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人为刀神准备了一场庄严肃穆的葬礼,男女老少全部为他送行。

在象征着宋家无限荣耀的慰灵碑上,刻上了他真正的名字“宋兆龙!”

葬礼之后,宋鹤亭欣慰地对我说道“宋阳,当初阻拦你,是姑姑目光短浅,姑姑在此向你赔罪,我也替所有宋家村的人向你表示感谢。”

我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们走到了这一步,那曾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宋鹤亭笑道“看来老天还是站在你这边!也许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使命。”

我问道“对了,刀神和爷爷……”“他们是一对孪生兄弟,父母双方一个来自文宋,一个来自武宋,原本他们的父辈决定让兆龙成为文宋,兆麟成为武宋,但父辈的决定并非总是正确,二人的兴趣爱好恰恰相反。于是二人悄悄互换了身份,并把自己学到的东西倾囊相授,于是乎我们宋家就诞生了一位杰出的文宋,和一位英勇的武宋!二人有一个共同的志向,就是打败

江北残刀,于是兆麟和警方合作,而兆龙则打进组织内部卧底,这件事情被知道之后,兆龙就被永远地逐出了宋家村,他才隐姓埋名,以刀神的面目示人。”

“其实二人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仍然通力合作!可是后来,在黄泉买骨人的离间之下,兄弟二人相互猜忌,反目成仇,这才有了那件悲剧的发生。”

说到这里,宋鹤亭一声叹息。

‘互换身份’这个词让我突然想到什么,我吃惊的吼道“他们是什么时候互换的身份?”

“这个,只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我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么,刀神有可能才是我血缘上的爷爷!”

“不排除这种可能。”宋鹤亭并没有否认。

我突然释然一笑“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对我而言,我有两位爷爷,他们都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身上枪伤未愈,之前只做了简单的处理,伤口时不时还会渗血,因此我在宋家村留了一阵子养伤。每天我都能收到同伴们发来的消息,黄小桃说“亲爱的,什么时

候回来,想你了。”

孙冰心说“宋阳哥哥,你怎么一声不吭度假去啦?我也想去。”

老幺说“我靠,你们当完英雄,我这边活多得忙不完,天天在解密组织的资料,你别在外面浪了,赶紧回来帮忙吧!”

王援朝说“赶紧回来吧,表彰大会就等你了。”王大力说“宋阳,你三个月没回来了,到底怎么了,最近天天有重磅消息爆出来,不是这个黑老大被审,就是那个毒枭被逮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来告诉我等

凡人!”

我一律用无赖的语气回复“过两天嘛!容我再清闲几天。”

我的伤其实也没啥大碍,我只是太累了,想休息几天,现在我总算可以有闲心欣赏宋家村的美景了,感受先祖宋慈当年生活的环境。

这天我在溪边散步,听见一阵笑声,抬头一看,宋星辰和宋洁站在那里。宋洁用野花编了一个花环,吵吵着要给宋星辰戴上,宋星辰嘴上说“难看死了!你几岁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低下头,宋洁掂起脚尖把花环套在他的脑袋上,拍

着巴掌笑道“真好看,你到水边去照照。”

“信你就怪了!”宋星辰伸手刮了一下宋洁的鼻子。自打他俩被抓进那个大逃杀游戏并活着回来之后,关系就变得比以往更加亲密,此时正值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对俊男靓女站在水边花丛中,那景象如同画

卷一样。

我本不想打扰两人的独处时光,结果我的脚步声还是没能瞒过宋星辰敏锐的耳光,他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小少爷,你的低烧退了?”

我摸摸额头“只是伤口感染造成的,没什么大碍,已经好了。”

“我们动身回南江市吗?”宋星辰问。

我说道“星辰,从此往后,你不必形影不离地跟着我了。”

“什么?”宋星辰大惊。

我笑着将目光投向宋洁“我老是把你绑在身边,某人该不高兴了。”

宋洁原本嘴撅得可以挂油壶,被我突然道破,她羞红了脸骂道“堂哥坏死了!”

我说道“我实话实说嘛,星辰,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人想害我了。以后只是普通地查查案件,不需要你这个高手来贴身保护,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可是……”宋星辰有些犹豫“小少爷,一直以来和你相陪左右,我觉得。”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情感的人,说到这里突然语塞,我说道“我拿你当最好的兄弟。”

“我是特案组的一员,这是我的职业,和保护你无关!”宋星辰还在坚持。

“但特案组已经解散了。”

“组织刚刚覆灭,现在肯定有大批残党伺机报复你,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能擅离职守,姑姑也不会答应的。”

我们说来说去,最后总算各让一步,我让宋星辰再陪我最后一年,之后就回来吧,即便这样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对宋洁来说,等心上人一年都是辛苦的。

离别之际,宋洁送我们到村口,她显得有些不高兴,一路上寡言少语的,一直在拿路边的野草野花撒气。

我悄悄对宋星辰说“你别木着了,都这种时候了,总该有点表示吧。”

宋星辰皱眉道说“一年罢了!”

我说道“对喜欢的人来说,一天的等待也是漫长的。”

宋星辰白皙的脸颊飞起一阵红晕,在我的反复鼓励下,他走过去突然抱住宋洁,宋洁被弄得猝手不及,脸颊一下子红到耳根。

“洁儿,再等我一年。”

“好啦,放心啦,我快憋死了。”

两人各自分开,羞涩地相视一笑,宋星辰点点头“走了。”

宋洁不耐烦地道“快走吧!”

时间一晃,许多年过去了……一年后,宋星辰辞我而去,离开的时候说了许多不舍的话,后来听说他和宋洁加入了zhōng nán hǎi保镖,在每一个危险的地方守护着那位改变中国国运的大人物,谱写着属

于自己的传奇。

我们也曾有过那么一两次交集,再次相逢,他还是会捧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叫我一声小少爷!王大力迎娶了洛优优,小熊嘟拉卫生巾店也经营得红红火火,只不过我这个副店长依旧不给力。他扩大规模,开了几家分店,在南江市已经成为品牌,虽然成了大家

口中的王老板、王经理,可是我知道,他骨子里还是那个逗比的王大力!

特案组在我提议下解散了,但我们几人仍然在南江市活跃,偶尔出出外勤,用我特殊的仵作手法侦破了一起又一起诡异离奇的案件。工作并没有因为江北残刀的消失而变少,小组好像一直都处焦头烂额、不可开交的状态。但这却是我们最喜欢的状态,洗冤禁暴、捍卫正义,这份职业我从未感到一丝一毫的厌倦!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