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生子篇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周小六发现只要沾上谈微微的名字,他就成了胆小鬼。

上午正开着会,周延忽然接到家里电话,“小六,微微要生了。”

“要生了?”一向风度翩翩的周董霍地站起来,还手忙脚乱地打翻了整杯咖啡。

望着冲出去的老板和被泼脏的市场分析报告,陈秘书心生感慨,这老板娘是上天派来收拾boss的吧?

几个月前老板去了趟C市,回来就吩咐以后办公地点要迁到C市,害他成天北京C市两地跑,空中飞人一样,头等舱坐得骨头疼。好了,熬到6个多月,老板终于把美人哄回北京,也回来坐镇。本以为苦日子到头,谁晓得老板大人为了陪美人,定下每周只来公司3天,一副担子继续压在他身上,苦不堪言啊……

这下有救了,美人要生了。不过,话说他家boss从妻奴转而走上奶爸道路,从此君王不早朝虽然这工作收入不错,福利更是优,可是他也盼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啊!

哎……

这边陈秘书焦虑,那边刚刚赶到医院的周延更是忧心忡忡。最近几次检查,微微的血压都不算特别好,偏偏这倔女人还要坚持顺产。

他到时,病房已经消毒完毕,转换为产房。院方考虑到卫生条件,要他等在外面,可里面传来的声响让他哪里等得住,揪着妇产科的主任嚷着要进去。

“里面都消毒好了。”主任解释。

“我不管,我得进去陪着她。”话虽霸道无理,可情谊却让人理解。

“可是……”主任为难地说。

“算了,给他消毒,让他进去。”一旁守着的院长开口解围。

周延一推开门就听到谈微微声嘶力竭的痛呼,他疾步冲到产床边,在看见微微痛得发白的脸时,他的心就像被只巨掌紧紧揪住,教他几乎无法呼吸。

助产的医生见忽然闯进一个人,不由地拧眉,“你怎么进来了?

周延没有解释,只是握紧微微的手,轻声说,“我在这里,没事的、来,试试调节呼吸。”他带着她一起尝试孕妇分娩课上学来的呼吸法,帮助她减少阵痛。

他低沉稳定的嗓音让微微的心也安定下来,她连连喘了几口气,强忍住痛,用力回握住他的手。

医生见周延在场能帮助分娩,也不再开口赶人,而是指挥着微微用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汗水早已浸湿衣裳,就连头发也黏在粉颊上。可周家宝贝还是眷念着妈妈的肚子,谈微微忍受着越来越频繁的宫缩,牢牢握住那宽厚的大手,寻找那痛楚的汪洋里唯一的依靠。

周延站在床边,寸步不离,可脸色却比生产的微微还要苍白,“还有多久才能生?”

医生检查了一下,答道:“快好了,宫口已经开了。”

可这个快好了竟然又是漫长的过程,听着微微几近尖叫的哭喊,周延觉得自己快被逼疯,脸色铁青的他,开始对着医生咆哮,“到底还要多久?”

“快了。”医生看都不看她。

望着弓起背,面色苍白如纸的微微,周延心急如焚,精壮高大的身子,竟也颤抖不已,他握紧她的小手,对医生说,“不生了,你给她剖腹产。我不让她生了。”

“再吵就出去!”医生瞪了一眼狂躁的周延,决定收回刚才对他的评价,这男人压根是进来泄气添乱的嘛。

“不要剖腹产!”谈微微也低声抗议,她都痛了这么久了才剖腹产,死都不要。还想再斥责他几句,不料一阵前所未有的疼袭来,谈微微揪紧他的手,一用力,周家宝贝终于出来了。

“生了,是个男孩儿,恭喜你们。”医生抱着一个皱皱的娃儿递到他们眼前。

被疼痛折磨了几个小时的微微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慢慢合上沉重的眼睛。

“现在不能睡,再用力,把胎盘挤出来。”医生把孩子交给护士清洗,拍了拍微微的脸。

“好累。”她不满地嘟囔,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

“出来后再睡,来,用力。”医生继续鼓励她。

可谈微微真的好累,她好困,好想睡觉……

医生看着越来越低的血压和产床上渐渐晕开的红色,心急如焚地对护士说,“快去叫陈医生进来,就说产妇胎盘下不来,开始出血。”

“怎么回事?什么出血?”周延抓着医生的手,慌乱的问。

医生这才发现他还在里面,连忙对另一个护士说,“把他也弄出去。”

“我不出去。”周延甩开护士的手,狂躁地吼,“你他妈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

小护士被吼得一怔,可怜兮兮地望着刚进来的妇产科主任,“主任,他……”

主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看了微微的情况,侧头对周延解释,“周太太的胎盘下不来,血压一直往下掉,她的血压本来就低,再掉下去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们现在要给她手动剥离胎盘。不过必须告诉你,这会对子宫造成损害,影响今后的生育,也可能在剥离过程中发生大出血。”

“有危险是不是?”周延直击要害。

“是的,产后大出血危险性很高。”主任冷静地说,“可是,不剥离产妇更有危险。”

一直负责跟踪微微的妇产科大夫在仔细查看后,也□话来,“按理她前期检查情况都很好,没有胎盘前置,这又是头胎,通常不会出现胎盘粘连。我觉得只要她能用力,我们再协助一下,应该可以出来的,可是她现在……”

周延一听,立即跪在床前,紧抓住半昏迷的微微,吻着她汗湿的额,几近祈求地的低喃:“谈微微,你给我争点气,是你自己要顺产的,现在又半途而废,乖……你先别睡,好不好。”

“你听着,我爱你……我爱你……你要是敢把我和孩子扔下,我就掐死你……”

仿佛过了永恒那么久,谈微微终于睁开眼睛。她看着周延,虚弱一笑,“死都死了,还掐?你想鞭尸吗?”

脸色惨白的周延喜极而泣,他抚着她的脸心疼地说,“乖,听医生的话,再用点力,好不好。”

医生见她醒来,连忙给她灌下去一大杯花旗参茶,又拿来人参片叫她含住,再指挥着她继续用力挤出胎盘。

上天垂怜,有惊无险。在医生宣布她可以休息时,微微睨了一眼紧握她双手的周延,舒心一笑。从此以后,她不会再怀疑,这个男人对她的爱。

闭上眼睛前,她用嘴型告诉他,“我也爱你!”

周家番外二,周子星自述

大家好,我是周子星,今年5岁,小天使幼儿园中班的副班长。

别看是副的,其实我是选举时得票最高的哦。之所以我最后成了副班长是因为我把班长的位子让给陈筱筱了。

陈筱筱是我们班的班花,很可爱的哦,反正比钟小宝他们班的班花漂亮。前些日子我听奶奶说女人吃话梅黑糖好,就缠着妈妈给我买了很多,可送给她,她却不要,害我吃了好多天黑糖,吃饭都没胃口。幸好,这次把班长位置送给她,她没有拒绝,要不然真让我做班长,每天带着大家做操、背书,还不烦死我啊!

(钟小宝画外音:我就奇怪,他个大男人怎么爱上这女人吃的玩意儿,原来是为了追mm啊!)

也不知道我做得太明显,还是我爸是人精,他在接了我三次后,竟然洞悉我对筱筱的意图,挤眉弄眼地对我说,“儿子,有出息哦,有你老爸风范。”

我笑而不语,心里却狂吼,得了吧,谁不知道他就追过我妈一个女的,还被她拿捏得死死的,还屁个风范啊?

若真要是遗传,我也遗传我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优良传统啊,这不,前几天还有隔壁班的叔叔跟妈妈搭讪,夸她一点都不像孩子她妈呢,把她捧得脸上开了花儿。

不过我妈也真傻,干嘛把这事儿告诉我爸呢,你看,他一听完就火冒三丈,扛起我妈就往楼上走,“年轻啊,嘿嘿,我来检查检查,看情况属实不?”

“你放开我!”老妈拼死反抗。

“啊,敢咬我,看我不收拾你。”反抗无效。

话说,我特别搞不懂,为嘛我爸那么喜欢收拾我妈,而且每次每次收拾完都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难道他有暴力因子?

不过,我还是要赶紧狗腿,“爸爸,别生气,下次再有叔叔跟妈妈搭讪,我就主动跳出来说,‘我老爸很帅的哦’!”

“儿子,你真聪明!”老爸亲我一口,许诺,“放假带你去迪士尼!”

欧也,我忘了告诉你们,这也是我妈每次被收拾完后我的福利。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们,二婚终于完结了,一路走来,小秋收获良多,最大的就是收获了你们。

自诩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要写一段矫情的作者说。

感谢你们一路陪伴,无论我写得好坏都鼓励支持给花花。谢谢第一个给我评论的layssea,谢谢给我雷子最多的“停留在唇間的風”。还有给我扔了雷子的“会小节的豆豆”、“梦回唐朝”、懒相思、雨雪霏霏、金子、美丽蘑菇、layssea、chunjingyi2010、毛毛虫、cc等等。谢谢你们花钱买雷子砸我,虽然你们其实都不咋留言,但已经用行动告诉我,有多支持我啦,哈哈

也要谢谢大家的包容,作为新作者,我在成长也在学习,写文是个过程,尽管我已经是修文控了,可还是会在文章中出现很多错字,错意,甚至大大的bug,谢谢你们以宽容的心对待我的文和我,没有扒文,也没有指责,连我出现大篇幅修改的时候,你们也是一如既往地支持,谅解。

有你们,真的很幸运。

最后,不免俗的推荐我的新文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缘来还是你 OnClick=window.open(\"#/onebook.php?novelid=1743217\")>

小秋的坑品有保障,喜欢的亲可以放心跳坑,也请大家继续支持我,谢谢

章节目录

二婚不昏(婚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秋并收藏二婚不昏(婚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