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莹蒙了。

虽然脑子里乱乱的,但是她还是站起来,保持着仪态,站到了中间。

“陛下,她与叶家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南宫止话一出口,安雪莹就看着他,眨着眼睛,表达着“什么时候解除了,我怎么不知道”的意思?

“叶家嫁妆都还给你了,解除是轻易的事。”南宫止道。

安雪莹心想,这人退嫁妆的时候,就让叶鹏飞把休书写了?对于这事她没意见,就是太突然了。

“安小姐,辰王所言可是真的?”皇帝突然问道。

安雪莹这时候难道能否认吗?那不是让南宫止惹了欺君之罪,只好点头。

皇帝觉得这事有点怪,“辰王,你是已经决定了吗?”毕竟这安雪莹是嫁过人的,辰王一个王爷,要皇帝赐婚,那就一定是正室了,得问清楚,免得以后后悔。

南宫止笑而坚决,“陛下,她什么情况臣都知道,嫁过人有什么关系,臣就是喜欢她这个人。”

辰州可不就是这样,不太注重这些事。

要是别人皇帝还得考虑考虑,现在不是得安慰下宁国公府吗?看安夫人没反对,安雪莹也是静静地,皇帝就这么准了。

宴席上一片喧哗。

安雪莹嫁人才多久,回京城这么点时间,就被人看上了呀,不对呀,好像辰王也是辰州的呀,难道是早看上了!

特别是李鹿,听到现在压根就受不了了,宁国公府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也就算了,安雪莹一个被穷小子甩了的破落货,竟然还被辰王看上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权贵啊,年轻,俊朗,还位高权重,没嫁过人的女子,都别说能配上了!费得上给安雪莹吗?

这安雪莹也是个高手啊,刚被穷小子嫌弃,就傍了个人,现在又被辰王看上了,真是看不出!

李鹿越想越受不了,辰王肯定是被她的外表所蒙骗了,要是告诉辰王她做过人家外室,看辰王还要不要她!

她压根就没想那所谓的外室是不是假的,或者有没有可能就是辰王,如果辰王要安雪莹做正妃,那还会说外室什么的吗?绝对不可能!

她一直如坐针尖地等到宴会散了,磨磨蹭蹭地看到安雪莹和辰王走一起了,这才靠了过去,有点儿做作的自来熟,“表姐啊,恭喜你了啊。”

安雪莹不怎么想理她,李鹿上次说的那话她还记得。还有关于外室那什么事,十有八九是李鹿传出去的!

李鹿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心虚,笑得更加开心了,看着站在安雪莹身边,衬得越高大的辰王,带着点遗憾似的,“表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单纯的人,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样,有些事,就不要瞒着辰王殿下了。”

“什么事?”安雪莹不解。

南宫止说不上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反应,看李鹿这模样,就知道是个搅事的。就是不知道小兔子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她一说话,李鹿就更好说话了,一溜儿的说出来,“京城里谁不知道啊,你不是做了别人的外室吗?那人的妹妹都有了孩子,早就成亲了,你做了人家的外室,还答应辰王的赐婚,也太不知廉耻了吧!”

她声音可不小,周围的人都被这话吸引了过来。

八卦谁不爱看。

在皇宫里围着看不像话,可是站在不远处听,那是可以的。

安雪莹可气了,“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啊?”李鹿可来了劲,“这可不是我瞎编的,就上次你逛街的时候,你自己丫鬟和马夫说的吧,我有没有说错!”

安雪莹可气笑了,“原来这事真是你传出去的!”

李鹿有点儿底气不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她传出去的,显得她嘴巴多,但是还是很硬气,“那我怎么也不能让辰王受骗!”

多理直气壮!

这种厚颜无耻的人也太恶心了!

李鹿看她脸都气红了,转头又朝着辰王,“辰王点下,你可别被她骗了。”

就这种跳梁小丑,南宫止连理她都没兴趣,牵着安雪莹的手,“且不说你说的话毫无根据,即便她做了别人的外室,我也只要她做我的王妃。”

李鹿呆了。

辰王是傻的吧!竟然要这么个破鞋!她都说了这么多了,他还是喜欢安雪莹,安雪莹有什么好的!

她还想追出去,从后边急急走出来的安夫人,一个甩手,两个耳光就将李鹿打得头昏了。

她没看到打她的人,嚷嚷,“谁打我?”

安夫人把刚才那些话可听的清楚了,冷笑着道:“我打的。”

李鹿想说什么,看安夫人看要杀人的目光,把话吞了下去。

安夫人直接就道:“我会把今天打你的事,告诉戚夫人的。”

戚夫人是李鹿的婆婆,安夫人把今天这话一说,还不得整死她!

急急忙忙跑出来的李鹿相公,看着周围的人,抓着她的袖子,捂着脸就走,口中骂骂咧咧,“你这个婆娘,嘴巴那么臭,人家的事关你什么事!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李鹿接下来要遭受什么,不言而喻。

安雪莹被辰王一句话说着还有点懵懵懂懂的,想了想,转头道:“如果我真做了外室,你还愿意娶我做王妃?”

“你要真是别人的外室,我也会把你抢回来。”南宫止说

你抢回来。”南宫止说着有点得意,“这事还用问吗?”

安雪莹懂了,他可不是不管她是不是嫁给叶鹏飞,也敢胡作非为吗?想着南宫止刚才说的话,做的事,她心跳就有点加快,感觉这都不太真实。

本来下定决心要做他的外室了,忽然一下却变成了辰王妃,起伏也太大了。

“为什么会有人说你做外室?”南宫止倒是一下抓住了重点。

额……

安雪莹分析了下,是那天和李鹿聊天的时候露了馅吧,自己之前就以为他是要她做外室的意思。但是安雪莹现在也有点小心机了,她不能这么直接说出来,不然南宫止还不定怎么“惩罚”她。

她睁着无辜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也许是那时候和碧玉聊天,她听了以后误会了吧。”

她自觉自己说的挺真,掩饰的挺好,可南宫止一眼就瞧出她那眼神闪啊闪的,肯定是心虚,也就是在说假话。

有时候小兔子的脑袋里,思维就有点飘,说不定一直以为自己想要她做外室呢。

南宫止想着她这么多天来,一直都是这么理解的,就有点好笑,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带着宠溺,“别瞎想。”

南宫止长得本就非常好,五官深邃,本来严肃深邃的眼窝,在笑着的时候,盯着人看,就愈显得含情脉脉,再加上这么一个小动作,安雪莹心砰砰地跳。

不是被吓的,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剧烈节奏。

她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可是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兴奋感觉,整个人都有点儿飘。

白白的小脸飘了两块特别好看的桃花红,南宫止在她面颊亲了一口,“别太兴奋,还要去你府上提亲呢。”

安雪莹捂着脸,“顺序好像反了呢。”

“没关系,反正他们都会把你嫁给我的。”南宫止自信满满。

到了宁国公府前,她才现,这些天南宫止是干嘛去了?门口堆着好多个箱子呢。

到了府里,宁国公还在皇宫,安夫人请了他进来,听完话,脸色却不太好,“辰王殿下这是直接带着聘礼来提亲了?”

南宫止显得很恭敬,斯斯文文地,“还没等安夫人你同意,聘礼还没拿来,这些只是见面礼而已。”

安夫人有点儿惊讶,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南宫止这十箱礼,说的不好听点,做聘礼都是相当客气的,里头的宝石都是一箱箱算。

然而,这只是见面礼而已。

听闻辰州富庶,不真见着,真还体会不出来。

安夫人接着没说什么了,就让南宫止回去。南宫止也没强求,就这么退了。

安雪莹看他走了,忽然就有点紧张。她以前最怕和南宫止在一起,现在却现,和南宫止在一起的时候,她变得越来越轻松,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安夫人望着女儿的眼神,“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打算瞒着娘什么吗?”

安雪莹心有愧疚,也不打算让母亲再担心,将去了辰州以后生的大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纵使安夫人涵养再好,听到叶鹏飞是个废物,还关着安雪莹的时候,嘴角气得都抖了起来!

婚前她就是怕安雪莹嫁给了没心没肺的人,使了人好好查,可千查万查,就是没查到,叶鹏飞是这么一个废物!

这叶鹏飞也太有心机了,不碰丫鬟,不去青楼也就算了,他有这个病,甚至连大夫都没去看过,真是让人无从查起!

安雪莹走到她身边给她顺气,“娘,你别生气了。女儿对那个人也没什么念想,好的坏的,都过去了,只盼望着你和父亲,还有家里的人能好就行。”

安夫人气顺了些,握住她的手,“你一直都乖巧懂事,娘想听听,你对这辰王,是怎么想的?”(https:///book/21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重生之锦绣嫡女(醉疯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醉疯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疯魔并收藏重生之锦绣嫡女(醉疯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