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爱情滋润的二狗子,那气势可不一般,瞬间有了高手的感觉,冷漠的望着前面,冰冷的说道着:“不就这点人吗?我上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说话之间,就看到二狗子猛然冲出去,根本还没有等那些人反应过来,直接踹过去,下手狠毒,就连叶飞扬都快看不下去,生怕把警察都招惹来,这才喊道着:“别打了,警察来了!”

这些人一听到警察来了,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二狗子还很嚣张的吼道:“草,今天就给警察叔叔面子,否则我非把你们这些祸害百姓的混蛋打死不可!”

“好了,别吹牛了!”叶飞扬拍了拍二狗子肩膀,微笑的说道。

“对了,阿姨,你们不用捡了,刚才这帮家伙都赔偿了,一千多块,给你们吧!”二狗子一股脑的把钱都塞给那个大妈,那大妈哪里敢要啊,最后没有办法收下两百块钱。

叶飞扬低声的问道:“阿姨,你知道天涯山距离这里多远吗?”

“我们家就在天涯山山脚下啊,你去天涯山干嘛?”刚才那个年轻的女人低声的问道。

“我们进山去采摘点草药。”叶飞扬微笑的说道。

“两个小伙子,如果不嫌弃的话,先住我们家,这样你们也方便采药了!”大妈一看叶飞扬跟二狗子都像是好人,客气的说道。

这个正中下怀,叶飞扬急忙点头称是,就跟着这对母女两人朝着天涯山走去了,二狗子一路上套近乎,原来这女孩是宁川职业大学的大三学生,叫许晶,学的是会计专业,马上就面临找工作了,二狗子拍了拍胸部说道:“我有个兄弟刚刚成立安保公司,缺少一个会计,过一会,我打电话,看看他缺不缺人!”

许晶激动的说道:“真的吗?”

“哥,你说可以吗?”二狗子朝着叶飞扬投来期待的眼神,叶飞扬心中一乐,说道着:“钱哥说话,还有谁敢不听啊,一句话的事情,他要是不收,我回去好好说道说道他!”

“谢谢钱哥!”许晶感激的说道。

没有想到二狗子大难不死,真的还有后福,在这里竟然收获了爱情,只要好好发展,这许晶估计就手到擒来了。

许晶家住在山脚下,这里的人家都说稀稀疏疏的,刚刚走进去,叶飞扬就看到一株青色的小草,他脸色一沉,暗道,这种草丹经中好像有记载,传言可以去疤痕的,竟然真的存在。

想到这里,叶飞扬微笑的问道:“阿姨,这什么草啊,我之前怎么没有看过啊?”

“前些日子,孩子他爸进山的时候,随手抓了点枯草回来,谁知道放到这里,竟然回春了,反正是冬天嘛,有点草还有点生机,就没有锄掉!”许晶的母亲微笑的说道。

叶飞扬心中一直惊喜,幸好没有除掉啊,否则自己就跟着这祛疤草无缘了,不过他也并没有点破,毕竟这一次来是寻找制毒的老巢。

许晶父亲一听到今天在镇上的事情,顿时朝着二狗子说道着:“谢谢你救了晶儿的妈啊!”

“大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几人就开始聊起来了,叶飞扬有意无意的朝着天涯山问去,这许晶父亲似乎并不知道山中的事情,叶飞扬眉头紧锁起来,看来这飞龙集团制毒的地方隐藏很深。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老许头,在家吗?”

许家人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就变了,许晶的爸爸吼道着:“滚,别来我们家!”

紧接着就看到四五个大汉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弱智青年,就听到刚才那个大汉说道:“老许头,你这是何必呢?我儿子虽然智商有点问题,可是我们家有钱啊,我在县城里面已经买了三套房子了,只要把你女儿嫁过去,我保证让她吃香喝,喝辣的!”

叶飞扬望了望那个青年,就连正常的说话都不能,嘴巴歪过来,许晶立刻喊道着:“让我嫁给你儿子,除非让我死!”

“许晶啊,我儿子哪里配不上你了,别忘了,你们家还欠我们家一万块钱,当年你上大学的时候,从我们家借的,你不嫁也可以,还钱!”那个大汉冰冷的笑道。

“我……我马上就毕业了,等我毕业,我立刻还你钱!”许晶愤怒的说道。

“没钱是吧,没钱,我们今天就把人带走,今天日子不错,我们两家就把亲事给定下来,老许头,你看如何?”那个大汉嘿嘿嘿的笑着,说道。

“老胡,你别欺人太甚,这么婚事我是不会答应的!”许晶爸爸愤怒的喊道着。

“那可就容不得你了,上,把许晶给我绑了!”老胡手掌一挥,身边的人立刻冲上来,准备就把许晶给绑了。

二狗子不干了,他上去大喊了一声:“谁他妈敢动,不就是一万块吗,老子给你!”

“就你还给我们一万块,我呸!”老胡抬眼打量一下二狗子,不屑的骂道着。

旁边的人根本不听二狗子的话,上来就抓人,二狗子刚刚冲过去,可惜这些大汉不是那些小混混可以比的,身强力壮,直接推开了二狗子,就朝着许晶抓去,叶飞扬脸色一沉,直接抓向了其中一个大汉的手腕,用力的一扣,就听到咔崩响声传来。

“啊……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这是我兄弟的女朋友,我看谁敢绑起来!”叶飞扬声音很平静,但是身上的气场却很强大,就刚才那一下,可不是一般的震慑。

“你他妈还真当自己是颗葱啊!”旁边的大汉上来就朝叶飞扬踹过来,可惜被叶飞扬一个侧踢,全部给踢翻过去了。

那个老胡显然也被叶飞扬这一手给吓怕了,急忙挥了挥手,喝道着:“老许头,你不嫁女儿也行,当初你借了一万块,连本带利还我们十万就行了,否则这事情没完!”

说话之间,就看到老胡带着人离开了,许晶哇哇哇的哭了起来,二狗子立刻安慰道:“没事,我会想办法的!”

叶飞扬皱了皱眉,低声的问道:“大叔,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别提了,这老胡以前是个穷光蛋,也不知道倒弄什么东西,突然赚了几十万,而那年我们家晶儿正好上大学,我就找他借钱,说好毕业工作还钱的,谁曾想他竟然打这个主意!”老许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低声的说道。

“突然就暴富了?我刚才听这家伙说,他们家好像在城里面买了好几套房子,这是怎么回事?”叶飞扬心中一颤,这天涯山根本没有暴富的可能,除非他涉及到毒品行业,当下低声的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山里面一趟,说是去采摘草药!”老许头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的说道。

叶飞扬又详细的询问了情况,就听到外面呜呜的警车响声传来,叶飞扬脸色阴沉,这警车来的未免也太快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就看到五六个警察从车上跳下来,老胡急忙走了过去,看两人的关系极为亲密。

“惨了,这家伙叫朱伟,这几年跟老胡关系很铁,看来要公报私仇了!”老许头无奈的说道。

叶飞扬眉头紧锁起来了,他看的可不是这个问题,如果老胡涉嫌制毒贩毒的话,那么眼前的朱伟就极有可能是他的保护伞,他不由的盘算起来,低声的对着二狗子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别说话,都交给我!”

二狗子自然知道这一次来天涯山干嘛的,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暴露出来,当下重重点头,低声的说道:“放心,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乱说的!”

“嘿嘿嘿,打死你,他们也敢?”叶飞扬嘴角微微浮动了一下,抬眼望着前面那些警察。

此刻朱伟走了过来,大声的说道:“有人报警,说你们两个涉嫌故意伤人,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同志,冤枉啊,是老胡,老胡非要抢我女儿,我们拼死阻拦,朱警官,他们两个是见义勇为啊!”许晶父亲急忙喊道着。

“叫什么叫啊,我们只会查清楚的,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来人啊,拷上手铐!”朱伟脸色温怒,低声的喝道着。

“那就有劳朱警官了,我也相信朱警官秉公执法!”叶飞扬微笑的说道着。

说完之后,就看到叶飞扬把手伸出去了,朱伟当真不含糊直接把叶飞扬给拷上了,当准备铐二狗子的时候,叶飞扬淡淡的笑了笑,低声的说道:“好像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打人吧,难道朱警官认为他的眼神也能打这些人吗?”

“好吧,你也跟我们回去调查取证,手铐就不用带了!”朱伟低声的喝道着。

叶飞扬跟着二狗子朝前走去,后面传来老胡小声的嘀咕:“朱警官,稍后可要给我们几个兄弟报仇啊!”

“放心吧,到我们警察局,还不让他掉层皮吗?”

叶飞扬听到这个,暗暗的笑了笑,到底谁掉层皮,还不知道呢?

……

……

章节目录

圣手神医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玉魂一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魂一断并收藏圣手神医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