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周延下班,忽然想起孩子都一岁多了,还没跟媳妇去度蜜月,想想三哥因为身份原因,不能出国都带三嫂去了趟海南,自个儿半闲人不去实在对不起媳妇儿,于是晚上临睡前,周延摸着微微的肚子,提出想法,“老婆,你想不想去度蜜月?”

微微晚上跟儿子玩得很疯,这会儿正累着,捉住他的手,语气有些敷衍,“嗯。”

“那你想去哪里?马尔代夫还是欧洲?”周延兴致勃勃,“要不咱们先去马尔代夫,再去欧洲?”

微微困得哈切连连,随口说道,“都可以。”

“那我明天就去办手续。”

大约一周后,微微哄周子星吃完米糊,就看见周延兴冲冲地走进来,扬了扬手上的护照,“搞定了,周一出发,先去马尔代夫。”

“什么马尔代夫?”谈微微诧异地问。

正在兴头上的周延脸色一僵,解释道,“咱们不是说好去度蜜月吗?”

“度蜜月?”微微更是不解,“度什么蜜月,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蜜月?”

这下周延不高兴了,跨着脸一屁股坐在飘窗上,没好气地说,“孩子大了就不能度蜜月了?再说,那天是你说想去的啊?”

谈微微歪着脑袋想了想,终于想起那晚自己好像是这么说过一句,可那时她困得要命,就算周延说周子星的粑粑是香的,她估计都会点头说对。

她看了看一脸郁结的周延,笑着道歉,“哎呀,不好意思,我那天就随口一说,没想到你当真了。”

“什么随口一说,我都办好手续了。”周延瞪着她,“你耍我呢?”

周延语气不善,谈微微也没了讨好的兴致,脸一沉,讪讪地问,“咱们去度蜜月,孩子怎么办?”

谈微微此话一出,周延更是恼火。扳过盯着儿子的老婆,愠怒地说,“孩子、孩子,你心里就只有孩子,你说说自从这家伙出生,你几时理过我?”

“什么这家伙那家伙?”谈微微生气地说,“他是你儿子。”

“那我还是你老公呢”周延恼怒地顶回来。

谈微微刚想跟他辩驳,可一回味他的话,噗哧笑出来,这男人感情是在跟儿子吃醋呢。

“笑什么笑?”他没好气地问。

谈微微凝视瞪目的周延,渐渐收起笑意。他的话虽幼稚,但不无道理,这一年多她的确是全副身心都扑在儿子身上,对他没怎么上心,特别是子星学走路这段时间,因为担心孩子摔着、碰着,精力全被牵扯,好几次他想求欢都被她拒绝,还真是为难他了。

她叹口气,站起来主动坐到他腿上,双手环过他的颈项,娇滴滴地叫了声,“老公。”

“干嘛?”周延冷着脸问。

“老公……”谈微微圈紧他脖子,继续撒娇。

“叫什么叫?”周延脸色仍臭,可手却搂住她的腰。

“你生气了?”谈微微这一次索性将头靠进他脖子,“别气嘛,好不好?”

热热的呼吸从侧-颈传来,怀里的人儿又胡乱磨-蹭,周延只觉着全身血液迅速往某处蹿涌,胀得他难受。

“别蹭。”他摁住她的腰,低嘎警告,“再蹭我办了你。”

谈微微当然感觉得到抵住她的硬-热,她瞅了瞅吃饱后就陷入睡眠的儿子,决定也得喂喂这个饿久了的大男人。

“怎么办我?”她故意在某物上压了压,并在他发出喘-息时,将唇贴上他的嘴,坏坏地笑,“老公,你-硬了。”

周延倒抽口气,惊叹平时羞羞答答的小妮子竟然敢对她调-情,眸色一沉,张嘴就咬上她的唇,又吸又咬,大手也没闲着,掀开她衣服下摆就伸进去,一把抓住她的高-耸,又捏又揉,直弄得她从鼻子里发出嗯嗯地叫唤才托住她的臀,大步往卧室走去。

路过楼梯间时,谈微微怕会被人看到,吓得拍打他,“快放我下来。”

“别动,要不然就在这儿办。”周延的步子迈得更大,裤间的某物随步摩-擦,胀-鼓鼓地疼。

一进屋,周延甚至等不及去大床,就把她抵-在门上,动手扯她的衣服。

“周延。”谈微微得空喘气,“别在这里,去床-上。”

“不去。”他拉高她的手,头埋进白白-嫩嫩的胸,轻-咬、舔-弄,直把她弄得软在他怀里,他才拉起她的腿,挎上他的腰,凶狠进-入,放肆移动,满室春光涟漪。

在第三次被推上顶-峰时,谈微微累得气都喘不过来。她看看身上还在运动的某人,不由感慨,这男人真的是饿狠了啊!

久不运动的后果就是到晚饭时她还下不来床,阿姨将子星送来喂奶时脸上挂着暧昧的笑,羞得她一个劲拧罪魁祸首。

刚刚吃饱的男人拉住她的手,露出知足的笑。可视线瞄到儿子叼着的白软时,下-腹又蹿起一阵燥-热。

“这奶要喂到什么时候啊?”他瞪着儿子,暗骂,臭小子,霸占你老爹的福利。

一旁的陈姨似是看穿他的心思,笑着说,“其实可以给子星断奶了。”

“嗯,上次医生也说过可以给他断奶,不过,我怕他不习惯。”谈微微如是说。

“有什么不习惯,难不成还让他吃一辈子。”周延没好气地说,“给他断了,这么大了还吃奶,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陈姨笑着翻了翻白眼,没好意思告诉某人,他可是喝奶喝到足足2周岁才断掉。不过,对于断奶陈姨是赞同的,她看了看闭着眼睛喝奶的周子星,说道,“差不多也可以断了,子星都长牙了,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在奶上磨牙,到时候你疼死。”

“他敢。”周延低吼一声,成功吓哭了正在享受妈妈奶水的儿子。

谈微微忙抱着儿子轻哄,“不哭、不哭,你爸坏死了。”而后转头瞪了他一眼,“你吼什么吼,他这么小,你凶他,他也不知道。”

周延被骂得一肚子委屈,可老婆大人的话不敢违抗,只得怏怏地起身去书房干活。

陈姨见他走了,才接过孩子,说道,“要不就断了,他吃得也够久了,再说现在奶水营养其实跟不上他的需求。早点断还好断。”

谈微微想了想,觉得陈姨的话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可怎么断?”

“最好是你跟他分开一段时间,让他习惯没奶。”

“分开?”谈微微心念一转,想起周延的提议,便说道,“要不,我出去旅游。”

“行,总之就是让他习惯就好。”陈姨搂着孩子出去。

于是,谈微微的蜜月旅变相成了断奶之旅。不过对于周延而言,管他啥目的,能跟老婆去度蜜月就值得开心。

由于担心孩子离开太久不行,所以他们选择只去马尔代夫。直到抵达他们入住的One&Only,谈微微才明白那句著名的广告语的含义。

“如果你是第一次出国一定要来马尔代夫,如果你是唯一一次出国,那更要来马尔代夫……”

办理好入住手续,岛上的小黑便将他们领至Beach villa,谈微微一进屋子就被震撼住了。这也太奢华了吧,150多平的面积,客厅、卧房、阳台一应俱全,深棕色的木制家具更是给人以奢华感。

她放下手提包,转身进入那个巨大的卧室,首先就看到那张正对大海的床,接着就看到了阳台上硕-大的浴缸。

她走出去,双臂张开,深深地吸了口气,刚想土不啦叽地大叫一声“我来了。”腰就被人圈住。

“喜欢吗?”周延把头搁在她的肩头,小声问。

“喜欢。”

“热不热?”他下巴轻轻蹭着她的皮肤,“要不要先洗澡?”

谈微微瞅了眼那个精致的双人浴缸,诧异地问,“在外面洗?被人看到怎么办?”

“不会,这里独栋别墅,私密性很好。”他边说边动手拉下她的吊带裙,“宝贝,别说洗澡,就是做-爱也行。”

“等一下啦!”谈微微急忙捉住他的手,“先打个电话报平安啊!”

“我在接待处给他们发过短信了。”周延把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别动,我要问下陈姨子星乖不乖,有没有闹。”微微挥开她的手,一溜-滑出他的怀抱。

周延不耐地皱眉,随后跟了上来。

谈微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电话,电话接通,她刚说了句,“陈姨,我是微微。”就看见周延一屁股坐在她边上。

她怕他捣乱,便拿着电话站起来往卧室走,“子星有没有闹?”

“哭了一小会儿……”

“那……啊!”后背忽然贴上的身躯让她失声尖叫。

“怎么啦?”陈姨问。

“没事。”她说应着,可事实是身后的男人已经推高了她的裙子,大手也钻了进去……

当谈微微终于被压-在双人浴缸里,被迫洗鸳鸯浴时,她终于体会了啥叫蜜月旅。

(鉴于jj抽风,以下省略若干字,之前发邮箱发得抽筋,所以把剩下的内容会放在博客上,有兴趣的亲可以戳进去看。)

作者有话要说:剩下的肉肉部分,放在不老歌的博客里,大家可以戳过去看一看,TYPE=button VALUE=剩余肉肉 OnClick=window.open(\"#bulaoge.sssxsw.sssxsw.com/?xiamoqiu\")>。爪机的亲,直接搜索不老歌找夏末秋,或者进我的微博看吧。

邮箱就不要留了,实在发得抽筋,hoho

章节目录

二婚不昏(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秋并收藏二婚不昏(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