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阴魂一涌而上,齐刷刷的飞往城堡,然而,它们还没来得及触碰到那座城堡,就被城堡外设立的结界给阻挡了,一道巨大的白光瞬间冲击上这群阴魂,冲在最前头的那些阴魂,就连一丝呼喊都来不及发出,便魂飞魄散了。

飞在后头阴魂们看见这种情形,全都停下了脚步,再也不敢往前飞去。刘管家看着那道结界,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他抬起一只手,慢慢的凝聚出一道光球,然后抬手便朝那座城堡砸去。

“碰!”紫色的光球一撞上那道结界便消失了,只见那道结界微微震动了一下,却是丝毫都没有损伤。

阴魂们看见此等情形,均是面面相觑,刘管家见状,眼里的寒意越加的深了,他口中轻念咒语,一道月牙形的紫光慢慢的在他手中形成,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如同巨剑一般的月牙形紫光就被他轻轻的握在手里,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紫光,然后用力的将它扔了出去。

“咻!”只见那道月牙形的紫光速度极快的撞上了那道结界,只听见碰的一声巨响,结界上便出现了一道裂缝,虽然没有完全把结界打破,但是有了一个缺口的结界,便不再是完整的了,阴魂们看着那道缺口,随后便毫不犹豫的往那里冲了过去。

结界散发出一道又一道的白光,冲在前头的那些阴魂很快就被消灭了,但是因为结界被刘管家破出了一道缺口,位于后面的阴魂借助着前面牺牲掉的那些阴魂的魂力,很快就冲到了结界的缺口处,就在它们准备一鼓作气合力冲破结界的时候,一阵凌厉风的扫过它们,这群阴魂甚至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梁物易悬浮在半空中,他冷冷的看着眼前这群阴魂以及那依然站在背后俯视着全局的刘管家。梁物易慢慢的抬起一只手,然后用力的向前一扫,“轰!”一道巨大的弧线白光如利刃一般瞬间将那群嘶吼着的阴魂拦腰斩断了,他腾飞起来,一道覆盖在他身上的白光随着他的飞行呈现出一个箭头的形状,所有挡在他面前的阴魂一一都被这白光给消融了。梁物易悬浮在半空中,傲视着刘管家。

他轻轻一笑,说道:“刘管家,你倒是好本事,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力量,怎么?难道你以为单凭这些东西就可以打败我吗?”

刘管家闻言,也是轻轻一笑,他慢慢的走到前方对梁物易说道:“王,如今我已是人心所向,你是不是应该要主动的把鬼界交出来呢?或许,我可以让你不那么难堪。”

梁物易闻言,忽然仰天大笑起来,他看着刘管家说道:“刘管家,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你可以取代我呢?难道说就凭这样一群废物?”

梁物易的话音刚落,周围的阴魂们全都开始躁动不安,它们怒视着梁物易,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把他给撕裂了,但是却又忌惮着他的灵力,不敢轻易上前。

刘管家慢慢的举起一只手来,示意那群阴魂冷静下来,他冷笑着说道:“王,你必定会因为今天这番话而感到后悔的。至于它们是不是废物,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

那群阴魂闻言,立刻爆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声,它们咆哮了几声,便如潮水一般,迅速的涌了上来,齐刷刷的向梁物易发起了进攻,梁物易冷冷的看着它们,他的身上萦绕着一股白色的光芒,那道光芒就像流水一般,不断的在他的身上流动着。

他直直的悬浮在半空中,神色优雅,衣炔飞扬,脸上依旧是毫无表情,任凭那些阴魂嘶吼着朝他袭来,只见那些阴魂还没来得及碰到他,便被他身上流动着的白光给消灭了。

任凭那群阴魂用尽一切办法,也丝毫都无法靠近梁物易半分,更别说是伤他分毫了。刘管家见此情形,心中燃起一股怒意,他怒吼道:“让开,我来!”说罢,便腾飞而起,手里捏着一颗巨大的光球,直直的朝梁物易袭去。

梁物易的嘴角溢出一抹冷笑,他轻轻抬手,释放出一道无形的厉风,瞬间斩破了那颗光球,刘管家的眼中闪过一丝惊骇,随后又立刻做出反应,他反手劈出一道冰柱,只见那道冰柱如同一把尖锐的剑,直直的朝梁物易身上的结界飞去,“碰!”那道冰柱把结界撞出了一道裂痕后便消失了,然而被冰柱撞出来的那道裂痕在几秒钟后便慢慢的复原了。

梁物易冷冷的看着已经有些惊慌的刘管家,冷笑道:“怎么?难道说你吸收了那么多的阴魂,也就只有这样子而已?”

刘管家听见这话,心中的怒意更盛,“王,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刘管家说罢,身上开始起了变化,他慢慢的显露出原型,然后虚张着五指,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引力开始慢慢的形成了,只见那些离他比较近的阴魂,毫无抵抗的被他给吸了过去,然后一一消失在他身体里。

那群阴魂哀嚎着,挣扎着,却还是没有办法挣脱开来,只能绝望而无助的被刘管家给吞噬了。其余的阴魂见此情形,纷纷骇然,它们惊慌失措的想要逃离这巨大的引力,但是却都没有办法挣脱束缚,一时之间,鬼界哀鸿遍野,那凄厉的哭喊声响彻云霄。

陈煜抱着陈则躲在城堡里,他极力的压抑着身上的恐惧感,那一声声哀嚎仿若一把尖刺一样,毫不留情的刺进他的耳朵里,几乎就要把他的耳膜给生生的震碎了。

陈煜一脸担忧的看着窗外依旧悬浮在半空中的梁物易,敌众我寡,虽然已经有不少的阴魂被消灭和吞噬了,但是这空中依然停留着上千只阴魂,它们密密麻麻的的悬浮在半空中,将梁物易死死的包围住,情况看上去不妙极了,孤身一人的梁物易看上去就像是误闯进鳄鱼潭里的老虎一样,不论在陆地上有多么的凶猛,此刻看上去却也是毫无胜算。

更别说刘管家此刻吞噬了如此多的阴魂,只见那吞噬了阴魂的刘管家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原本只有一双翅膀的背后,竟又硬生生的长出了一双血红色的翅膀,与此同时,刘管家身上那原本应该是白色的骨节,竟然如同染上了血水一般,全都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他的身躯竟然也变得巨大了。

陈煜一脸惊骇的看着这已经完全变异的刘管家,他用力的抱紧陈则,心脏狂跳,不,阿易,快回来!

陈则大概也感觉到了他的恐惧,他伸出小手摸了摸陈煜的脸,轻声安慰道:“爸爸,你不要担心,父王他很强的,一定可以打败他的!”

陈煜看着陈则那满是坚定的小脸,一把将他抱进怀里,低声哭泣起来。

梁物易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变异的刘管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刘管家,为了得到鬼界,把自己变成这样一副模样,真的值得吗?”

“当然值得,只要有力量,三界之内,便无人敢再与我为敌,区区一个鬼界,又怎能满足我?”刘管家满脸兴奋的感受着自己身体里流动着的那股强大的力量,这才是他想要的力量,真正的力量,一统三界的力量……

“哼,无知的东西!”梁物易冷哼一声。

“哈哈!”刘管家闻言大笑出声,他冷冷的看着梁物易说道:“王,你很快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无知!”说罢,便朝那群阴魂下令,“全部一起上,把他给我撕了,只要吞了他,你们很快就可以得到更强大的灵力。”

那群阴魂闻言,立刻发出一声兴奋的咆哮,它们嘶吼着朝梁物易袭去,梁物易冷冷的看着它们,抬手便劈出一道又一道的白光,将那群阴魂一一劈散,面对着梁物易这强大的灵力,阴魂们显得有些退却,它们踌躇不前,就这么飘浮在半空之中。

梁物易看见它们忽然停了下来,嘴角溢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随后便腾飞而起,然后迅速的冲进这群阴魂的中间,一道巨大的白光以他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阴魂们逃避不及,很快就被打的魂飞魄散。

这原本应该是一场激烈的厮杀,可是随着梁物易的主动进攻,这一场敌众我寡的厮杀,竟然演变成了梁物易单方面的屠杀,梁物易不断的释放出灵力,毫不留情的屠杀着这群已经叛变的阴魂,刘管家一脸骇然的看着已经完全处于兴奋状态的梁物易,忽然有种奇怪的错觉,仿佛时间回到了千年以前。

千年前,他惨遭奸人所害,被施以凌迟之刑,死后怨气难消,便盘旋在身死之地,久久不肯离去,刑场本就是一个怨气极重的地方,许多无辜惨死的冤魂终年累月的盘旋在那里,每当有一个新的冤魂诞生,便会被它们一次又一次的撕裂着,直到那个新生的冤魂有足够的力量可以进行反抗,否则很快就会被吞噬殆尽。

然而让这群阴魂所没有想到的是,它们长年累月的厮杀与互相吞噬,那股强烈的怨气竟然会诞生出一个可怕的阴魂,那只阴魂和它们完全不同,它是由这些阴魂的怨气所生,无形无体,经过上百年的幻化最终拥有了一丝魂体。

察觉到这股与众不同的力量,阴魂们都很害怕,它们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开始向那只阴魂发起了攻击,它们趁着它魂体未定,不断的撕咬着它,吸取着它身上的魂力。然而,这只阴魂的诡异之处竟远远的超出了它们的预想范围,它们没有想到的是,它们越是吸取这只阴魂身上的魂力,它的力量便越是强盛一分,最后渐渐的,这只从怨气中诞生的阴魂开始进行反噬,越来越多的阴魂被它给吸收了……

整整一百多年,这只在怨气中诞生的阴魂,在怨气中厮杀,在怨气中汲取力量,在怨气中化成人形,最终它在怨气中一统鬼界,成为鬼界之王……

刘管家看着那个已经完全处于兴奋状态的梁物易,心中那嗜血的因子仿佛也渐渐苏醒了,千年前的那一幕幕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着,他虚张了一下五指,接着便扇动着那两双巨大的血红色的翅膀,迅速的朝梁物易飞去。

一只阴魂被他硬生生的掐碎了,刘管家居高临下的看着梁物易,说道:“王,我们是时候一决胜负了。”

梁物易一掌劈碎一只阴魂,随后也腾飞起来,姿态昂然的悬浮在刘管家的面前说道:“我早已经等不及了。”说罢,一股强大的灵力开始以他为中心迅速的朝四周释放出来,离他有半尺近的阴魂们竟硬生生的被这股强大的灵力给撕碎了。

“哈哈!”一声声震天吼一般的笑声在两人之间发出,他们均是看着对方不断的大笑,若是常人,定会以为这是两个疯子,然而在他们身边盘绕着的阴魂却是很清楚的感受到这笑声中所蕴含着的灵力,那群阴魂一边发出凄厉的哭喊声,一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想尽一切办法抵挡住这股强大的灵力的冲击,一些修为较低的阴魂已经在这可怕的笑声中魂飞魄散了。

谁也不知道这极度折磨人的笑声是何时停止的,等到它们回过神来,就已经看见那两个鬼界最为可怕的人已经激烈的纠缠在一起。

一道又一道看上去绚丽无比的光芒不断的在他们手上释放出来,然后在空中撞出灿烂的火花。吞噬了大量阴魂的刘管家,此刻的实力并不比梁物易差,他极力的抵挡着梁物易的进攻,一边寻找机会向梁物易发起攻击。

梁物易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冷笑,他看着渐渐变得有些吃力的刘管家,冷笑道:“物极必反,刘管家,我想这个道理你应该是很清楚才对。”

刘管家闻言,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后又冷笑道:“还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哼,愚昧的东西!”梁物易发出一声冷哼,随后凝聚出一把白色的巨剑,他手握巨剑,姿态逼人的朝刘管家飞去,刘管家见势不妙,立刻抓过旁边的一只阴魂,硬生生的替他挡下这一剑。

梁物易看着那被巨剑刺穿的阴魂,嘴角的冷笑越加扩大,他冷冷的看着刘管家,说道:“刘管家,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应劫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管家闻言,皱紧了眉头,心中略微有些不安。

“那是因为我发现,如果吞噬的力量超出了身体的负荷,会遭到很严重的反噬。所以,我必须得去应劫,借助凡人的身躯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释放出来,否则,我很快就会被它们吞噬殆尽……”

梁物易的话音刚落,刘管家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异常难看,他看着自己已经完全变异的身体,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不,不可能的,这明明就是鬼界一直以来的规矩,弱肉强食,强者不就是应该吞噬弱者的魂力,来提高自身的修为吗?”

“鬼界的规矩?”梁物易闻言,忽然大笑出声,他满是嘲讽的看着刘管家说道:“刘管家,难道说你已经忘了,这鬼界的规矩当初到底是谁定下来的吗?”

刘管家一脸骇然的看着梁物易,他怎么会忘了,他怎么会忘了,这鬼界原本就是一个□□的地方,所有的那些残忍的规矩都是眼前这个曾经肆意妄为,杀戮无数的人定下来的。什么鬼界的规矩,不过是一些唬人的话,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当初梁物易一统鬼界以后,觉得无事可做,又嫌鬼界的下等阴魂数量太多,所以才定下这么一条规矩,这一切全都是他觉得无聊才定出来规矩。

“哈哈!”刘管家忽然仰天大笑,他真是太愚蠢了,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千百年来的安逸的生活,竟然让他忘记了眼前这个人的残忍,也忘记了他的愚弄。

刘管家忽然停止大笑,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仰天张大着嘴巴,一道道黑色的雾气不断的从他的嘴里喷出,那是被他吞噬以后的阴魂所幻化而成的。刘管家的身体开始慢慢的一点一滴破碎,梁物易慢慢的走上前去,他拿起手中的巨剑,毫不留情的刺进刘管家的胸膛,“碰!”只是一瞬间,刘管家便魂飞魄散,永远的消失在天地人三界之中。

一直在旁观战的阴魂们看见大势已去,纷纷吓的跪地求饶,梁物易冷冷的看了它们一眼,阴魂们颤抖着身躯求饶道:“王,我等愚昧,请王原谅,我等必当为王效尽全力,以此补过。”

梁物易冷笑着说道:“现在才来求饶,不觉得太迟了吗?”

阴魂们闻言,越加的把头磕在地上,它们不住的颤抖着身体说道:“王,我等愚昧,我等愚昧啊!”

“太迟了,鬼界如今已经不需要你们了,阎王的地府最近空的很,我想他一定很欢迎你们。”梁物易说罢,不理会那群哀声连连的阴魂,一挥手便将它们全都送到地府里。

梁物易环顾了鬼界一番,便飞身回到城堡里,陈则看见梁物易回来,立刻兴奋的飞进他的怀里,仰着小脸说道:“父王,你好厉害啊!我也要像你一样!”

梁物易一脸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他看向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陈煜,朝他招了招手,陈煜走了过去,梁物易一把将他搂进怀里,柔声道:“一切都结束了。”

“嗯。”陈煜埋首在他的胸前,应声道。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鬼界也将要开启一个新的篇章。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总算是赶在年初一以前完结了!

章节目录

鬼说之囚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笔尖蘑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笔尖蘑菇并收藏鬼说之囚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