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父王是不是有外遇了?

虽然鬼界已经重组了,但是梁物易每天依然很忙,虽然如此但他每天晚上总是会准时的回来,然而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梁物易总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候甚至是半夜时分才满脸疲惫的回到家里。

这天晚上,梁物易依旧晚归,陈煜坐在沙发一边看着墙上的挂钟,一边等着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陈则小朋友已经绕着陈煜的头上飞了十来圈,陈煜抬起头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梁物易却还是没有回来。

陈煜有些心烦的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陈则小朋友飞了一圈以后,便停在陈煜的跟前,咬着手指头问道:“爸爸,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陈煜一边喝着水一边应道。

“爸爸,父王是不是有外遇了?”陈则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无辜的问道。

“噗!”陈煜闻言,刚喝进嘴里的水就这么喷了出来,他有些生气的朝陈则摆了摆手,说道:“小孩子一边玩去,连外遇是什么都不知道,尽知道瞎说!”

“哦。”陈则应了一声,便又开始到处乱飞了一通,半响又停在陈煜的面前说道:“可是爸爸,我那天看见了……”

“嗯?看见什么了?”陈煜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我看见父王身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哥哥,那个哥哥很温柔的挽着父王的手,他们有说有笑的一起进了一间房里。”陈则咬着手指头,努力的思索着那天看见的画面,随后又补上一句,“大半天也没有出来!”

“……有这事?”陈煜闻言,笑着咬牙道,同时手上用力的掐着杯子,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梁物易这些天晚归后的模样,每天都很疲惫的回到房里,有时候甚至一句话也不说,就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陈煜越想,表情就越加的扭曲,他明明是满脸笑容的,可是不管陈则怎么看,都觉得那像是在咬人。

就在这时,被怀疑有外遇的某人推开了房门,梁物易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看见陈煜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立刻温柔的笑道:“阿煜,我不是说了吗?你早些休息,不用等我了。”

“是吗?那就当做是我自作多情吧!”陈煜眯起眼睛笑道,然后起身回到房里,非常用力的把门给关上了。

梁物易看见陈煜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气,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摸着下巴想了一下,也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他生气了。

看了看依旧飞来飞去的陈则,梁物易朝他招了招手,问道:“阿则,你爸爸他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生这么大的气?”

陈则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是吗?”梁物易一脸郁闷的说道。

“父王,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陈则咬着手指头问道。

“什么问题?”梁物易说道。

“父王,什么是外遇?”陈则一脸纯真的问道。

梁物易闻言微微愣了愣,随后便反应过来了,他一把抓住陈则不断扑扇着的小翅膀,一脸温柔的笑道:“阿则,父王前些天发现一处地方,觉得特别适合让你去修炼修炼,你不要担心,我想里面的那些一级魂兽,你应该都可以摆平吧?毕竟你是我的儿子,不是吗?”说罢,便放开了陈则,直接用法术破门而入。

陈则小朋友苦着一张脸看着他英明神武的父王大人,丝毫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识破!这天晚上,陈煜的房里先是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嘈杂声,随后又传来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陈则小朋友泪流满面的趴在门上听着他最喜欢的爸爸大人被吃的一干二净。

番外二球球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自从球球被梁物易捡回来以后,就一直生活在陈则小朋友的“暴力统治”之下,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一天,陈煜一脸好奇的把球球抓了起来,然后左瞧瞧右瞧瞧,接着又用手指拨开它身上那白色的皮毛仔细的研究了一番,球球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陈煜,丝毫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些什么。

梁物易看见陈煜抓着球球研究了老半天,觉得有些奇怪,便走过来问道:“阿煜,怎么了吗?”

“没,我就是想要看看,这只小东西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说完,又一把将球球给扔到沙发上,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嗯,性别不明!”

“……”梁物易满脸黑线的看着陈煜。

陈则小朋友趴在陈煜的头上,他看了看陈煜,又看了看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球球,随后便一溜烟的飞了过去。陈煜在房间里有些呆累了,他刚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出去走走,却忽然听见陈则一脸兴奋的对他喊道:“爸爸,爸爸,你快看,球球它是公的。”

陈煜闻言,吃了一惊,他迅速回过头去,却看见陈则正用他小手把球球的小jj扯的长长,一脸兴奋莫名的看着陈煜。

陈煜立刻冲了过去,然后一巴掌直接招呼上陈则的后脑勺,他怒吼着将已经痛的飙泪的球球夺了过来,大吼道:“陈则!你这个小混蛋!”

球球泪流满面的蜷缩着小小的身体慢慢的爬到陈煜的怀里,那模样看上去可怜极了。

陈则看见陈煜忽然发那么大的火,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道:“爸爸,不是你说想要知道球球是公的还是母的吗?”

陈煜语塞,黑着一张脸看着陈则,这小子果然很欠揍!梁物易扶额,这小子到底像谁啊!

而此刻蜷缩在陈煜怀里的球球,内心正在翻腾蹈海的怒吼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都宰了!”

番外三直男的那些猥琐事

话说,陈小受在被梁物易扳弯以前,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直男,拥有着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的那么一点小小的□的心理,比如他很喜欢看一些波涛汹涌的大美女,偶尔内心里还会有着那么一点点猥琐的想法。

被梁物易扳弯后的这些年里,陈煜内心里的那些邪恶的因子依旧没有被扼杀掉,他总是会在夜深人静,寂寥无人的时候,偷偷的翻看着自己几经波折才最终保留下来的那一些少儿不宜的写真集,而梁物易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这天,趁着陈则睡着了,梁物易又出去了,陈煜便一个人来到自己的秘密储藏室里,他拿出几本写真集,笑容极其淫-荡的看着写真集上的那些波霸大美女。

陈煜看的相当入神,丝毫都没有发现有人正悄悄的推开大门走了进来,只见来者一派优雅的站在他的身后,看着陈煜满脸邪恶的盯着写真集上面的各色美女。

“看来,一定是我不够努力,没有满足到你,你才会对这些东西如此的念念不忘吧?”梁物易笑的一脸温柔看着被抓包后,满脸惊慌失措的陈煜。

陈煜啪嗒一声迅速将手中的写真集藏到身后,有些紧张的说道:“那,那个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哈哈,这里挺窄的,咱们还是出去说话吧!”陈煜打着哈哈,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往门外走去,一边想办法将手中的写真集给藏起来。

陈则一脸好奇的飞到他的身后,看见陈煜手中那三点全露的写真集,一脸惊奇的问道:“爸爸,这是什么!?”

陈煜闻言,冷汗直流,他看着陈则,讪笑道:“只,只是漫画书而已……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

梁物易一把将陈煜打横抱了起来,他从陈煜的手中夺过那本写真集,一把将它扔在地上,然后大步流星的往门外走去,他头也不回的对陈则说道:“阿则,我和你爸爸要进行一次有深度的交流,你,不要过来打扰!”

“好!”陈则一脸正经的应声道。

“梁物易你这个混蛋,快把老子放下,要不然我跟你没完!”陈煜一边怒吼着,一边拼命的挣扎着。

“阿煜,有力气还是留着待会再来叫吧!”梁物易面不改色的说道。

陈则看着他们两个渐渐走远了,便捡起地上掉落的写真集,然后随手翻开了一页,他看着上面的各色美女,露出一个极其邪恶的笑容说道:“我想,我大概可以理解爸爸的想法了。”

作者有话要说:呼啦啦,鬼说至此就已经全部完结啦!~\(≧▽≦)/~感谢一直以来都支持着蘑菇的妹纸们,因为有你们的陪伴,蘑菇才能把这篇处女作给完结了,感谢你们一直以来不嫌弃我这如此拙劣的文笔,蘑菇在此给你们鞠躬了!谢谢!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章节目录

鬼说之囚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笔尖蘑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尖蘑菇并收藏鬼说之囚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