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的时候,林冲离开了客栈,直奔小二所说的方向,果然李管事那座大宅子异常的显眼,林冲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了。

寻了这宅子最为僻静的后墙翻了进去,林冲伏在墙头上,向下眺望着整座宅子,这宅子很是阔气,挨着这片墙的是这宅子的花园,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林冲暗暗的把那灯火通明的位置记了下来,又定睛去看这宅子的守卫。

这宅子的守卫并不森严,巡夜的人也并不是什么护卫,不过是普通的下人罢了,林冲把一切都记在心里,这才轻轻的跳落到了地面上,往刚刚在高处看到的那灯火通明的地方走去。

一路顺利的到了屋子外面,林冲隐蔽在树丛中,静静的听着屋里的动静,只听到了里面正响起着觥筹交错的声音,间或还有林冲熟悉的李管事的声音。

果然那厮就在里面!确定了李管事在屋里之后,林冲更是悄悄的伏在了靠近窗根的下面,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谈话。

“李爷,说真的,我今天在码头的时候,好像真的看到了高衙内!你说,他是不是没死?还是说,我活见鬼了!”

这话听到林冲的耳中,不由得让林冲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死了?

正在林冲怔愣间,只听李管事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悬崖那么高,下面那水流又那么湍急,人掉下去怎么可能还有命在?更何况,就算是他还活着,那地方是在京郊,离咱们这广南可是远得很,他又怎么可能来得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李爷说的有道理,看来真是我胡思乱想,这才出现了幻觉,哎,我最近真是心神不宁的,我可是有点儿担心,咱们和大人联手吞了朝廷拨下来的那笔钱,真的不会出事吗?”那人又说道。

李管事此时有点儿不高兴了,把脸色一沉:“怕什么?咱们这儿天高皇帝远的,我就不信那小皇帝真那么手眼通天,什么都能知道!不过,不是我说你,老三,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心思?”

“李爷,不瞒您说,当初那千两黄金,咱们五个人平分一人二百两,说好了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隐姓埋名过个富家翁的日子,后来是李爷你先说这金山银山也有吃空的一天,还是钱生钱来的长久,硬拽着我和你一起在这里做事,现在整个城中谁不知道李爷你的名号?你这样高调,我这心里可是害怕得很!”这被李爷成为老三的人,正是当初那四个护卫之一,当初他们四个跟着李爷反了水,按照年龄结拜为兄弟,他正是排行第三,因此此时人都叫他老三。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走?”屋里安静了一阵,李管事声音不悦的开口。

“正是这个意思。”老三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想走就走好了!慢走不送!”李管事冷哼一声道。

那老三笑了:“李爷,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那千两黄金里可是有我的二百两,还有这段日子赚的钱,怎么,李爷你就让我这么空着手走?”

李管事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了:“我不给,难道你还要明抢吗?当初合伙做生意的时候你说的好好的,现在忽然反悔了,还要银子,你说要我就给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一直没开口的那三个人也纷纷帮衬着李管事,其中一人道:“老三,这件事可是你不对在先。”

老三不由得冷笑:“我早就想到了会是怎样,难道你们以为我是傻子吗,什么都不准备就来找你们摊牌?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老三从怀里拿出几页纸来,得意的说道:“这是你们帮那府尹大人吞没银子的账本,你们说,我要是拿了这个东西捅到上面,你们会是个什么结果?”

“你!”李管事这回不由得变了脸色,愤恨的看着老三手里那熟悉的几张纸,脸色惊惧交加,还带着深深的愤怒:“好你个老三!好,好,你不是就是想要钱吗?我都给你!这里有二百两黄金,五千两白银,连本带这段日子赚来的钱,一并给了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把这账本留下,你现在就滚!”李管事转回身,从后面的柜子里真的拿出了不少银子,狠狠的扔到了老三的身边。

那老三拿到了银子,冲着李管事和其他三个人拱了拱手,哈哈大笑道:“若李爷早就这么大方,何苦起刚才的嫌隙!各位哥哥放心,我拿了我的钱,自会去找一个小地方过日子,再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了!”

“滚!”李管事大吼道。

“李爷不必着急,我这就走。”老三混不在意的笑着,起身刚要往外面走,脚步却忽然一顿,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你……”

一个“你”字刚刚说出口,老三整个人却颓然栽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而亡,当时便毙命了。

“不知好歹的东西,李爷带着你赚钱,你却起了外心,这才是死有余辜!”坐在李管事对面的男人冷笑一声,过去把地上的满是金银的包袱拿了起来,放在了桌子上。

“果然还是李爷仔细,看出了这小子起了外心,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然今天,我们兄弟几个可是吃了大亏!”另一个男人愤恨的瞪了一眼已经断气的老三,而后对李管事说道。

“少了老三,咱们每个人还又多分到了不少,老三你有钱不赚可怨不得哥哥们!”坐在李管事旁边的另一个男人也是一脸的冷笑。

“好了,待会儿把他处理了,咱们这日子过得却是更安心了!来,喝酒喝酒,别让他坏了咱们的心情!”李管事举起酒杯,哈哈大笑道。

林冲在外面听着,听到里面提到了千两黄金、坠崖的时候,只觉得心突地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了心头,眼前不由得闪现了渔船上那张酷似高衙内的脸,可是,没等他细细的想时,里面传来的关于朝廷拨下来的银子的话,又把林冲的心思拉了回来。

他这次来南安是奉皇命来追查被贪墨的抚恤银的事,在码头遇见李管事那是意外的收获,只是没想到这李管事竟然是牵扯在被贪墨的银子这件事里,甚至那几页至关重要的账册明晃晃的摆在桌子上,让林冲更是兴奋不已,这还真是歪打正着。

林冲想着这些,暂时把刚刚那不好的预感给压了下去,全心的想着正事,若里面是李管事一个人,他大可冲进去便是了,只是那里面如今还有三个旁人,他怕是做不到同时制服了四个人的程度,若是被对方喊来了救兵,再销毁了账册,他不但一无所获,还更会打草惊蛇!

该怎么办?林冲心里面正在想主意,却听到里面又传出了声音。

“你……”

“扑通、扑通”,随着那一声喊声,里面竟传来了三声重物倒地的声音,林冲一惊,连忙弄破了窗棂纸,往里面看去,里面的场景让林冲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见转眼间,刚刚还说话的那三个人,竟也和之前那老三一样倒在了地上,七窍流血,显然已经毙命了。

“哼!这千两黄金全都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白白便宜你们这帮废物!你们可不要怪我,我会帮你们多少些纸钱,让你们在下面做个有钱鬼!你们可和那个高衙内不一样,他死了也只能做个穷鬼,你们可要好好的感谢我才是!”李管事张狂的笑着,小眼睛眯在了一起,透出了狠毒的光来。

林冲在外面看的清楚听得明白,不由得眉梢一挑,心里大喜,他正愁不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制服四个人,里面竟然窝里斗,李管事自己放倒了那三人,这可真是该着他今日走运,连老天都在帮他!

“啪”的一声从外面破门而入,李管事还沉浸在终于把碍眼的四人一次性解决了,从此不但独吞了千两黄金,更是一丝隐患都没有的喜悦中时,就被突如其来窜进来的黑影给吓了一跳。

“快……”没等李管事大声喊人,锋利的冒着丝丝寒气的匕首便顶上了他的喉咙,吓得李管事一句话都不敢再说,额头都冒了汗。

“你……你是谁……”因为林冲是站在李管事的背后,李管事刚刚又没看清林冲的样子,因此根本不知道此时抵着自己喉咙的利刃的主人是谁,只得颤颤巍巍的问道。

“怎么?李管事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连老朋友都不记得了吗?也对,做你的老朋友还真是危险,刚刚那四个人可就是不明不白的做了枉死鬼。”林冲冷笑道。

李管事只觉得背后人的声音分外的熟悉,可是无论如何却也想不起来是谁,这也不怪李管事,毕竟林冲的声音许久没有听到过,对于李管事而言已经陌生得很了。可是,不管对方是谁,李管事都从对方的话里听出来,自己刚刚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已经全数被这个人看到了!而且,自己的小命也都在人家的手里!

“你,你要什么?要,要银子的话,这桌上有二百两黄金和五千两银子,全都给你,如果不够,你只管开口,我一定都给你!”不管对方是谁,眼下还是活命重要,李管事不由得求饶道。

“银子?可惜我要的不是这些,李管事,你还真没认出我是谁,看来我林冲真是离开太尉府太久了!”林冲哼了一声,通报了性命。

“林冲”这两个字就像炸雷一般,让李管事整个人差点儿瘫软在地上,清楚当年整件事的李管事如何不清楚,林冲对太尉府的仇恨有多强烈!

“林,林教头,我、我当年可是半点儿都没参与到那件事里,我是无辜的啊!你千万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李管事这下是真的害怕到脚软了。

“我只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让我满意了,也许我就留你一条狗命,如果你敢骗我!今天我就让你和那四个人一起去作伴!”林冲恨恨的说道。

李管事忙不迭的说道:“一定一定,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全都告诉你!”

“高衙内在哪儿?”林冲第一个便问到了高衙内的下落,刚才他虽然听到什么坠崖、活见鬼,可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还是一概不知。

“在、在京郊的荒山悬崖,他,他从山崖上掉下去了,应该是,是摔死了,林教头,你这样看,其实也是我帮你报了大仇不是?”李管事讪笑着说道。

这话和刚刚他听到的一模一样,林冲皱了下眉头:“说详细点儿!”

“是,是这么回事……”李管事只得把当日的情形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见财起意什么的他自然是没说的,只说是高衙内自己不小心才掉下去的。

然而李管事这点儿小心思却没瞒得过林冲,林冲看到刚才的情形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此时更是确定一定是李管事自己见财起意才痛下杀手,那高衙内的纨绔性子他是知道的,被这种老狐狸算计了,那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不过林冲却也没点破他,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后,又接着问了更重要的:“朝廷拨下来给边境战死士兵的抚恤金,是你帮着狗官贪墨的?”

“没,没有的事,哎呦……”李管事刚开口否认,只觉得脖子一疼,紧接着便有液体留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他自己的血。

“我刚刚说了,你若是敢骗我,我现在就要你的狗头!你还说没有,这桌面上的账册是什么?你们刚刚的话我可是全听到了!好,既然你骗我,那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林冲把自己想要问的都问了个清楚明白,留着李管事再没有用处,想到李管事刚刚杀了四个人,也算是杀人凶手,林冲本就是个手起刀落的主儿,此时更是把刀刃往里面一送,那李管事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便被林冲一刀毙命了。

杀了李管事,林冲想了想,又在屋里放了一把火,这才离开了李家,带着那宝贵的证据,连夜飞鸽传书回京城。

第二天,李府的事便传遍了整个南安府,大家只道是这李爷平日里行事太过张扬霸道惹到了仇家,才会被杀死在自家里面,官府自然也兴师动众的派人调查,府尹心里面有鬼,更是紧张万分,可惜最重要的书房连同库房已经被大火付之一炬,府尹总是心里惊疑,却也无法判断,那些灰烬中,究竟有没有钳制他的东西。

不过,很快便得到林冲消息的赵棣,已经调令驻扎在广南附近的官兵奉圣旨拿下府尹押解回京,负责这次的将军正是林冲的好友,花和尚鲁智深——他本是带着官兵在广南周围的三圣峰剿匪。

老朋友见面自然十分热络,不过林冲心里却有着另外一件事,他本是应该带着证据回京复命才是,但是有关高衙内的事,就如同他心里的一根刺,在解决了皇命之后,更是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心头,让他寝食难安,此时见了鲁智深,林冲不由得有了另外的想法。

“兄弟,这是这次最关键的证据,还请兄弟你带着他先行一步,我有件必须要做的事,得先离开几天,不过我一定在你们回京之前赶回去!”林冲把证据托付给了十分信任的鲁智深,接下来,他看着江水的方向,眼神变得格外复杂。

第二天,码头上又多了一个搭乘渔船的客人,目的地,正是高老汉所在的高家村。

高家村虽然是个小村落,但高家村里全是水性极好的渔夫,高家村所在的位置也盛产极为肥美的鱼,因此南安城附近的渔民也都知道那里,林冲也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了这里,他到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

一艘艘渔船早已经捕鱼归来,静静的停靠在自家门前,林冲虽然不知道高老汉家在那里,但是他对高老汉家的渔船还是十分熟悉的,因此林冲想了想,便决定不向旁人打听,按照这渔船他也能寻到他要找的人!

就在林冲打定了主意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远处的脚步声,林冲不愿意让旁人看见,连忙多了起来,偷眼一看,原来是两个妇人抱着衣盆从远处江岔子那边正往村里面走,两个人还边走边说话,声音不高,却依然被林冲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那高老爹在想什么?原先大根家说给他过继一个孩子养老送终,他说什么也不答应,现在不知道在哪儿捡回来一个,亲的跟他自个儿亲生的似的,啧啧!”其中一个胖妇人说着。

“可不是,大根家那小子算起来和他还有血缘关系,那捡回来的可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我看呐,高老爹是不是老了,脑子都不好使了,才会变成这样!”另一个夫人也跟着嗤笑道。

两个妇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过了林冲藏身的地方,说的起劲儿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黑暗处还躲着一个人,但是林冲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话,却是整个身子都僵直了,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过了好半晌,直到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村落里所有的人家都熄了灯,林冲才恍若如梦方醒似的回过了神来,愣愣的看着被黑暗的笼罩的高家村,过了许久才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始寻找那搜他熟悉的小船。

终于那艘小船出现在了眼前,林冲看着面前的屋子,深吸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我下去码第三更,卡在这里不厚道的说……评论先不回了,写完第三章再说~~

章节目录

当西门庆遭遇鬼畜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卧藤萝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藤萝下并收藏当西门庆遭遇鬼畜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