被另一人的长剑,贯穿血流不止,只撑了片刻,趁着那人不备用手里的长剑刺中了那人的心脏,却再使不出别的力气,勉强用长剑支撑住身体,下一秒却倒在了地上。

宋琪也顾不得对敌如何,转身把宋琪接在了怀里,一声声的唤着拓拔情的名字,却不见人苏醒,看着宋琪苍白的脸色,心脏好像都停止跳动了。

敌对的三个人见此机会怎么会放过,嚎叫着飞身而上,击向宋琪,宋琪抬起头眼里冷光一闪,嘴里发出一声嘶吼,单手举起长剑,切断了那个刚才伤了拓拔情的人的喉咙,鲜血喷溅,建的宋琪一身,一脸……

拓拔情的眼睛被那血刺得生疼,赢得了短暂的清醒,拓拔情的眼睛动了动睁了开来,正看到那两个人手举着兵器,却不敢上前,转头就看到宋琪的阎王脸,拓拔情的嘴角突然扬了起来,因为眼前这个人是为了他才这样的,趁着没人注意他,拓拔情伸手入怀,拿出了随身两根铁针,用出浑身的力气朝那两人丢了出去,两根针正中那两人眉心,两个匪首倒地圈起一阵烟尘,拓拔情的动作牵动了右腹的伤,血涌的更快了,拓拔情捂着伤口痛叫出声,“唔,好疼…疼……”

宋琪没料到拓拔情会突然发难,还在恍惚之中听到了宋琪的痛哼,低下头安慰了拓拔情几句,丢下手中相伴多年的长剑,把人打横抱起,“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这就带你回城里去,别怕……”飞身而起朝山下掠去。

宋琪带着拓拔情到山下,跳上马背的时候拓拔情已经再次昏厥,宋琪找到放在马上的背囊从里面找出了止血的伤药,想要简单的给拓拔情止血但是那贯穿伤,根本没办法把血止住,第一次对一切束手无策,宋琪的心好像被什么剜了一刀似得,眼泪不住的跳出眼眶,把拓拔情飞身跳上马背把,策马往回飞奔。

拓拔情靠在马背上,在颠簸之中醒了过来,手吃力的按住伤口,睁开眼睛什么都是模糊一片,感觉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流逝掉了,苦笑着道:“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宋琪抱紧了怀里的人,在拓拔情耳边安慰,“不会的,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拓拔情听着宋琪的话,手抓住宋琪抓住缰绳的手,没有感觉到什么温度,但却出奇的安心,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出现,初次见面看着身穿新郎衣服的男人,他就已经心动了,对这一桩政治婚姻,开始期许,接下来的席间的喧闹让他对新的生活开始恐惧,王府里的人似乎对他哥哥有敌意,洞房花烛,红烛闪着金黄色的光,男人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离开了所谓的新房,一年两年三年,他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等待着男人回来,每次短暂的相聚不敢表现出喜欢,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小心的说每句话,期盼着那个人能多看他一眼,那怕只是一眼,能在他的心里有一个小小的角落也好,但到头来一切都是空,他根本就不记得他,站在他眼前他都没认出他是谁。

能守在他身边,和他出生入死,为他挡刀挡雨,这是他等待时完全不敢想的,或许是老天听到了他的祈愿,给他这个机会,虽然只有这短短的一年不到的光景,但已经足够了,他知足了……

至少现在在他心里他有了一个角落,虽然那不是他想要,但是他知足了……

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绝美满足却带着凄然,一丝鲜红从嘴角漫出来,拓拔情僵直着脊背,捂住嘴咳了一声,软软的倒回到宋琪的怀里,疼痛渐渐的消退,耳边是男人焦急的呼喊声,唇轻轻开合,用最后的力气,念了一句,“能…死在你…怀里…真好……”视线里所有的光明顷刻间变作了黑暗,意识被黑暗吞噬……

作者有话要说:虐了一把小情情,

哎呀人家觉得自己好坏,

呜呜……

【温馨提示】

亲们看文的时候一定不要太相信目录,

要在最后一章,再向下一章查看咩,

不然人家新发的章节,没人看会伤心的说……

再再PS:求收藏,求评论,求下载……

辰辰在追榜,有人给评就加更……

绝不骗人童叟无欺的说……

——同步更新文章——

《孕鬼.我爹不是人》

那个啥,卖萌一个!收藏此文章

章节目录

穿越包子他爸军营小厨爬墙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生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生辰并收藏穿越包子他爸军营小厨爬墙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