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援朝仍然身兼专案组警员和武警教官两大身份,但比起以往,他冷酷的脸上多了一丝柔和。他将李晋丰的女儿视若己出,对他来说,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李晋丰的女儿文文也挺争气,算是我们当中混的最有出息的一个!李晋丰牺牲后,文文像是变了一个人般,从小太妹变成了学霸,以烈士家属的身份被特招进入军校

,之后更是以优异的成绩加入了中国人民jiě fàng jūn火箭军部队,成为了守护祖国蓝天的一名巾帼英雄。老幺这个万年留级生总算在第四个年头毕业了,我怀疑是老师给的同情分。他穿着人字拖从校长手上接过毕业证书,激动地亲了一下,然后掏出一张在口袋里藏了四

年的毕业感言当众念出来,直到老师们受不了把他赶下台,这后来成为我们母校的一段佳话。孙冰心一直还是这个长不大的样子,当然工作的时候比谁都认真,警队里有不少小伙子向她大献殷勤,黄小桃也老是怂恿她赶紧把自己交代了吧!孙冰心每次都是一

脸无奈地说“没有太喜欢的嘛,要是出现一个像宋阳哥哥那么体贴的男孩,我肯定就从了。”

黄小桃笑道“你喜欢,那我让给你喽!这货情商感人,家务又不行,唯一爱好就是验尸,晚上一个人在屋里总是不开灯,跟鬼一样,老是把我吓一跳。”

孙冰心嗤之以鼻地哼道“炫耀,祝你们早点离婚。”

两人的吵吵闹闹好像一直没停过,直到后来孙冰心出国嫁给了一名华裔法医。还有就是,我和黄小桃结婚了,婚后第一天从双人床上醒来,我俩看着对方都有点愣,这才想起来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两人同时笑了,后来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合一

起的生活。

对我来说,和真心喜欢的人共处一室,听着她的声音,闻着她的气味,再也没有比这幸福的。

可是这样的幸福总是短暂的,我们在家里呆的时间不多,大多数时间还是奔波在各个命案现场,这一点和以前完全没有两样。

但无论是哪种形式的相处,我们都能乐在其中,正如我说的那样,探案就是我们的约会。

偶尔我会问黄小桃,要不要孩子,她思考良久说“哪有时间!”

“说的也是!”我笑道。

反正暂时是没有这个打算,一方面是我们确实很忙,另一方面我们太爱彼此了,还不想打破这温馨的二人世界。

眨眼间我成了一个奔三的公安厅首席顾问,可能是受某人的影响,我总是穿一件白大褂,戴着墨镜,打扮得酷酷的。

一有空我就会去南江市的墓地看看,这里安眠着太多老朋友。

这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和往日一样来到冷静的墓园,还没走到一座墓碑前就看见一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秃脑壳,并且嗅到一阵花香。那个被山茶花淹没的墓碑就是楚嫣的,光头强穿着一身黑西装站在前面默哀,这些年他倒还是老样子,就是脸上添了一道疤,他说是喝啤酒时酒瓶突然炸了造成的,

谁都知道那肯定是打架打出来的。

我一言不发地来到楚嫣墓前,和光头强并排站着,望着墓碑上那张终止于十八岁的美丽的脸庞。

沉默的一分钟结束后,光头强说道“宋哥,你也来看她了!”

我笑笑“是啊,顺路来看看。”

光头强自然还是老一套的寒暄,“吃个饭”、“一起去玩”,但我能感到他的真诚,我也和以往一样推辞“等哪天有空吧!”

“哪天到底是哪天,这都说了几年了。”光头强抱怨。

“忙啊,你瞧我每天都要查案。”

“我就不信了,你又不是真警察,怎么会这么忙,星期天,星期天我来找你喝酒,这次别推了!”

我一阵头疼“好好,到时见。”

“到时见,宋哥,要不要我捎你一程?”光头强问道。

“不,我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我沉默的把手chā jìn了白大褂。

光头强走后,我在楚嫣的墓前又站了一会。突然我嗅到一股有别于花香的气味,扭头一看,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人站在太阳下,手里撑着一把精致的小洋伞。

她就像一个不会老的妖精一样,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她走过来笑道“好久不见,宋大神探,谢谢你每年都来看望我女儿。”

“血……不,应该喊你嫣语兰,最近怎么样啊?”我问道。

“咱们什么时候成了这种可以随便打招呼的熟人了?好像每次见面,你都要追着我抓吧?”曾经的血鹦鹉狡黠一笑“对了,我的通缉令似乎还没有撤销。”

“通缉令上写的是血鹦鹉,我不知道楚嫣的妈妈犯了什么罪!”我答道。

嫣语兰微微一笑,然后拿出一些供品摆在墓前,全部是楚嫣爱吃的小零食,她一边摆一边把那些花扫开“这个讨厌的死光头,每年都来骚扰我的宝贝女儿。”

我懒得帮光头强说话,只是笑了笑。

我俩在楚嫣的墓前站了一会儿,嫣语兰望着蔚蓝的天空感慨道“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扳倒了江北残刀!”

“我也想不到,当年发生的事情,有时候还会出现在梦里。经常从梦中惊醒,才想起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就感到一阵庆幸,天下无事真是太好了。”我微微笑道。

“你拯救了这个世界!”嫣语兰说道。

我摇头“这句话我可担不起,我只是尽了一份力,是许许多多微小的火星汇聚在一起,才有了那场燎原大火……楚嫣,就是其中最亮的一颗。”

又是一阵沉默,嫣语兰突然问“曾经的我,玩弄男人于股掌,根本不屑一顾,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上楚嫣的父亲,生下她吗?”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一个单纯的好人,这样的人很少很少。”嫣语兰转向我“就像你一样!”

我望着她如同一泓清泉似的眼睛,突然正色地移开视线,我指指无名指上的戒指“嫣xiao jie,我已经结婚了。”

嫣语兰咯咯一笑“唉,长得漂亮就是烦,我只要随便说一句话,别人就以为我对他有意思,好烦哦!宋大神探,我该告辞了,要是想我的话……”

她转过脸,微笑着观察我的反应,说“看来你是不会想的了。”

我目送她直到消失,笑着摇摇头,真是一个让人摸不透的女人。这时手机响起,是黄小桃打来的,她问道“宋阳,在哪呢?”

“墓地。”我答道。“又有案子了,南江大学两名女生死在了寝室里,现场调查发现她们两天都没有离开过寝室,但却一个被烧死,一个溺毙,她们手上都系着从月老庙求来的爱情红绳,

初步怀疑是跟最近校园流传的尸仙娘娘传说有关,赶紧过来吧!”

“马上就来。”

我挂断电话,向赶往战场一样奔赴现场,新的案件又出现了,这次又会是怎样的挑战。是的,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并且会一直继续下去!14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