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这两天心情不好,很狂躁,坐立难安,爪子痒痒,老有一种想和人打架,然后可以把郁结在心里的某种情绪发泄出去的冲动。

“雪球,雪球。”

一个戴着绒帽,长得像肉包子一样的宝宝,看见雪球眼睛一亮,蹬蹬蹬地跑过来。

哦,饶了我吧,雪球哀叹一声,一头扎进了灌木丛里,怪不得人家都说小孩子是恶魔,雪球是深有体会。

主人的八个幼崽里面,这个叫团子的家伙天生是它的克星,刚出生没多久就把尿拉在它身上,五六个月时,才长了几颗糯米大的小牙,就敢用它的尾巴当磨牙棒,然后再大点,自己又成了他的床垫、抱枕、座驾、机甲、玩对战游戏时必须先死的星际怪兽……总之用途广泛。

最令雪球憋屈的是,它还不能反抗,主人家的娃崽太娇嫩了,跟水做的一样,它怕自己力气稍微大点都能把他们压扁,雪球很怀念和大个子斗智斗勇的那段日子,多么美好,自从主人生了娃,好日子就一去不回头了,它每天累得连半夜到主人卧房偷窥的力气都没有了。

雪球个头太大,钻进灌木丛里,外面还露出一小截尾巴尖,团子没看见,一脚踩了上去。

混蛋啊~~尾巴很脆弱啊知不知道~~你小鸡鸡给我踩一脚试试,雪球疼得一声呜咽,条件反射就想炸毛,身体抖了抖,总算忍住了,说到底,甭管这八个幼崽有多让它操碎了心,雪球也不舍得伤害他们,唉,这就是做了几年奶爸的针毛兽的悲哀。

“雪球,团子看到你了,粗来粗来,我们玩打仗游戏。”‘肉包子’一把拉住奶爸的尾巴,拼命往外拔。

这是哪家的倒霉孩子,真是没眼色,没见我很烦吗,雪球打死不出去,就团子那点小力气,可以忽略不计。

“团子你干嘛呢?”李喵喵把刚摘下来的小白菜放地上,擦了擦手上的泥,说:“来,过来,爸爸抱。”

“妈妈——”团子无限委屈地跑过去告状:“雪球都不陪我玩,咱们让它站在墙角反省好不好?”

怎么这称呼就是纠正不过来呢,喵喵郁闷了。

“雪球心情不好,咱们别去打搅它,爸爸陪你玩,我们去玩包饺子好不好?”

李喵喵抱上团子,再拎起菜篮子,有些忧心地看了一眼灌木丛里露出的毛绒绒的大屁股,雪球这种状态已经有半个月了,看来要请军部的专家过来检查一下。

晚餐时间。

雪球看了看今天的伙食,除了褐晶以外,主人还偷偷给它加了餐,两块他自己净化的黑晶,可它还是觉得没胃口。

喵喵把饭递给穆湘琴和穆昕祺,顺手擦去了柚子脸上的肉酱汁。

“喵喵,今天这粉蒸肉和樟茶鸭都烧得很入味啊。”穆湘琴夸奖道。

“谢谢妈,您多吃点,这鸭子就是上次拖英杰他们家弄来的雏鸭,我自己养的,死了几只,大部分都活下来了。”

“怪不得肉这么香。”

穆昕祺不说话,只顾闷头大快朵颐,家里有个大厨嫂子,真是幸福。

穆尧天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喵喵微微一笑,也坐下来吃饭,穆家人吃饭时很少说话,原本进餐时间是最安静的,但自从有了孩子,想安静也安静不下来了。

“圆子,坐好!别用脚去踢你弟弟。”喵喵虽说也疼爱孩子,但绝不会溺爱,该有的管教,一点都不会少。

吃了没一会儿,就见老二又在那儿做蠢事了。

“包子,我最后说一遍,面条是吃的,不要老想着把它从鼻孔里喷出来,否则我就再也不给你单独做面吃了。”

“可是妈妈,上次我就成功了。”

“上次是因为你打喷嚏,意外。”

橙子十分嫌弃地看了一眼她二哥,和李子叽咕了一阵,给李喵喵出主意,“妈妈,二哥再做傻事,你就把他昨晚尿床的事情告诉绍君叔叔家的小弟弟。”

“不要!”包子赶紧乖乖吃自己碗里的面条,女人真讨厌,就喜欢揭人短。

李喵喵忍住笑,又看了看最小的女儿,“桃子,不要挑食,今天必须吃五块胡萝卜。”

“胡诺卜很难吃,妈妈,吃三块好不好?”桃子很会卖萌,星星眼地望着喵喵讨价还价。

喵喵不为所动,“不行,乖,都吃下去,明天咱们烧油炸大虾吃。”

桃子瘪了瘪嘴,星星眼变成了汪汪眼,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穆尧天。

穆尧天偷偷给她打了个手势,趁着老婆给丸子舀汤的时候,从桃子碗里夹走了两块胡萝卜,喵喵装作没看见,这人比他宠孩子厉害得多。

每天如一日,一顿热闹的晚餐就这么过去了。

夜里,穆尧天从老婆身上翻身下来,俩人刚进行过一场深入浅出的‘交流’,待喘息平复,他去浴室放了热水,把喵喵抱进去,随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穆尧天手指在下面熟练地动着,把自己留在喵喵体内的东西引出来,喵喵呻/吟了一声,身子有些发软,穆尧天在那柔软滑腻的穴道里进进出出,弄着弄着,火又上来了,换了一根更粗点的东西进去,等这次折腾完,洗澡水都加热三遍了。

喵喵昏昏欲睡,穆尧天先把他洗干净,擦干,塞进了被子里,随后自己也草草洗了一下,出来时见老婆眼睛还睁着。

“怎么还不睡,快睡吧,每天事情都那么多,幸苦你了,有些事你不用都自己干,家里那么多佣人不能光领薪水不干活。”穆尧天把被子拉拉好,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我不累,这样挺好的。”

喵喵沉吟了一下,把这段日子雪球的反常情况跟穆尧天说了说。

“雪球今年几岁了?”

“我算算。”生活太安适,掰着手指这么一算,才发觉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而雪球也不再是当年刚见到时的小家伙了,“应该差不多七岁了。”

“嗯,这么看来,我估计的没错,针毛兽一般六岁成年,七岁的话,应该是进入发情期了。”

“啊?这样啊……”喵喵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那怎么办?”

“你考虑过给它结扎吗?”

喵喵赶紧摇摇头。

“那我明天想想办法,先睡吧。”

第二天,穆尧天联系了D国的朋友,自从Z国开始施行针毛兽放养政策,许多国家也纷纷仿效,D国就是最早的一批,目前D国的野生放养区有两头刚成年不久的针毛兽,一母所生,一雌一雄,也正在找配种的对象。

联系好相关事宜后,雪球就坐上了飞往D国的飞机,它不知道要去干嘛,主人只跟它说,让它出国度个假,放松一下,是啊,做了几年奶爸,它也很辛苦啊,怪不得最近浑身不得劲呢。

D国放养区内。

希亚一脸狐疑地瞪着雪球,问它哥:“这胖子是谁?”

雪球往两边看了看,心想,谁是胖子?他当然知道胖子是什么意思,主人家团子那种肉包子长相就是胖子,家里人都喜欢小胖子小胖子这么叫,感觉胖子还是很受欢迎的,所以它被人误会成胖子,也没生气,只是这头母兽嫌弃的语气算怎么回事?它在家里可是很招人喜欢的,雪球本来还觉得母兽身上的气味很好闻,这会儿也有些意兴阑珊了。

雪球自从和这两头针毛兽狭路相逢,已经站在这里大小眼对了大半个小时了,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有点紧张,没想到这对针毛兽兄妹今天竟然在一起。

“穆将军家的雪球不会和那头公兽打起来吧?”有人担心地问,发情期的野兽最好斗了。

“没事的,打打架怎么啦,哪那么娇贵。”

卡鲁不怀好意地舔了舔嘴角,这家伙一看就很好欺负,“不知道,是那些人类送来的,可能是想和你配种。”

“就凭它?”希亚上下打量了雪球一番,“它爪子还没有我的锋利。”说着,用爪子往边上那块岩石上轻轻一划,岩石裂成了两瓣。

雪球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干嘛,想打架?虽说前几天还在想着找人打一架,可锦衣玉食的奶爸做了那么多年,打架还真不是它的专长,再说了,两个对一个,这算什么本事。

“你要不喜欢,就让给我吧。”卡鲁又舔了舔爪子,最近正想找对手练练呢,这家伙尽管看着弱了点,但总比没有的好。

“那你悠着点,别把它弄死了,我还想过好日子呢。”希亚甩了甩尾巴,埋着猫步,一脸高傲地走了。

雪球不由松了口气,一个对一个,还能拼一下。

“小子,我叫卡鲁,你叫什么?”

“雪球。”

卡鲁咧着大嘴直乐呵,果然是胖子该有的名字,这家伙倒挺有趣,不过再有趣,它也不会手软的,既然双方已经介绍过名字了,那就开打吧。

卡鲁闪电般地冲了上去。雪球没防备,不过几个回合,就被卡鲁按在了身下,爪子下的感觉很有弹性和质感,卡鲁按了按,心想,这家伙真该减肥了,它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卡鲁愣了愣,低下头,鼻尖凑到雪球身上嗅了嗅。

“你发情啦?”

“什么发情了?”雪球扭头瞪着卡鲁,这家伙真没教养,上来话没说两句就打架。

“你自己不知道吗?”

雪球歪着头想了想,脑海里忽然跳出来主人和大个子亲热的镜头,它扭了扭身子,有点不自在,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

空气中的气味更浓了,卡鲁把雪球翻了个身,双眼瞪着那从毛发中露出半个脑袋的东西,上面湿漉漉的,它有点黑线,这家伙真奇葩,对着它这头公兽也能激动成这样,不过想是这么想,卡鲁身上也热了起来。

两头针毛兽僵持了片刻,雪球身体挣了挣,腹部朝天是很危险的,它这么一动,下半身就跟卡鲁蹭在了一起,卡鲁只感觉一激灵,一口咬住了雪球的咽喉,只能说野兽都是遵循本能来行事的。

害怕出事,偷偷摸过来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愣住了,问同伴:“这怎么回事?我们是不是之前把两头针毛兽的性别搞混了?”

“怎么可能!你没看见在上面折腾的是那头公兽,走了走了,站在这里偷看针毛兽/交/配感觉好猥琐。”

先头那人摇了摇头,不禁感叹道:“穆将军家的针毛兽果然奇特啊!”

雪球疼得直叫唤,翻不过身来只能用爪子挠卡鲁,明明主人都是一副享受的表情,为啥轮到它就这么疼,尼玛,这是度假么,这是上老虎凳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月扔了一颗地雷~~

章节目录

当小厨师穿到未来星球(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该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该亚并收藏当小厨师穿到未来星球(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