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这次慈善晚宴的主办方出了大手笔,东长安街被围得水泄不通,尊贵辉煌的东方君悦大酒店门前群星闪耀,随便一个明星都够小报连登几期封面。WWW.GUANM.sssxsw.com

抛下生病的孩子来参与这场华美的盛宴,只会感到罪孽深重。心里塞得满满的是对孩子病况的焦虑,和想赶紧讲完了事的急迫。

事情往往是这样的,你越是心急越是难以如愿。

到了门口,才发现邀请函匆忙间忘了带,不得不被工作人员拦下,又见我穿着随意,以为是路人想混进去,怎么解释也没用。

没法子我只得拨打邀请方和我接洽人的电话,却又频频占线。我站在门口又是心急又是焦虑,真想任性一回一走了之。

心里有了抗拒的想法,自然就对现下的处境听之任之。我就站在门口,与工作人员进行着无声的抗争。直到众星陆陆续续进了场,压轴的哪位明星引来□似的热烈气氛。只听得背后镁光灯啪啪作响,整个大厅一晃一晃亮得刺眼。

我以为是幻觉,因为那令人烦躁的声音和无数亮眼的光源似乎离我越来越近,对面的几个工作人员皆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身后……紧跟着,腰被人一把搂住,亲昵的口吻响在耳畔:“亲爱的,你在这里傻站着干嘛呢?”

听见她的声音,我顿时松了口气。怎么早没想到,身边就有个大明星可以救场呢?

小K带着我从VIP通道步入会场,还要我坐在她身边。我摇了摇手,低声说:“我要去小会场做讲演。”

小K撒娇道:“小会场都是企业家嘉宾,哪有这里有趣。你看你左面的是XXX,右面是XX哎!”

我哪顾得上追星,拍拍她手说:“好啦,你好好玩,我过去了。”

小K不情愿地嘟囔道:“那散场了一起走。”

“不了,散场你还要拍照。我有急事要早走。乖啦,找机会再见。”

与小K辞别之后我来到小会场,与大会厅同等规格,一样的高贵典雅。里面早已坐满了人。看看时间还好,马上可以轮到我出场。

讲演对我来说可谓是轻车熟路了。在美国总是做大大小小的演说,不同的是英语讲演居多。大致思路早已在脑海里成型,再加些临场发挥便是了。

这次我以为不会例外,可才上台说了几分钟,就发现不对劲儿。

是我急于求成语速过快?还是这套演说模式在国内并不适宜?台下的嘉宾竟然纷纷离席而去……

出于专业操守,除非台下发生骚乱,我都该秉承临危不乱,把自己的演讲进行下去。但是避免不了还是分心。声色并茂的说着,同时也留了心思在台下,想知道那些人因何而去?是不是我的问题。这一看,倒是看出了问题的所在。

只见他们是一排一排,一个一个被请走的。几个穿着黑色西装,面容瘦削的男人俯身在观众耳边低语几句,那人便会站起来,径自出去。只一会儿功夫,会场里竟连一半人也没剩下。

即使心中百般狐疑,可惦念着Rob的病,我不动声色,仍然继续。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如果放在平时,面对如此诡异的情景,必定会招来我的好奇心和危机感,也必定会影响我的演说继续进行。可凭着对小Rob的牵念,我知道,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畏惧。

最后一个语句说完,我收起讲义,头也不回的准备离去。

“等等。黄小姐……”有人叫住了我。

我回头,发现会场只零星坐了几个黑衣人。后面好似还有两三个人,面目不清。而叫住我的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中等身材,是一个看起来颇为眼熟的大叔。

遇到这样的情形,我相信一般人都会和我有相同想法。那便是这里已经被黑势力控制,而他们的目标,就是我。

我强装镇定,目光坦然,严肃道:“有事么?”

大叔快速走出座位,三步并作两步踱到我面前,上来就握住我双手——“黄彤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细看之下,竟是越看越眼熟——

“您是……王叔!”

这个人就是曾于南海海底救我于危难之间的、我的救命恩人!这次换做我握住他的手,激动地说:“王叔,您比原来发福了很多。”

“是啊是啊。这些年,我们都有了变化,难怪你刚才没认出我来。”他感叹地说。

自从上次一别,知道他回了南海,便从此断了音讯,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相见,真的很意外,也很惊喜。

我们两个可谓是共过生死的忘年交,久别重逢下,自然是要好一番吹嘘感慨了。可是两个人又都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似的。

我是因为着急回去,就对王叔抱歉地说今天有事改天约,到时一定好好聊聊。而王叔听我着急要走,脸色就变了,不断向后张望,对我说:“别急,还有个人要见你。”

他这话刚落音,不知怎的,我的心脏骤然紧缩,然后狂跳起来!拂去熟人意外重逢的喜悦,浮现而出的,却是一个不愿去想的可能……

是的,其实早该想到的,是我强迫不去想。

现在不得不面对,果然禁不住内心翻涌的情绪,隐秘而热烈,朦胧且慌张。

我闭上眼,再睁开时,心绪终于归于宁静,笑着说:“下次吧。”

“你认为还会有下一次,让你从我身边溜走?”一个声音响起,低沉却悦耳,带着冷漠的刻薄。

这世上,总有一个声音如弦划过,萦绕心空,默默澎湃着心灵。

激越与战栗可以轻抚至宁静,可苦涩而悠长的爱意,却无法不缱倦着,早已缠绵于心上。

原来我修持了两年的内心,在她面前,终是溃不成军。

露出笑容,转头。想对她说声,Hi子衿,别来无恙。可是看到她的那一霎那,我愣住了。

我见到的,是子衿,也不全是子衿。至少,不是两年前,和我温柔以对的子衿。

一样的美丽脱俗,不一样的冷酷倨傲。端凝淡冷的视线迎上我,没有一丝温度。

即使如此,乍然入目的脸容还是让复苏的心田喜悦如斯,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心跳。跳得如此迅猛。

我试图稳住心神,却徒劳无功,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

不知何时,王叔,和那些穿黑西装的人全部退下,大门被紧紧扣住,偌大的会场里,只余我和她。

“怎么,和王叔再度重逢不是很热情么?怎么见到我却木着一张脸?” 薄唇浅浅地勾出一抹完美弧度,她开口道。

再次相见,她疏离冷淡的神色刺痛了我。一个眼中已经不再有爱意的、曾经的恋人。可悲的是,我对她的爱,依然深入骨髓。

无论在我人生的任何阶段,幼稚或者成熟,她都有能力让我落荒而逃。

再度拿起讲义,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子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子衿面无表情,五官似是抹了薄薄一层冰,每一寸都透着寒霜之气。眸光如利刃射向我。

“这么急着回去,孩子在等你喂奶么?”语气却轻柔得难以置信。

我讶然。

原来,她在意的是这个?

我一时竟有憋不住笑的冲动!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在微微颤抖,就连血液也欢快地奔腾着,迎接这份喜悦!

不行,现在还不行……

不得不强忍着,回她以冰冷的语气:“演讲已经结束。我回去做什么,似乎和你没有关系。”挑眉道。

子衿不再说话,甚至也没有看我。而是随手拿起一沓材料给我:“看看这个。”

我接过来,看了封皮,又翻了几页,故作惊讶道:“你要与我们合作?”

“现在有资格借用您一点宝贵时间了么?”她笑,笑得我顿时乱了心跳。不可否认,她比以前更有魅力了。怎么说呢,有一种雅绝全场,掌定乾坤的成熟风度。

在她面前,很少不会有人自惭形秽吧。

可我还是更喜欢那个温柔可人的子衿。

“再找时间谈吧,我确实有急事。”对待合作者,当然要用另外一种态度。目光落在她凝思的眉睫间,等待她的回复。

“我送你。”她妥协了。

忍不住在心里偷笑,还是,那个体贴的情人啊……

子衿的出现,似是和风吹皱一池碧水,轻轻荡漾着圈圈涟漪在我心底。此时,此念,此心,全被她虏获、占据。

淡淡的、浓浓的、纯纯的、真真的、 缠绵的、婉转的爱意,徘徊、充盈在心间。枯去的魂魄,无边的寂寞,往日的风霜,皆重整妆颜,抹去尘埃。只因我的爱人,又重回到我身边。

又是一个暮霭沉沉的冬季夜晚。

尘世霓虹把我俩浸染,连同心绪也在沉淀。

我也是懂得世故的人,自然晓得她此次找到我,必是摆脱了束缚和羁绊。也无需再揣测,方才对企业家们的清场,是她特意向我传递的、关于她实力的暗示。

其实,当看见那份报纸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一切。

只是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清楚,只要关乎于她,内心就无法不脆弱。一旦幻灭,遭受的打击必将巨大,而后的重铸工程也必然艰难和浩大。如果是这样,不如干脆用毕生修行,换一个强迫自己不抱希望。

一切交予命运,顺遂自然。

我想过等她十年,二十年,即使**枯朽,灵魂也要继续等下去。可子衿就是子衿,她只让我等了两年。

两年啊……怎么敢想象,如此神鬼莫测的局势,那么韬光隐晦的计划……

我想,如果不是想确定一件事,一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我真的想立刻就捧住她的脸,吻个天昏地暗至死方休!

“去哪儿?”她问,把视线转向我。而我,正在凝望着她……

光波流转,辰星若灿,一丝痴然眷恋在她眼底稍纵即逝,快得让我几乎错过。

收回慌乱的目光,心跳得异常剧烈,却不得强制按捺,淡淡开口:“医院。”

她没有追问。

我的子衿似乎又变回最初那副冰山模样,内敛深沉,紧闭心门。

她的心结我怎会不懂。

她以为我不仅坚持完了婚,竟不顾生命安危连孩子都生了,就像其他人以为的那样(除了我爸妈,孩子的事我没有向任何人解释过)。

以她的自尊,如果对我不是爱之入骨,怕是早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选择永不相见,或者把我羞辱个稀巴烂,然后决然而去。

她并没有这么做。她依然布置了这场相见,给了彼此希望。

想至此,我微颤的心刹那间撒满了晶莹。

上苍啊,你对我们的考验,已至此方休了吧?让那些年痛的记忆、无望的情殇,最后一次烧灼我的灵魂,焚尽、飘散。希翼着以后,我俩携手漫步在每一个黄昏,拖出一条长长的双影,拖过喧嚣的尘世,拖过生命的印记,让我温柔地依偎在她身旁,永远……

子衿,与我携手暮暮朝朝,共风风雨雨的人生吧?

你,愿意么?

待到了医院,我的心立即放回到Rob身上,匆匆赶到急诊。我妈正在那儿陪着他打吊瓶。

当我妈看到我身后跟进来的人是子衿的时候,整个人就愣住了。

我抱起Rob,心疼地把脸贴在他的小脸上:“烧好像退了?”问我妈,可她的心神依旧在子衿身上,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妈!”我叹口气,喊道。至于表现的这么明显么?我家子衿都要被您盯毛了,我在心里嘀咕道。

她依旧不理我,而是拉住子衿的手,特别情真意切地说:“你当初给我们的承诺怎么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呢,啊?”

卸下一张冷脸,才是我柔美至极的子衿。她诚恳回道:“阿姨对不起,我辜负了你们的信任。”傻瓜,明明是我要“结婚”的啊,你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干嘛?

我妈听她这么一说,连连摇头叹气,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那你们现在……”我妈拉长音儿,眼中升起一丝希望。现在说这些还不是时候,于是我赶忙转移话题道:“一会儿去和医生说说,Rob还是不要输液了,影响免疫力……”

在此期间,我一直观察着子衿。令我失望的是,她似乎对Rob并不关心。

是的,这就是我所说的很重要的事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顾虑,需要她亲自帮我解。

Rob虽然是我领养来的孩子,但感情就如同亲生母子。何况他生下来眼睛就看不见,需要别人对他付出更大的耐心和关爱。

所以我不得不考虑到,万一子衿不能接受Rob怎么办?

当初领养Rob,我承认我是怀有一个自私的想法。那就是让他能够一直陪着我。这样在每个怀念子衿的夜晚,也不至于太过孤独。毕竟人世间,唯有真情能够驱散寒冷。而等待,无望的等待,是世间最冰冷和孤独的煎熬。

没想到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不仅给我以温暖,还带来了满满的充实与希望。

当过母亲才知道,眼见着小人儿每一天都有不同,每个小小的变化都让我对生命充满了惊喜与敬仰。伴随着他的成长,让我的时间忽然可以以寸丈量。这种感觉真是太微妙了,仿佛以往30年的生命仅若恍惚一瞬,小人儿的到来让这一瞬有了延展,映照成我生命的新的开始。

我想,这同时也是传承的意义。我希望子衿和我一同感受它的神奇之处,一起抚养这个孩子长大成人,让生命有所寄托,让彼此的爱延续……

当然,目前来说,这还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让我家酷酷的子衿接受小Rob,看来还任重而道远啊。

“你在做什么?”看见我坐在过道的医院长椅子上,子衿蹙着眉头问。

抬起头,才发现我家子衿散发的魅力与周遭环境严重不搭调。茫然道:“陪夜啊。”这时我妈已经回去了,临走前还一副“我给你们创造机会”的眼神,真是受不了。

她听后,眸色再次变得幽深无底,仿佛交织着很多种我分辨不清的情绪。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命令我抱着孩子跟她走。

出了医院,一辆车停在我们身旁,她帮我拉了车门,自己则坐在前面。我叹了口气,只得自己抱着Rob坐在后面。她特意拉开的这个距离,似乎把我身体的某个位置也给挖空了。

知道么子衿?多希望时时刻刻在你身边,黏你一辈子。

路途的景物看起来是那么的眼熟,直到车子停下来,我才恍然大悟——这是子衿外公的住所啊!

……我不是在做梦吧?她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愣着干嘛?下车。”可恶,从头到尾都对我没有好脸色。

她带我进了大门,路过前院,纷纷有站岗的、执勤的军人们向我们敬礼,让我这个手里抱着孩子的人感觉怪怪的。接着穿过中厅,来到后院,我才发现后面也是别有洞天。最显著的是这里有个医疗室。建筑规模相当于社区医院了。

“赵院长原来是儿童医院的院长,我已经叫他过来了。”漠然的口气。

我近似赌气般客气道:“谢谢啊”。

我知道在老虎嘴里拔牙是该心怀忐忑,可她突然停下来不动,还是吓了我一跳。

表情隐没在黑暗中,她说:“你看他的表情很温柔。”

这不是在吃醋吧?

本该是雀跃的心情,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想的心疼和呵护的情绪。

好吧,我定力不够。面对她,再添几百年修为也依然不会够。我不想再因为任何事折磨她,进而折磨自己了。即使是Rob,也不行——

“子衿,你是不是很介意?”我小心翼翼地问。

“要我说真心话么?”她的语气终于柔软下来。

我点头。

她低低垂下眼眸,再开口时,声线已然微沙:“我介意的是你不顾自己的安危生下他。我气你不珍惜身体。”月光乍现,落在她脸上,那么的凄美而苦涩。

此情,此景,如一根柔软的刺直入我的心脏,令我痛得几乎窒息!

嗓子被酸涩堵得作不了声,只想立即就扑入她怀里!把自己的身体深深地、死死地融入她的身体里!嗅着她的气息,感受着她跳动的心脏!

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噙着泪,低头看向熟睡中的小Rob。第一次觉得,让她接受他,是不是我太自私了?

赵院长帮Rob做了检查,开了些药,嘱咐两句就告辞了。医疗室里设备齐全,有值班护士,甚至还有柔软的婴儿床。这点挺让我匪夷所思的。

看着Rob安静熟睡的脸,再看子衿那张绝美的容颜,让我有种恍如梦境的感觉。

难掩心底的躁动,我轻声说:“子衿,我们去外面走走吧?”我想我的脸肯定红了。

我走在前面,伴随着局促而慌张的脚步,这已略嫌陌生的情愫,恍惚间把我的思绪拉至很久很久以前,梦开始的地方……

一个跌跌撞撞的小职员,遭遇了她的美女老板,那个有着世界上最美丽脸庞和最醉人笑容的女人。怀揣着飞蛾扑火一般的莽撞,诚惶诚恐患得患失地坠入爱情。她认为这是最浪漫最美丽的征程。是她的快乐,是她的生活,是她甜蜜心情的来源。让她百折不挠,知晓命运的真理;让她一往直前,脚下的路从此具有了沉实的方向。

是你子衿,是你启动了那颗爱的按钮,是你为我带来这一切……

停步,转身。

迎上她温柔且温暖的目光,专注而宠溺,岁月未减分毫,情深一如既往。

我知道,那颗叫做幸福的按钮,就此开启……

后记:

跌,写于天涯右岸,发表日期:2007-11-17 15:20:00

跌2,写于天涯右岸和*原创网 发表时间:2010-05-01 08:37:06

封存,留念。

如此长的旅途,你们从启程,伴我达到终点。

说什么好呢?

那就——

祝大家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对结局意犹未尽的同学可以继续关注跌(三)——诛心计(GL)。

第三部链接直达:

跌三.情敌养成计划(GL)

章节目录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更漏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漏寒并收藏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