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高老汉夫妻躺在床上都没有睡着,高老汉叹了口气:“老婆子,你也没睡着吧?”

“嗯,我担心那孩子。”高大娘回应了老伴一声,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心疼。

“哎,我又何尝不是?”高老汉的声音里也同样带着心底的情绪。

对于这个老天赐给他的儿子,老两口是真的喜欢,他虽然失去了一切的记忆,但自从他们把他当做了儿子,他便十分的乖巧、听话、懂事,甚至连打渔都十分的有天分,喜得高老汉更是觉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带着他回到家乡,高老汉本想让他在村里和村里的年轻人多熟悉、亲近,日后就像一家人一样才好,也好让他从之前因为和朋友林冲分别的低落情绪中缓解出来。然而一切却并没有如同高老汉所期待的那样美好。

他们本以为大根一家对他们两个老人如此照顾是看在亲戚的份上,甚至还提出过继给他们一个儿子来养老,之前他们十分感动,可如今再对比对方的嘴脸,他们才明白过来,对方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帮他们养老,而是惦记上了他们大半辈子的积蓄。

而那孩子的到来,就成了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高老汉夫妻都发现,虽然那孩子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性子却是十分的敏感,尤其是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村里人的态度让那孩子更加低落了。

“老头子,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如今孩子他只是感觉到了那些人的态度都这样了,若是哪一天谁说漏了嘴,说出他不是咱们的亲生儿子,可怎么办?”高大娘对这孩子是真的用了心,此时想到最坏的地方,不由得难受得很。

高老汉想了想,半晌才说话:“原本还以为回到村里就都好了,没想到还是弄来了这么多罗乱,我看,不如咱们带着那孩子走吧,寻个没人认得咱们的村子落脚,这是老天爷赐给我们的儿子,我一定要留住他!”

“这样也好,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了,就怕你不同意,你对这村里可是十分的留恋!你想,虽然那孩子摔坏了头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但万一有一天他被他的父母或者认识他的人发现了呢,你想想那搭咱们船的林大人,我真的一阵后怕!”高大娘说的这话说到了高老汉的心坎里。

“就这么办吧,咱们收拾收拾,过一阵就走,好了,睡吧,再不睡明儿脸色不好,孩子他又该担心了。”高老汉打定了主意,声音也轻松了起来,安慰了老伴一句,很快屋子里便安静了下来。

林冲在墙根那里,把屋中老两口的谈话全都听在了耳中,神色也是一阵的震惊,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那个高水生,就是李管事口中所说的掉下悬崖铁定摔死的高衙内!刚刚高老汉夫妻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打开了一个阀门似的,在林冲的脑海里穿成了一条线。

原来,他是摔坏了脑袋忘掉了一切,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一想到那个眼神清澈,孝顺勤快,让自己甚至产生了不该有的念头的人,竟然就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高衙内,在这一瞬间,林冲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一个念头叫嚣着,他是你的仇人,你终于找到了他,杀了他,快点儿进去杀了他!

然而,另外一个念头则更是让林冲动摇,掉下悬崖大难不死忘却前尘,那个叫高衙内的纨绔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是一个全新的人,老天爷给了他一次机会,也许自己该放过他不是吗?

两种念头在林冲的脑海里叫嚣着,让林冲不知所措,好不容易才压下一切念头,林冲对自己说,也许,他该进屋去看一看,也许看到了高衙内之后,他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样的念头异常的清晰,把之前交战的两个念头都压了下去,林冲轻轻的推开了门,高家并没有插门,林冲很轻松的便走了进去。

此时高老汉夫妻已经睡着了,林冲的动作又十分的轻微,睡着的高老汉夫妻并不知道,自己的家里竟然进来了一个外人。

房子一进门就是灶台,旁边的屋子是高老汉夫妻的,林冲刚刚听了半晌的墙角自然是知道的,那剩下的一间屋子,不用说便肯定是高衙内的了。林冲站立了一会儿,这才迈步往那个方向走去。

高衙内的屋子关着门,同样没有插上,林冲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房间并不大,林冲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高衙内,就这一眼,却让林冲立时便呆愣住了。

对方平躺在床上,盖在身上的被子已经半数掉在了地上,露出了床上那人大半个身子,在映射进窗子的月光之下,他的脸泛起了异样的潮红,呼吸声也是沉重的,带着轻轻的喘息,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的清楚。

原本身上应该十分整齐的白色的亵衣、亵裤如今却变了模样,上衣从中间敞开,露出了依然那般白皙的xiong 膛,与以往所看到的不同的是,那平日里正常的两个ru头,此时竟都微微的ting起,颜色也比往日里深了许多。

而让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也明明白白的呈现在了林冲的眼前,对方的一只手便停留在自己的胸口,两根手指捻在一起,正反复rou 搓着那已然如此的ru 头。

好半天才从对方的胸口移开了视线,沿着对方光洁的fu部往下看去,他的另一只手竟然伸进了Ku子里,在那里做着什么,身为男人的林冲自然是明白的。

眼前熟睡中的高衙内,竟然做起了chun梦,并且兴奋的在梦中手yin!这样的画面实在是林冲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原本偷偷看着对方洗澡的画面就激动不已的他,此时只觉得心跳都快停止了,连他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此时的高衙内的确是沉浸在了他自己的梦里,梦里面仿佛回到了小船上,那时候船上只有父母和林大哥,他们四个人快快乐乐的,他所拥有的是父母慈爱的目光,林大哥那让他总是忍不住心跳加快的目光,没有嘲弄、冷淡、幸灾乐祸等等让他心惊肉跳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快活极了。

忽然不知道怎样,忽然画面一下子变了,父母不知道去了哪里,反而是林大哥一下子便抱住了他,当时他只觉得,他真的要晕过去了,就在此时,林大哥竟然低头亲上了他的唇,紧接着,便把他推倒在了甲板上。

接下来的一切让他越发的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滋味,林大哥把他压在甲板上,用他那双温热的大手慢慢的抚mo过自己的xiong膛,甚至还用手指去捏了捏他xiong口的ru头,在那一瞬间,他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出来。

而后让他更羞人的是,林大哥,林大哥竟然把手伸向了那里,啊……他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更加让他难以自制的感觉全部都涌了上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

“林大哥……啊……林大哥……”沉浸在梦里的高衙内,现实中也是情不自禁的喃喃的一边说着林冲的名字,手里的动作越发的快速了,在一阵越发急促的呼吸声过后,再度呢喃了一声“林大哥”的高衙内,整个身子一僵,随后才软了下来。

这一声“林大哥”听到林冲的耳朵里,刚刚一切的矛盾,一切的挣扎在这一瞬间只化作飞灰消失无踪,脑海里那名为理智的弦已经在这一瞬间崩断,脑海中只叫嚣着一个念头,一个强烈的念头。

身体诚实的遵守了本能的反应,当林冲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刚刚才软了身子的高衙内给压在了身子下面,狠狠的吻上了还在睡梦中的人,比想象中还要甘甜的唇让林冲刚刚回转过来的心神再度沉迷了下去,只剩下越来越强烈的念头。

“唔……”被这样炽烈的亲吻着,梦中的高衙内如何不清醒过来,当他看清那压在自己上面狂热的亲吻着自己的人,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林冲时,他也不觉呆住了,然而没有时间和精力让他发呆,这比梦里还要真实一万倍的吻很快就让他沉浸其中了。

唇chi交chan间,两个人的世界都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彼此耳边回荡的都是对方的心跳声,彼此能感觉到了,也都是对方紧紧贴在身上的温度。

这一吻,炽热而chan绵,直到两个人几乎都无法呼吸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对方,此时的高衙内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刚刚竟然做了一个chun梦,而且,好像——还被林大哥看到了?

刚刚因为那个梦和刚才那个吻已然潮红的脸如今更是红得和煮熟的虾子似的,高衙内几乎不敢去看林冲的眼睛,自然也因此没有看到,当刚刚的迷蒙褪去后,林冲的眼里闪过的一瞬间的挣扎。

罢了罢了,从前的那个高衙内已经在坠落悬崖的那一刻死去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让他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幸福和快乐的人,说他自私也好,说他耽迷于此也罢,人生苦短,他真的累了,真的好喜欢他,真的——不想再度悔恨、不想放手!

想着这些,林冲眼中的挣扎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越来越炽热的情yu,粗糙的大手更是开始在让他肖想已久的高衙内的白皙的xiong膛上游移了起来。

天空中月亮羞涩的躲进了云朵之中,小小的房屋之中,和父母只有一墙之隔的两个人压抑着彼此的喘息声交叠在了一起,一个是失去了记忆纯洁的只剩□体本能的高衙内,一个是从来都没接触过这方面又禁yu了好久的林冲,两个人彼此摸索着、亲吻着,两个人全都高高ang起的地方同样亲密的挨着,互相摩擦着,抚慰着qing动不已的彼此。

直到不久之后,终于明白了两个男人之间该如何行事的林冲和高衙内两个人,回忆起他们彼此这样青涩的第一次,不由得全都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也许老天是眷顾他们的,也许那段悬崖真的就是高衙内一生的生死关口,因为终其一生,就如同林冲盼望的那样,他也没有想起那段空白的记忆。

这,是高衙内的幸运,又何尝不是林冲的幸运呢?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打算最后来肉的,结果炖出来的是肉渣渣,貌似是这篇写肉写得多了,竟然写腻歪了,捂脸,大家就清淡、清淡的看吧,这么一点肉渣渣,我就用拼音将就将就,希望能够顺利通过!

哎,以为会有虐的同学可以放心了吧,我这种亲妈绝对是甜到底滴,失忆神马的,就失到底好了!一辈子想不起来才是幸福呢,两个人也都不用纠结了!

话说,我真的觉得林冲这种人铁定不知道第一次怎么做,咳咳……所以写着写着就这样了……

PS:本来打算再写个赵棣的番外,但是实在不晓得配给谁了,还是放过他好了……还有花二货和西门大官人碰面的番外,脑补了一下,他们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实在木有什么了,现在又到了写肉倦怠期,还是不浪费大家的银子了!

咳咳,总而言之,感谢所有的筒子看我的文,有你们才有我更新下去的动力,看着自己文里的孩子被大家所喜欢,就是我最快乐的事了!写到这里要完结了,大家和我一样应该都不舍得,但是,该完结的还是要完结了,坑品神马的,那是必须要有滴!

再PS:本文完结后,大概我就不会天天回来看这篇了,想必还会有许多要之前章节肉肉的朋友,如果你们看到这里,想要肉的话,最好集中在这章留言,实在是本文肉太多了……公邮我会定期整理的,如果实在很着急,可以发我私人邮箱要肉。

以上就是我罗里啰嗦的废话了,我滚下去睡觉了,大家晚安,好梦!

章节目录

当西门庆遭遇鬼畜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卧藤萝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藤萝下并收藏当西门庆遭遇鬼畜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