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绝美大男孩脸上有着难以收敛的羞涩之色,微微抬眸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别看了。”

躺在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却难掩喜色,特别是一双眸子里,光华灼灼,流转出来的,都是幸福和甜蜜:“我的人,我为什么不能看?偏看!”

“喂!”男孩微微颦眉:“医生让你好好休息,你赶紧闭上眼睛睡一会儿。”

“你上来。”男人费劲地动了动身子。

“别动。”男孩一脸心疼,连忙帮着他挪动:“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身体?”

“值了。”男人脸上是满足的傻乎乎的笑:“宝,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感受吗?就好像一个人,穷途末路,一无所有,出门的时候,砰一声,老天爷往他怀里扔了一个大馅饼——还是一个那么大那么大……”

“好了。”被唤作宝的男孩脸上有了柔柔的笑意,一边儿给男人掖被子,一边儿开口:“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力气,就逞强,被馅饼压趴下了吧?”

凌皓北一点儿也没觉得丢脸,听小青这么一说,眉眼一挑:“你这是在抱怨我没有把你抱好?等着,我身体养好了,看我怎么好好抱你!”

小青轻轻地笑:“本来还想看看这个盛大的婚礼,开开眼界的,可你这一摔,害得我也见不了世面了。”

“喜欢?”凌皓北一把握住他的手,虽然浑身无力,可满心跳跃着的幸福感让他不愿意就这样休息睡过去,万一他醒了,他的宝贝又不见了可怎么办:“那下次,我们也办一个这样的婚礼怎么样?”

小青轻轻呸了他一口:“少来了,我可不喜欢这么引人注目。”

“当着世人的面,都从了我的姓了,这不是相当于昭告天下你是我的人了吗?怎么,这会儿知道害羞了?”凌皓北忍不住逗他,见他脸颊飞起红云,只觉得心跳加速,如果不是身体拖了后腿,他敢说这个时候他早就带着小青找个安静地方颠龙倒凤去了。

“那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小青低头不敢看他,唇角却勾着笑意:“这办法,我哪里想得出来,是……。”

“是谁出的主意并不重要!”凌皓北截断他的话:“重要的是,你说了,就得认账!”

“我又没说要赖账……”小青声音更低。

“那好,我爸妈也都同意了,等我好了,肯定给你一个比今天还盛大的婚礼!”凌皓北另外一只手拍拍床:“快上来!”

小青眨眨眼:“干嘛?”

“睡觉!”凌皓北说得冠冕堂皇的,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劲的。

“医生让你休息,我好好的,大白天睡什么觉啊?”小青唇角含笑,目光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你乖乖的睡,好不好?”

“宝……”凌皓北满含幽怨地叫了一声:“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都没有以前那么乖了?你不辞而别,你这么长时间不要我,我都没有怪你,可你回来,就是这个态度吗?”

小青现在肯定不会告诉他自己这几个月的奇遇——也许不是奇遇,只是凌皓北的母亲刻意安排的而已,但不管怎么说,如今的他,即使称不上是脱胎换骨,所见所闻以及亲身经历的那些,也足以让小青和以前那个唯唯诺诺胆小懦弱的内心说再见了。

他现在希望的,就是凌皓北快点休息,早点把身体养好,当初那么强健的一个男人,如今竟然瘦成这个样子,他到底是怎么在糟蹋自己啊!

其实,对于凌皓北对自己的爱,小青早就没有怀疑了,而自己对凌皓北的感情,在受到叶灵威胁的时候,在要离开凌皓北的时候,在国外独自一人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确定并且加深了。

曾经,他以为,自己和凌皓北的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单单凌皓北的家世,便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湍急大河,根本就跨不过去。

可谁知道,这一切,竟然因为一场婚礼,迎刃而解。

简单得叫小青没法相信,如同凌皓北那句话,一个大馅饼,就那么突兀地砸在了他脑门上,虽然有点懵,可不由得他不信。

这时候的小青,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凌皓北的父母,感激安好和叶宋,感激所有帮助过他和凌皓北的人——经历了这么多,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一片祥和淡然。

凌皓北哪里知道他的心境变化,只见他如今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他不熟悉的安然,心里反而不安定,就怕自己一个转身,这个安慰自己的孩子又不见了——就像那晚,带着自己上了天堂,转眼就又让他下了地狱。

这世上,只怕也就小青有这个本事了。

他看向小青的目光里,可怜巴巴的,跟个乞求主人宠爱的小狗一样——虽然,他很想像以前一样,嗷嗷叫着扑上去把小青吞吃下腹,可现在由不得他,浑身无力,想做什么都是心有余力不足。

小青微微一笑,笑得像个王子。他趴在床头,嘴巴凑近凌皓北的耳边,呢喃开口:“北北乖,快点睡,等你身子好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凌皓北眼睛睁大,呼吸加快,面红耳赤,心跳急促——完了,更睡不着了!

不带这么勾人的!

一声“北北”,比任何催*情的药物都有效,即便身体其他地方都脆弱无力,可有个地方噌地一下就有反应了。

“宝……”他伸出手去摸小青的脸:“我,我不行了,受不了了……。”

小青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你不乖,我会生气的。”

凌皓北傻愣愣地看着他,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你生气,会怎样?”

“你知道吗?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漫山遍野的都是玫瑰花,层层叠叠的,颜色由浅至深,别提多好看了,我急着赶回来,都没看够呢……”

凌皓北没听他说完,立即就猜出来他下面的话了,吓得脸色一白,赶紧闭上眼睛:“我睡了,我好困,好困……”

小青莞尔,小心翼翼的把他的手放下,给他盖上薄被,就那么看着他的睡颜,不舍得眨眼睛——两个人现在开始,还不算晚吧?虽然,他错过了很多,可是,他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听闻他的呼吸渐渐均匀,小青想到外面等待的家人朋友,就想出去看看,谁知道,他刚想动,凌皓北竟然睁开了眼睛。

“你去哪儿?”他一手扯住了小青的衣角,那委屈又可怜的模样,活脱脱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小青连忙哄他:“我去告诉伯母他们一声,总不能让他们在外面等着,然后我再回来陪你。”

“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我。”凌皓北瘪着唇,可怜巴巴地看他。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跟了你的姓,我能跑到哪里去?”小青笑着安慰他。

凌皓北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也等我睡着你再出去。”

小青答应了。

等这难缠的大少爷睡着,已经是半小时以后的事了。

小青轻轻地把他的手放回去,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小心地起身,没有弄出一点儿声响,开门出去了。

门外站着的人,竟然是萧允。

“萧允?”小青着实意外,声音里还有几分惊喜:“好久不见了!”

萧允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子,即便在今天这样的大日子里,也还是一身随意装扮,并没有穿正装。

“你俩也算终成眷属,恭喜你。”萧允的语调没有什么起伏,也听不出来有什么祝福别人的诚意。

可从萧允嘴里听到这么正儿八经的话,小青还是挺高兴的:“谢谢你。萧允,你最近好吗?”

萧允靠在墙上,一只脚往后面蹬,抬头看天花板:“什么好不好的,还不就那样。”

小青也知道自己和萧允没有什么深交,有些话,自然不方便说,见他明显不愿意谈这个话题,他也就没说了:“咦,我哥他们呢?”

“婚礼开始了,他们都过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小青了然,点点头,又问:“你怎么不去?”

“跟我有关系吗?”萧允哼了一声:“我能来,就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

小青知道他口里的“他”应该是指黎耀明,更不好再问:“对了,之前听黎医生说你读书的事,一直没机会问,你现在是在读高中吗?”

萧允看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我像高中生了?”

小青一愣:“啊?难道你已经在上大学了吗?”

萧允切了一声,又抬头看天花板了,显然是不愿意再说什么。

小青扯扯头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本来就不是擅于言谈之人,更何况对面的这个萧允还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两个人要是能谈到一起去,那才怪了呢。

“怎么?你不去看看?百年难遇的同性恋婚礼,多震撼啊!”萧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小青听出他话里的嘲讽意味,小心地问了一句:“萧允,你,你讨厌同性恋吗?”

------题外话------

评论我都看了,辛苦等待的娃纸们了,新文具体写什么,我还没想好,那就先写番外吧。但说真的,我肯定有所打算的,番外更的估计就不多,不用催,我会慢慢写的。

章节目录

男男一一缠绵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亲亲君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亲亲君君并收藏男男一一缠绵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