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刚刚白漪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吃瘪的样子,她就很是解气,这个可恶的白蚂蚁,居然骗了她整整四年。

当初他答应自己,说什么只要留在那里四年,他就会帮她解决五年之期的问题,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五年之期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了。

因为她生了儿子夏悦之后,掌心的莲花瓣就消失了,而在他的额头上却出现了一朵火红色的莲花印记。

与此同时,她通过雪灵珠看到了白黎生下的女儿,额头上也有一朵莲花印记。

就在她们生下孩子一年之后,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姚雪也生了一个儿子,那孩子也跟他们的孩子一样,额头上有着一朵完整的三叶莲花。

雪灵族里并没有血莲的莲心,当初是文可玥骗了他们。不过胡灵儿却无意中找到了一本书,上面记载了关于三叶血莲的一些情况。

然后她就发现了,五年之后,她们并不会消失。

因为她们三人的孩子都不是普通人类,所以从母体将血莲的能量都吸取了过去,现在她和白黎,甚至是异世的姚雪身上都已经没了血莲的影响。

而这三个孩子,一个是神之子,一个是蛇之女,而她的儿子是雪灵族族长,其本身的能力就大过血莲好多,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被血莲所影响。

这一点,其实白漪早就知道了,可是他却以此来让自己心甘情愿地留在了这里。

不过这四年时间,他和雪灵族人过得可并不舒心,因为她那那天生鬼才的儿子,将整个雪灵族都已经偷了好几遍了,谁家有什么,他都是一清二楚,这可是尽得她的真传呢。

今天是夏悦接任族长的日子,而在这之前白漪就将她送出了雪灵族,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跟儿子早就计划好了一切,所以才会发生刚刚雪灵珠投射出来的那一幕。

这雪灵珠可是不折不扣的好东西呢,这四年来,她就是靠着这颗珠子了解她要关心的那些人。

从那里,她知道了简兮楠并没有留在文渊国,而是回到了白黎和殷墨玄那里。

而白黎知道自己留在了雪灵族,姚雪又一直昏迷不醒之后,哭了好久,好久,好在殷墨玄对她千般呵护,百般疼爱,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之后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大眼睛水灵灵的,跟白黎很像。

姚雪的身体还是留在文星尘那里,而文星尘已经成为了文渊国的太子。

至于害了她的文可玥也没什么好的下场,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害怕夏亦涵和胡灵儿找她算账,一直躲在文渊国的皇宫里面,而在两年前,竟然变成了疯子,就这么痴痴傻傻的,也算是得到报应了。

而闵默那边,之前逃掉的齐宏清和桑容想要卷土重来,可是却没有成功,反而死在了齐穆清的手下。

而当一切不安定因素铲除之后,右相按着之前的计划,将所有的权利都放给了齐穆清,不再对他有所控制。

然后闵默陪着右相夫妇离开了齐夏国,跟唐孟他们一起到了山村里面,隐居了起来。

那里是属于天殷国国境,地处隐秘,而且秋天依旧窝在那山村里面,现在又有了闵默和唐孟带着的那一支精锐部队,这里反而是最最安全的地方了。

四年的时间,外面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唯有一个人,却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守着同一个心愿,就这么四年如一日,默默的等待着。

而他,也是胡灵儿每天看得最多的人,虽然每次看的时候,他基本都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坐在床上,要么在雪地里转悠着,这人便是夏亦涵。

四年了,他一直都守在这里,一步都没有离开过。

想到她,胡灵儿的眼眶就微微泛红了。

在四年前被他重新找到发时候,她的心中还是有着埋怨和不确定,可是经过这四年时间,她已经彻底地看清了自己的心。

她想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

开始的时候,每一次看他,她都有点担心他会不会离开了,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

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始终都守在那里,而她的心也彻底定了下来。

白漪说的没错,能等她四年的男子,值得她托付。

等夏悦来了之后,她就去找他,跟他说自己想他了,这一辈子,他们一家人都不会再分开了。

眼眶渐渐湿润起来,胡灵儿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紧了紧披风的领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在洞外响起,脚步声很重,不像是一个孩子的。

心中一个警惕,胡灵儿抬头看向了洞口。

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道高大的紫色身影,他就这么直直地站在洞口,一脸震惊地看着洞内缩着的人儿。

四目相对,时间好似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夏亦涵的脸上布着密密的胡渣,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帅,反而为他增加了一些男人味,他就这么痴痴地望着胡灵儿,眸中有着惊喜,有着眷念,液体隐隐滚动着。

“灵儿,灵儿!”几秒的怔愣之后,夏亦涵总算是回过神来,身子一闪就到了胡灵儿的身边,一把将她搂在了怀中,紧紧的,紧紧的……

“灵儿,我的灵儿,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四年之约已到,这几天的夏亦涵每天都在这附近晃悠着,就怕胡灵儿出来后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等她。

终于,今天终于被他给等到了。

胡灵儿被他突来的一抱差点勒得喘不过气来,她的手动了动,而后紧紧地回抱住他,“是我,涵,我回来了。”

他的身体依旧冰凉,可是胡灵儿却觉得异常的温暖,这是她想了四年,念了四年的怀抱,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再放开了。

听到了这个久违的声音和称呼,夏亦涵的身子顿了顿,下一刻,捧住胡灵儿的脸就吻了下去。

整整四年的思念全数融化在了这个吻中,长舌直驱而入,霸道却又不失温柔地吸取着日思夜想的甜蜜。

胡灵儿也再也顾不得其他,紧紧地抱着他,回吻着他。

小小的山洞里面,温度急剧攀升,好似要将外面的雪都融化了一般。

这一个久违的吻,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久久不愿停歇,直到……

“咳咳,怪不得洞口的雪融化了这么多,原来里面这么热情如火啊。”一道带着稚气的童声在洞口响起。

胡灵儿忽的好似想到了一般,一把将夏亦涵给推开,看向了洞口。

那里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儿,一身纯白色的衣衫显得很是单薄,可是他的身上却发着一股红紫色的淡光,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柔和而又神秘。

他有着一张精雕细琢的俊脸,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勾勒出一个斜斜的弧度,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洞中热情似火的两人。

“悦……悦儿?”虽然已经逃出了夏亦涵的怀抱,可是在他的注视下,胡灵儿整张脸都变得血红。

她刚刚竟然忘记了,明明知道夏悦马上就会来的说,还被他看到了这一幕,这下子做娘的脸都丢光了。

而一边的夏亦涵,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个眉眼间跟他极为相似的小男孩,嘴里喃喃道:“悦儿?是……他是……”

夏悦整了整袖子,慢悠悠地走到夏亦涵的面前,煞有其事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有点嫌恶地道:“妈咪,这位胡子邋遢的大叔,就是我的爹地吗?”

胡灵儿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忽然捂住脸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她竟然就这么跑了出去。

这回脸真的是丢大了,别看这小子才四岁,人可鬼的很,她觉得他肯定会用这件事嘲笑她一辈子的。

“灵儿!”见胡灵儿跑了,夏亦涵想追出去,可是才动了一下,手却被一只小手给抓住。

一股火热的感觉从那小小的手传入他的掌心,好强大的力量!

夏亦涵怔住了,低头看着夏悦,这才发现他周身的红紫光芒越来越强烈。

“血莲的火和寒冰破的寒,你竟然将他们融合在了一起?”夏亦涵惊呼着蹲下身,细细地打量着夏悦,脸上满是惊喜之色:“你……你叫悦儿是吗?”

这是他和胡灵儿的儿子,夏亦涵真是又惊又喜。

“我叫夏悦。”夏悦挑挑眉,伸手在夏亦涵的脸上摸了一下,撅着嘴道:“妈咪还说你跟蚂蚁叔叔长得一模一样呢,我看只有一点点的像,而且蚂蚁叔叔长得比你好看。”

夏亦涵脸上的笑容一僵,蚂蚁叔叔?那是谁?怎么会跟他长得很像?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竟然说别的男人长得比他帅啊,这算什么?

可是未等夏亦涵想明白这些,夏悦却是一把放开了他的手,一边朝着洞口走去,一边道:“我们比赛,谁先追到妈咪,以后就由谁来保护她。你要是输给我,我可不会叫你爹地哦。”

话音落下,夏亦涵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哪还有夏悦的影子。

好小子,说话够狂,身手就够厉害,他喜欢!

不过小小年纪就跟自己的老子叫板了,他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不然都不知道他自己老子是谁了呢。

一阵紫光过后,洞中又恢复了一片幽静,而洞外的世界,却因为这一家三口的出现而热闹起来。

不久之后,沉寂许久的“雪狐狸”神偷三人组又重新出现在了江湖上,只是跟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雪狐狸是一家三口。

一个故事的结束,便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孕妃嫁盗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雪妖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妖儿并收藏孕妃嫁盗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