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骏再次出现在谭沫面前是一个多月之后。周五放学,谭熙因为要练球,便让司机把谭沫接了过来。谭沫刚刚站到观众席的入口,就被一阵欢呼声吸引了过去。

一个瘦高的少年穿着运动服,被人群簇拥着。篮筐下,有一个正在滚动的篮球。

谭沫看清了那人,他瘦了不少,脸颊处微微凹陷进去,俊逸的脸上仍旧是那阳光般的笑容,他的头发短了些许,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清雅帅气。

是程骏。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近两个月的俄罗斯之行,这个和同龄人一起说笑的少年却代表家族在俄罗斯的军火商中,刻下了他华人的名字。

如果谭熙没有遭遇意外,程骏不会料到他会用离开的方式来守护他爱的人。

“阿骏,你要想清楚。”听筒里,程姐姐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往日那般温和。

“我想好了。”程骏侧卧在沙发里,头顶华丽的吊灯有些刺眼,他伸手遮住眼帘,谭沫那张没有憔悴干净的脸毫无预警的再次闪现。

“阿骏,正是因为咱们家和RT有做毒_品生意,你才有这个进去的机会,但是你也要明白,一旦你进入了RT,便很难再回来。”程越握着电话的手不自觉的颤抖,她唯一的弟弟,家族的下一任继承者,竟然下定决心要进入那个恶魔般的组织。

“我懂,你不要太担心我,姐。”

“一定要这么做吗?你知道你放弃的是什么吗?”程越不禁咬唇。

“嗯。”程骏的回答简单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去了,又能改变什么?谭熙已经死了!”程越从程骏的贴身管家那里得知这件事后,久久不能平静,她弟弟做事从来都深思熟虑,他就没有想到这是在做无用功吗?

程骏闭着眼睛,声音微凉:“我只是想做我能做的。”谭沫一直在责怪自己,觉得谭熙是因她而死,然而,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那个吸_粉的人利用谭熙的身体换来了RT的下家黄氏的毒品,原因很简单,正在研发“新品” 的RT成员需要试验品。

程家的密探已经把谭熙的案子所涉及的所有资料全部整理好,这些文件珍贵之极,照片里,谭熙那满是针孔的皮肤让程骏的心冷如极地。

进入RT不仅仅是为谭熙复仇那么简单,他——想替她背负那沉重的负罪感。

现在的谭沫是在为谭熙而活,她去了他们的班级,坐在她哥哥的位子上,她的背影单薄瘦弱得让程骏有一种想把她拥进怀里的冲动。

可是,他不能把这案子的资料给她看。当下,他什么都没法对她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谭家会在这件事上如此沉默,是担心后果不可控吗?也许对于那样的家庭,这是不得已的选择。

程骏挂了电话,他很清楚,自己个人的能力目前并不能对RT构成什么威胁,但是,如果他能足够了解这个组织,如果他有其他的支援,如果他有充足的时间……

成功,他便可以对谭沫说出一切,不成功,他没有想过。

有些事不做,便永远不能知道结果。没有了快乐的谭沫,会继续谭熙的路活下去。

所以:

她的世界因谭熙的死而分崩离析,那么,他要重建属于她的王国。

程骏的决定自然是惹恼了程父,但最终,爱子深切的程父了解了这背后的一切。程骏对于谭熙谭沫的感情让他动容。多年的培养与栽培给他的是一个措手不及的答案。

囚禁爱子数日后,年迈的老父亲手打开了程骏的手铐脚镣。

略沙哑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你选的路,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后悔。”

“好。”程骏揉着手腕,语调平平。

“我会帮你进入RT,但是那之后,你的生死我们程家不会再插手。”

“嗯。”微弱的灯光下,他看不清父亲的表情。

“从此,你不再是程骏,程家少爷的位子,我会找别人来坐。”

“好。”

他—— 一无所有了。

程骏没有看到程父转身时,眼睛里浑浊的液体……

年少的执念换来的是最深沉的父爱,程骏不会猜到,最后,他父亲留给他的是什么。

临走前,程骏去见了一个人——慕荷。

夜里星光疏淡,慕荷披着外套,看着眼前眉眼俊朗的翩翩少年,不知为何,寂夜里好像有一股莫名的惆怅。

“她,就拜托你了。”

话语如清风般温柔,却在此深深撼动了慕荷的心,那种无奈和真挚,让人心疼。

“程骏,你就这样放弃的话,恐怕难再走进她的世界。”

未知的时间,未知的前程,那个总是有着阳光似笑容的男孩,她猜不透。

程骏唇角微勾,“我不再是程骏。慕荷,请帮我照顾好谭沫。一定。”

瘦高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再触摸不到。她不知道他会去哪里,只是那个俊雅的少年,也许,再,见不到。

白驹过隙,他的世界里没有了她,他步步小心,环环相扣,他成了FBI安插在RT的卧底,他没有想过和她再次相见时会是怎样的情景,也许她会漠视他,也许她会怨他的不告而别,也许她会……想念他。

他再次见到谭沫,是在黄宗祥的别墅,她一身袭地的长裙,脚步匆忙。如此出乎意料的偶遇,他第一眼便认出了她,紧握的手不自觉的颤抖:她眉目如画,青山如黛,清冷的气质一如既往。

思念如潮水,汹涌而至,隐忍多年的情动不可自抑,她跑过来的时候,他伸手将她扣在了怀里。

能够感觉到她在他怀里微微的颤栗,她贴着他的心脏,鼓鼓的心跳声能否将他藏起来的话传递给她?

他低眸,如宇宙深处耀眼的星星,明亮而有着希望。

清晰富有磁性的嗓音好像压着浅笑。

“沫儿,好久不见。”

谭沫惊讶的看着他,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他能看到她慢慢咬紧嘴唇,目光定定的打量他,难以移开视线。

“程骏?!”

时间像一把刻刀,糅合了岁月,把那个阳光的少年从一个一尘不染的男孩雕琢成了玉树临风的男人。

他唇角上扬,面上沉静如水,完全不像心里那样激动,他语调轻松的应她:“沫儿,不是告诉过你吗?要叫我哥哥。”

她看着他,眼眶渐渐湿润,她是透过他,看到了谭熙吧。

最后,思念敌不过现实,她淡淡的开口:“好久不见,程骏哥哥。”

简单的四个字,却将他的心狠狠攫住,她已经长大了,她知道他的心意吗?

黄宗祥的案子里,出现了一个棘手的人。那人料到了他会派人去工厂,为此还安装了摄像。好在,他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他让Steve易了容。直到在黄宗祥的别墅里,他才第一次看到他的正脸:清俊冷漠,目光深邃。他占在谭沫的身边,不动神色的将她带出了会场。

他看着他极淡定的举动,胸腔里顿觉烦闷。

那家伙,是RT名单上列在前面不能招惹的人——洛涵。

他了解到,谭沫在刑侦厅任职,而这位洛教授要在黄氏案子结束后回美国,好似可以稍稍松一口气。直到,在滑雪场的别墅里,再次见到他。

沫儿的脚扭到了,他很想动手帮忙,可是,虽然Steve和Katy都不在他身边,他还是不能对谭沫表现出太多的兴趣。

忽然,一阵凉风吹了进来。一个瘦高的身影来势汹汹,果断的将还站不稳的谭沫搂进了怀里。

程骏眸色沉沉,指间渐渐泛白,洛涵做的正是他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腹部好似有一把利刃刺入,背却直如青松,他声音凉而清晰:“她的脚有伤,不宜长时间站立。”

洛涵扫了他一眼,唇角微翘:“谢谢,”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不用你操心。”

程骏不再看向洛涵,直到他们要下山,这个家伙,在关上车门前,冲着他无声讲了一句:

她,是我的。

程骏再没忍住,回到房间,装好消音器,狠狠的冲着床铺开了几枪。

该死!

他不会轻易认输。

可是,他却发现再没机会接近谭沫,Katy已敏感的有所察觉,她有意无意的跟在他身边,但是他知道她是在监视他。

画中藏毒并不是出于他的授意,他只是小小的提示了一下。他想离开RT,他需要一个机会。

这种迫切想要离开的想法他很确定是来自于谭沫。

他想告诉她,他这些年的隐忍,和对她深深的思念。他想告诉她,当年害死她哥哥的人他已经将他们送去了地狱,他想告诉她,RT内部的资料他掌握了大部分,已经都送出到了FBI的手里,他只是想问:她能不能再等等他……

机关算尽,没料到的是她会参与到这个案子中。

为了救她,他不得不和洛涵联手。

在火海中看到洛涵的时候,他知道:谭沫安全了。

他不能和洛涵走,他身后牵扯的太多,他看着洛涵,最终只说出两个字:拜托。

那场大火,使得他“少爷”的身份再次湮灭,他逃出火场,冰冷的天,让他瑟瑟发抖,他需要和总部联系,却发现手机已经给了谭沫。

再坚持一下,只要有一部手机……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刺眼的光穿透黑夜,一个高挑的身影慢慢向他走来。程骏举起手枪,对准了来人。

灯光将那人的影子拉长,他有些冻僵的手冷静的持着枪,只一下便能击穿心脏。

就在他面前五步的距离,那人停下了步伐,声音里透着复杂的情绪,是相见的激动和对他走过岁月的心悸:“阿骏,我是程越。”

他的家族从未放弃过他。

他们为了他,费尽心力,织网铺路,暗地里,将家族顶尖的保镖步在了他身边。程骏不知道,RT里有几位重量级人物,都是程家的人,他们护着他,不动声色。

他一直他们的少爷,未曾改变。

程骏放下枪,看着容颜有些憔悴的程越,眼底渐渐酸涩。

程越打量着眼前英俊的男士,心里感慨万千,走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如今,他早已有了能指挥家族“千军万马”的能力,她向他伸出手,言笑晏晏:“阿骏,欢迎回来。”

FBI联合国际刑警,利用程骏提供的资料,将RT的核心组织捣毁。程骏又恢复了他程家大少的身份。

只不过,这一次,作为家族继承人,他将永远生活在黑暗里。

每一任的继承人,都不能对外曝光,为了家族安全也是为了程骏他自己。

他是暗中的舵,掌控着整个程家的航向。

经过了相遇和隐忍,挣扎和努力,他最终还是没能拥有她。

可是他不后悔,年少至今的追寻,成就了他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哪怕——这只是单恋。

听闻她就要结婚了,他窝在沙发里抽了整整一天的烟。

白雾缭绕中,他好像能看到她浅浅的笑容,听到她轻松的和别人讲话,在他走后,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是因为——洛涵吗?

如果,他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一直守在她身边,会不会现在站在穿着白色婚纱的她身旁的是他?

可是,时间从不能倒流,程骏关了灯,手扣住眼睛,却仍止不住……眼泪……

程越站在门外,不忍心敲门打扰他。

父亲为阿骏保留继承人的位子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但是,年迈的长者却坚定说:

“我认定的就只有他,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程父如此肯定他会回来,是因为他在阿骏的卧室发现了一个画本。

画本里画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一个不太喜欢笑的女孩,容貌姣好,目光清澈。每一张都画得十分灵动传神,好像女孩的一颦一笑就刻在他心里。

“他会回来的,不是为了我们,为了她,也会回来的。”程父合上画本,走出了阿骏的房间。

深夜,程骏坐在电脑前,鹅黄色的台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一字一字的敲着,他想给她写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

沫儿:

你好吗?我是程骏。

话停在了这里,久久不能向下,他抚了抚额头,深深吸了口气,揉了揉眼角,继续。

其实,我最不希望你叫我程骏哥哥,可是,只有“哥哥”这两个才会让我觉得我在你心中是有地位的,而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陌生人。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相见吗?在你哥哥的房间门口,你打开门,那时候,我的心一颤。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很久以前,我就与你熟识。

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喜欢一个人,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这个人是你。

我找各种借口去你家找谭熙玩,因为我想见到你。

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在RT的时候,当我想你到不能入睡,我就闭上眼睛。

然后,你的轮廓便会清晰的出现。

沫儿,当你误会我喜欢谭熙的时候,我真的是哭笑不得。可是,我并不介意,因为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我觉得最后,你一定会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你。

不告而别是不想你担心,当年的那场意外并不都是你的错,我希望你不要再难过。我为了你了结了该了结的一切。罪责请让我一个人背负。我希望你快乐。

沫儿,以后,我们应该不会再有交集,可是,我仍旧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那般生动美丽,鲜活了我无趣死寂的人生。

我想问你,如果是我,在对的时刻守在你身边,你会不会选择我?

一见倾心铸就了让我终生难忘的爱情,我不能当着你的面对你说出这三个字,有些遗憾。但是,如果这三个字不能告诉你,我怕我会不甘心,然后把你从洛涵手中抢回来。

沫儿,你一定猜到了,这三个字是:

我爱你。

写完这封信,已经是深夜三点,程骏对着电脑屏幕,眼睛肿胀,手搭在键盘上微微的颤抖,他死死的咬着嘴唇,始终按不下【发送】两个字。

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删掉了所有的文字,然后轻轻的敲下了这句话:

沫儿,我是哥哥。

(程骏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就更新到这里了。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有缘我们江湖再见!

章节目录

别闹,这不科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金京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京南并收藏别闹,这不科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