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尸一手撕开铁笼,跨步上前,手心汇集红色光芒,直接劈向结界,将仅有一丝魂的十五生生从魂灯中拉了出来。

被拽出的人那么多的小,小的他两个手就可以捧住,但是,她却气若游丝。

“爹爹。”隔着柱子看着突然变成毒尸的沐色,阿初一下就哭出来了,“爹爹,你为什么要骗阿初,你为什么要骗阿初!”

尚秋水的毒水,只有喝下去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才会变成毒尸。

这说明,在沐色放火烧皇宫时,他就已经将毒药喝了下去盥。

所以,他一开始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变成毒尸。灵力强大的人,起初还能保持先前的记忆,可慢慢的就会完全被腐蚀。

至少在最绝境的时,凭着毒尸的力量,他要为她做最后一点事。

整个冰宫就要坍塌,沐色将十五捧在怀里,然后弯腰将阿初捞在手心泷。

他想再喊一句,十五,想唤一句,阿初。

可发出的声音,却是野兽般那么粗噶难听。

他体型给外庞大,全身都是毒瘤,比任何一只傀儡都还丑。他捧着这世界上他最爱的母子俩,将他们藏在心窝,穿过熊熊火焰,朝山下奔去。

他要在最后记得他们的时刻,安全送他们出城。

因为很快的,他可能也将变成城里那些只会盲目杀戮的傀儡,没有记忆,和僵尸无疑。

一路上,到处是尖叫的百姓,到处是啃食人的毒人,尸毒开始蔓延。

昔日富贵堂皇有着几千年历史,象征着最高权力的古老宫殿,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彻底消失在这几乎蔓延了整个苍穹苍穹大大火中。

爆炸几乎波及了全程,城中纷纷逃散的百姓都不由顿住回望那皇宫。

瞭望无尽的火海,这象征着,角丽姬时代的彻底过去。

角珠绝望的望着皇宫方向,那火明明很远,远的她难以触及,为何她依然双目刺痛,泪流满面。

“冲!”

她抬手擦干眼泪,举起长枪冲向了那一群群巨大的毒尸中。

不过几个时辰,毒尸和毒人就占据了城中最紧要的官道,将角珠的军队拦在了中间。

他们要一边想办法疏散群众,又要想办法冲开一条血路,面对这些难以杀死,力量越来越强大的毒尸和根本杀不死的毒人,他们损失越来越惨重。

“不能停下来,冲啊!”

她手里的长枪挥得密布透风,那些逼近的毒人,一次次的被她击退,可是毒尸却像巨型的墙难以翻越。

握着长枪的虎口早就裂开,血肉模糊,可她哪里顾得到疼痛。

她答应了卫十五,一定要想办法,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打开城门,让百姓安然离开。

“公主殿下,毒尸越来越多了,我们根本无法靠近城门啊。”

领头的禁军满是鲜血的跪在角珠脚下。

角珠望着那几百长高的城墙,操作塔此时也被蔓延的毒人所占据,里面的操作手全部变异成了毒人,根本就杀不死。

一些傀儡毒尸堵住了城门,还有源源不断的傀儡毒尸正朝这边蜂拥而来。

放眼看去,到处是尖叫的人和破碎的尸体,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再攻!”

角珠咬牙,从马背上飞起来,手中长枪狠狠刺向前方一个毒尸的后脑。

可那毒尸却突然回头,一重拳朝角珠挥了过来,角珠大惊,这些毒尸全部竟全是有武功底子的人做制作。他们变成毒尸之后,武功更加高强,反映也更加灵敏。

角珠凌空艰难翻转,对方拳头擦过身侧,可她依然被那强大的灵力击得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这些……毒尸,太强大了……”

那毒尸看着角珠摔在地上,又一拳头挥了过来,对方力量增加了几倍,速度自然也快了几倍。

角珠根本无法闪避,而此时,一把镰刀凌空飞来,将那毒尸的手斩断,然后空中旋转又飞出了角珠的视线。角珠忙抬手捂住嘴,避免呼吸道毒气,感染成毒人。

“轰轰!”

地动山摇的声音传来,角珠大惊,那脚步声显然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毒尸。

她慌忙回头,果然看到百尺开外,一头浑身长满毒瘤的毒尸正迈着脚步朝这里飞奔而来,他体型比其他毒尸都庞大,肩膀上,还站着一个手持镰刀孩子。

看到那孩子,角珠满是惊慌,下意识的要去摸长枪。那孩子隔着人群冷睨他一眼,手中镰刀再次飞出,在空中画出一道漂亮的幅线,将涌到她身边的毒人和毒尸打开。

角珠惊讶的看着那巨大的毒尸跑到自己面前,然后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手里一个人放在角珠身边。

它动作非常轻柔,像是在呵护一件易碎品。

角珠看着他臂弯中的女子满身是血,头发凌乱散开,露出的那张脸,亦满是血迹。

“十五!”可一眼,角珠还是将那女子认出来了,忙上去将十五扶住。

毒尸望着十五,然后转身一拳击向另外一些巨尸。

城内出现了一个如此诡异的情节,一个骑着火凤的小男孩儿带着禁军杀出一条通往城门的血路,而一个巨大的傀儡毒尸则挡住其他同伴的截杀。

毒尸相互残杀的嘶吼咆哮响彻了整个上空。

任何一只意图靠近十五的毒尸,都被那长满毒瘤的毒尸打成碎肉。

=====

城外十里处,文公子凝目坐在篝火前,几天以来,他莫名的觉得心神不宁。

特别是今晚,双眼一直跳,预感到总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轰!”

眼前的火盆突然炸开,他起身避开,看到帐篷方才也一直在晃,顾不得外面寒风刺骨,他飞奔到高处看到圣都方向竟然是大火连篇。

听到动静的卫家小姐也飞快赶出来。

“攻城!”

“这个时候?”卫小姐惊呼,突然发现头顶一道流星划过,瞬间消失在天际,“是流星吗?”

“不。”文公子叹了一口气,“是损落之星。”

“轰!”

城门陡然皇宫,一行人终于逼近了城门,莲初领着人冲上了操作台,试图将城门打开。

可很快,他绝望的声音传来,“卡住了!”

“什么?”扶着十五的角珠难以置信的跪在地上,“怎么可能,我们好不容易才靠近城门,以为城门打开就能解脱,难道说……这是宿命,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吗?”

怀里的了无生息的女子,听到宿命二字,突然皱了皱眉头。

她气息若有若无,连角珠都不敢肯定,这满身是血的十五倒地是不是死了。

如果没有死,为何没有气息,浑身冰凉。如果活着,为何此时,她的眼睫在动。

城门不打开,毒尸越来越多,眼前帮他们抵抗其他毒尸攻击的毒瘤傀儡也体力也有些透支,在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绝望的死在此处。

突然,毒瘤毒尸发出一声咆哮。

角珠抬头,看着路的尽头,涌来的毒尸和毒人后面,跟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一件红色的纱衣,长发长至脚踝,她背上背着一把红色的伞,手握着一柄长剑,就那样赤脚踩着雪缓缓而来。

她长得十分的美,是那种足以然人窒息的美,那平静的双眼直视这方,定格在角珠怀里的十五身上。

她步履优雅缓慢,神态平静,纵然周围到处是见人就吃的毒人和毒尸,可看到她,却纷纷避开,无人敢靠近。

不知道为何,角珠觉得,这个女子身上透着可怕的杀气,让她下意识的抱着十五后退。

可就是自己这个细微的动作,那女子唇危险的一抿。

“带十五走!”

莲初惊慌失措的声音高声传来,前方毒瘤毒尸也跨出一步,拦在了女子。

角珠恍然明白,那个红衣女子是来杀十五的。

“推城门!”角珠尖叫。

城门不开,她根本无法带十五离开。

所有逃到此处的乞丐禁军趴在门上,试图推开这个门,哪怕是……哪怕是一点点,他们也希望城门能开。

随着那女子的逼近,角珠感到怀里的十五身体越来越冰凉,她双眼耳鼻也再一次涌出鲜血。

“卫十五!”

角珠将十五放在雪地上,用力的摇晃着十五,“你给我醒醒!你不是说,你不能死,你不是说,这天下无人能困得住你吗?你给我醒过来,城门根本打不开,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可怀里的女子没有动静。

角珠慌张的看向前方,看到那红衣女子停在了毒瘤巨尸前面,缓缓抬起曲线优美的下颚。

可毒瘤毒尸也没有出手,他们就那样凝望,半响,那女子眼底掠过一丝冷漠,手中长剑拉出一道光华,瞬间将毒尸的手臂斩断。

“沐色爹爹!”

高处的莲初失声尖叫,忙飞下来,落在沐色肩头。

沐色发出痛苦的呜咽,怔怔的望着脚下容貌绝丽的红衣女子。

一模一样的脸,连气质都一样。

这的确是胭脂浓,但是,是一个没有记忆的胭脂浓。

不是他爱的胭脂浓。

红衣女子抬手擦掉剑上的血,冷眼看着依然挡在身前的毒瘤傀儡,再一次举起了剑。

“沐色爹爹,出手啊!”莲初哭喊,手里的镰刀先斩向红衣女子。

那红衣女子一边和莲初打斗,一边试图靠近十五。

沐色盯着那红衣女子许久,声音呜咽,然后举起另外一只手,攻了过去。

但是女子身形飘忽如鬼魅,剑花翻转如流光,沐色和莲初似乎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而那女子似也无心恋战,只想靠近城门,目光亦冰冷的锁着十五。

听到莲初的哭喊,角珠浑身颤抖,用力的摇晃着十五,“卫十五,那……那毒尸是沐色啊!你不是说不会置沐色与危险之中吗?难道你这么看着他又要死在你面前?卫十五,你这个骗子。”

“卫十五,你就是个懦夫。”

陡然间,怀里的女子眼睫动了动,同时,红衣女子身形一滞,快速刺向莲初心脏的剑,也陡然不受控制的慢了半拍。

莲初趁机避开,那女子当即恼怒的皱起眉头。

她和城门前那满身鲜血女子同是一魂魄,但是,对方身上还留有一丝魂,依然牵制着她的行动。

所以,她必须杀了那女子。

空中的雪越来越大,十五缓缓睁开了眼睛。

没有了聚魂灯的强制夺魂,她和那个红衣女子就得亲自相互抗争,谁赢谁生。

她醒来,是因为,感受到了莲绛的存在。

感受到莲绛就在那紧闭的城门外面。

十五双手撑着雪试着站了起来,可瞬间就倒了下去,仅着一魂的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如何站得起来。

远处的红衣女子见十五挣扎顿时大怒,手中剑更加凌然,毫不犹豫的刺向挡在前方的沐色。

“拦住她!”

角珠放下十五,举起长枪领着一批人,也冲向那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见如此多的人冲过来,双臂突然展开,一阵风陡然刮来,霎时间,周围的房屋竟然瞬间然了起来。

火势顺着风扑向城门。

城门前的众人发出绝望的哭喊。

十五躺在地上,看着那紧闭的城门,叹息,“莲啊……你是不是在那里?”

刹那间,苍穹数道惊雷落下,交错的雷电,将天幕照得雪亮若白日。

“轰隆!”

那万斤城门突然动了动,露出一条缝隙。

“嘎吱……嘎吱……”

门开启的瞬间,数道瘴气如包裹住两扇门,像无形但是却有力的手,强制将城门推开。

城门开了?众人惊骇的立在原地。

这被黑色诡异气息的包围的城门,竟然突然开了。

“咔嚓!”

再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这道险些永远封闭的门,终于定格住。

一道瘴气穿过众人落在十五身侧,停在她手心

恍惚间,她感到他正拉着他的手。

此时城内百姓疯狂的往外面冲,那瘴气拉着十五摇摇晃晃站起来。

是莲绛……果然是莲绛。

她看到远处的旷野上,苍穹雷电如若虬须,蜿蜒攀走,将整个天空照得雪亮,而她也在那一刻,看到了满目的荆棘,荆棘里瘴气浓烈,一个身影正渐渐远去。

手中牵引着自己的瘴气也在瞬间消失。

“莲!不要走……”

十五再一次跪在地上,但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让她再次挣扎起来跟着人群朝狂野跑去。

荆棘之海,满是杀戮,那种气息,她再也熟悉不过了。

莲绛有危险!

城内的红衣女子看着十五起身,竟然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大为震惊。

莲初顺势一刀,斩向她心脏。

女子点足身子如蝶飘然后退,避开这一击,然后凌空跃起,如长鹰跃上高空,落在城门处,又如轻燕踩踏着重涌动的人群,翩然飞了出去。

夜色中,那红色的影子画出一道绝美的弧线。

她的速度太快了,莲初根本追不上。

这女子除去没有任何记忆,她容貌和剑法都和当年的娘亲一模一样,甚至有片刻,莲初真以为她就是娘了。

百姓潮水般涌出城外,沐色被百姓堵得根本走不出去,莲初只得召唤出受伤的火凤追了出去。

“夫人……”

“夫人……”

早就后再城门外的文公子一下看到了人群中几番跌倒又爬起来的十五,赶紧冲到人群里将十五拉出来。

但是身前的女子浑身冰冷,气若游丝,可她双目却执着的盯着前方,“请,请带我去那里!”

“夫人,您的魂……”看到眼前满身的血的女子,文公子几乎有点不敢相信。

他亦是懂得一些术法之人,眼前的女子不过残留一口气息。

“请,请让坐骑带我去那里。”她双眼含着血泪,指着前方的荆棘之海。

文公子只得扶着她上了坐骑,无奈的看着仙鹤将十五带向远处的旷野。

一道红色的影子从头顶掠过,文公子惊觉,高喊,“卫争,去保护夫人。”

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绝世女子,而是一道杀气。

深夜,圣都外面飘忽其鹅毛般的大雪,瞬间迷了世人的眼睛,可因为诡异的闪电,整个苍穹恍若白昼。

“哗啦!”

进入杀气猎猎的地域,一道闪电横空劈下,精准凌冽的劈在了仙鹤身上。

仙鹤一声尖叫,十五从高空坠落下来,摔在积雪中。

她抬起头,看到了一望无尽的荆棘,红色的花妖冶盛开,瘴气萦绕的地方他的爱人此时正承受着五雷轰顶的酷刑。

但是她看到他了,他头发凌乱在空中飞舞,正试图穿越那些不断滋长的荆棘朝他走来。

她看到,他双手被束着巨大的铁链,要将他强行的拉入他脚下裂开的忘川地狱之中。

十五挣扎着要爬起来,数道闪电落在她十尺开外的地方,发出噼里啪啦的刺目光芒,似在警告她不得在进入那忘川禁忌之地。

“莲绛!”

十五凄声高喊。

听到呼唤,荆棘海中窜出一道瘴气,朝十五飞来,十五趴在地上,刚伸出手,一道雷击中瘴气,将其打的烟消云散。

“不要……”十五慌忙却抓,却只抓到飞舞的雪瓣。

荆棘越长越高,慢慢形成一堵堵墙,将他们隔开。

十五浑身颤抖,抓着雪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双目平静,盯着莲绛的身影,迈出了第一步,坚定的朝他走去。

“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带入忘川!”

她每走一步,闪电就落在她脚下,企图将她逼退。

十五却毫无惧色。

“站住!”

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了十五的前方。

对方手中的月光宝剑荡起比闪电还刺目的寒光,照亮了十五的双眼。

十五看着眼前的身着红衣的女子,这个女子就是当初的自己。不过,她是沐色执念创造出来,没有任何记忆,也没有任何感情。

“不要拦住我。”十五继续往前。

红衣女子长剑抵住十五,“我不拦住你,我要杀你。”

十五看着眼前的身着红衣的女子。这个和前世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但是,她不是胭脂浓,也不是十五,她不过是被重新创造出来的人而已。

没有记忆,也没有感情。

但是,因为魂魄,她们两个,只能活着一个。

飞舞的雪落在十五的脸上,她深吸一口气,目光依然平静的盯着红衣女子,“你杀不了我。”

红衣女子蹙眉,不解的看着十五,“你身上只残留了一缕魂魄,根本不是我对手。”

十五目光越过她,看着荆棘之海依然努力朝自己走来的人,“你活着为了什么?”

红衣女子一怔,却听到十五说,“我为我所爱而活!所以,为了他们,我不能死。”

“我听不懂,但是你就得死。”

红衣女子说完,手中剑直刺向十五。

对她来说,要杀眼前虚弱的女子,不过易如反掌。

剑穿过偏偏飞雪,直刺向女子心脏,对方竟也没有做出反抗,目光依然盯着荆棘之海。

“叱!”

剑刺入心脏,却兀然卡主。红衣女子一惊,看到十五双手合十,夹住了剑身。

红衣女子柳眉一挑,用力拔剑,可剑却在十五手中纹丝不动。但是十五双手沾血,在碰到剑的瞬间,剑当即发出一声嗡鸣,周身荧光缭绕,煞是绚丽。

红衣女子惊讶的看着手中宝剑的变化,而十五双手展开,身姿灵动如飞燕飘开。

雪从她头顶飘然而落,闪电中,这个满脸是血的少女眉目溢出与生俱来的凌冽傲然。

十五盯着兀自发愣的红衣女子,“你生来手里就握着一把绝世宝剑,就拥有一身精致剑术。可你知道,此剑的名字吗?你知道,方才那你出手那招的名字吗?”

红衣女子茫然的望着十五,见十五手腕一转,自己手中绚丽夺目的宝剑竟然向被施了法术一样飞到了对方手里。

“怎么可能?”红衣女子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发出一声惊呼。

十五握着剑,眸光温柔,“它叫月光,长三尺四寸,重一斤三两,乃极寒玄铁所锻造,通人性。”手中月光听到主人的呼唤,当即又发出一声低吟。

女子震惊的盯着十五,听得她继续道,“方才你那一招,名为‘不沾片雪’,是我师父白衣当年游历昆仑所自创,后亲自传授与我。”

红衣女子听完,畏颤后退一步。

“你不了解你的剑术,你不懂你的宝剑,你甚至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如何杀得了我。”迎雪而立的女子,那漆黑的双瞳陡然翻腾着雷霆似的凌然霸气和可怕的杀气,瞬间冲了过来。

片雪不沾,她近身的瞬间,飞舞的雪从她身侧飞过,十五手中的剑穿透了红衣女子的心脏。

快,准,狠,没有丝毫犹豫!

================

月光发出数道光芒,将十五的脸照得明亮,她深呼吸一口气,感受到周身血液如信马在体内奔腾呼啸。

拔出剑,她从红衣女子身上取下血魔伞,起身凝目盯着荆棘之海,然后脚下一用力,冲了过去。

十五手持月光,身形灵敏如鬼魅的避开劈来的闪电。

地面开始裂开,荆棘之海也开始下沉,十五直接飞扑向了荆棘之海。

数道荆棘形成一道墙堵在十五前方,十五提气,手中月光横扫而过,碧色光芒与闪电交织一起,华丽夺目。

光幕中,荆棘变成烟尘,消散在十五前方。

“她有灵力!”

荆棘深处传来一声高呼。

“拦住她。”

数个黑影出现在十五面前。

十五目光越过他们,看到莲绛周围的荆棘越来越多,越长越高几乎将他裹住。

风雪越来越大,荆棘上瞬间就覆盖上了一层雪白,而莲绛周围的荆棘更是结了一层冰。

“止步吧。”其中一人看着十五,“他屡次违反了三界,先后两次打开虚空,这一次本该被囚禁千年,他却弑杀引魂者,强行打开人界的通道,逆改你们所有人的宿命。”

那人看着圣都敞开的大门,看着那些涌出来四散逃散的人,无奈的叹息一口气,“这座城早命定中将会在今日化成灰烬,里面的人,无一生还。可他不惜杀了忘川河边河边看守他的引魂使者,还强行用邪恶力量将城门打开,放你们出来。”

莲绛是周围还躺着几具尸体,正慢慢在雪中消散。

在莲绛打开城门时,这里已经有了一场恶战。

他一个人带着几乎要将他碾碎的噬魔链与几十个引魂者厮杀,双方都伤亡极其惨重,数十个引魂者被莲绛打的魂飞魄散。

他亦是身受重伤,浑身被雷电击得无一完好之处,可最终,他真还是打开了通道,并用最后的力量将那本该永封的城门打开。

他们才如此惨败的情况下,趁莲绛开城门时,将他封印在了这个荆棘之海来。

却是没想到,这个本该死去的女子,竟然追了出来。

“你意思是,莲绛杀了你们,但是却救了我们全城百姓的性命?”

十五望着冰封在荆棘里的莲绛。

那人沉默,“他逆改你们的命运。”

“哈哈哈哈……”十五仰声大笑,“如用你们几个人性命,换我们数万人的命,那我只能说,莲绛,做得好。”

几个黑衣人盯着十五,没想到此女人竟然如此狂傲,“你!”

“我……”十五目光森森扫过他们,“我今日就要来解救我们北冥圣都的恩人,谁要拦我,谁死。”

“你休想!”那几个黑衣人手中引魂灯变成利器。

“你们拦不住我。莲绛既能杀得了你们,那我也能!”十五声音平缓,但她漆黑双瞳蕴藏着与这平静截然相反的暗涌,是斩杀一切的决绝和无畏!

这目光让几个黑衣人一惊,十五剑尖一震,抖出漫天光芒。

那光芒夺目绚丽,足以和雷电所比。

霎时间,下沉的荆棘之海上空,雪雾阵阵,女子的身影如穿花拂柳,劈开身前拦住她的一切,无所畏惧的向中心冲去。

厚厚的冰将莲绛封印在荆棘之海中心,尖锐的荆棘穿刺过他身体每一处,让他不能丝毫疼痛,只能默然承受这种残忍的酷刑。身体越来越飘渺,噬魔链子将他手腕脚踝磨得血肉模糊,如今伤口,开始慢慢的溃烂,手指也开始逐渐消失。

他在消解。

倒在莲绛旁边,奄奄一息的领头人看着奋力厮杀的女子,叹息道,“魔君,您竟然选择了自灭来换取她的生,那你就应该阻止她进入此地。”

冰内的莲绛吃力的睁开眼,看到一个女子,手持长剑,正越过荆棘过来。

他以为她看错,封印在冰内时,他意识就开始消散。

曾两次听到那个声音在喊他,他都以为是错觉。

“不,是错觉吧。”

被封印前,用最后的力量开启了城门,作为皇位候选人的她,身边会有那么多的保护者,而她应该也在抚慰百姓。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再说,这里是荆棘之海,凡人根本不可能到达的地方。

一定是错觉,莲绛无力的再次闭上眼,等待着自己消弭在这满是荆棘的冰封之塔里。

“莲绛!”

女子凄厉的呼声陡然传来。

莲绛慌忙睁开眼,女子的面容在交错的光影那样的清晰,鲜血染红了她的脸,但是她双目坚定,远远望着自己。

她手里的剑拂开拦住她的人,飞快逼近。

刹那间,他只觉得这个画面非常熟悉。

好似看到阳光明媚的院墙里,一个青衣少年,纵身跃下高墙提着剑的朝自己奔来。

“我在等一个人,披荆斩棘,为我而来!”

青衣少年满头大汗的站在身前,将手心的汗水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朝他伸了出来。

她神情呆滞,目光却黝黑明亮,倒映着一个身穿红色衣衫神色傲娇的美人儿。

“唔!”

莲绛只觉得心口一阵钝痛,抬起变得虚无的双手趴在冰上,想要看清穿过荆棘朝自己走来的女子。

荆棘开出的红色花瓣被她凌厉的剑气掀飞在空中,漫天飞舞,如一场纷飞的红雪。

那个青衣少年,身子如蝶飞舞,然后捧着一捧落梅送到他身前,醉意怏然的望着他,笑道,“莲绛,我送你一捧红梅落雪吧。”

你送我一捧红梅落雪,我赠你痴心一片!

那女子手中长剑劈开最后一片荆棘,满身伤痕的走了过来,隔着冰封双方两两相望,欲开口于,却是泪成双行。

十五望着被封在风中,身体被荆棘刺透,双手已变得透明的莲绛,无法说出一个字来。

两个人就这样望着彼此,任由荆棘之海不断下沉,任由头顶飞雪肆虐,任由惊雷闪电,任由那通往人间的路彻底闭合。

时光如梭,却是已过千年。

因为一个交易,她承诺他三生三世,却次次独留他在人间受尽孤苦。

因为一个诺言,忘却前尘的他,却独守忘川河边千年,只为等着她,披荆斩棘,为他而来。

许久,她收起眼泪,将剑举过头顶,屈膝跪在他身前,恭声道,“长生楼,十五,拜见祭司大人!”说完,整个人却已经泣不成声的扑在了冰上面。

“好……”他含泪而笑,“你终究没有负我。”

他在忘川河边等候千年,看尽他人红尘前生,亦是等候承诺之人来揭开他的过往。

却不曾想,他所等之人,却是他所爱之人。

他在等候的时候,她也一直长途跋涉的追随他。

体内的荆棘不断滋长,欲将他切成成碎末,可看着眼前为她痛苦的女子,他觉得,此生无悔。

无悔当年她从棺木中爬出来,他收留了她。

无悔当年她明明远离他,他不知廉耻的缠着她。

无悔当年为与她相守相爱,他选择成魔。

无悔千年前,在忘川孤苦守候,等待她的到来。

“我这就带你出来。”十五哽咽,“阿初,阿初在外面等我们。”说着,她握着月光用力的砸冰层。

可任由她任何努力,那厚厚冰就不掉一点冰渣。

“十五。”莲绛轻声唤道。

“我在。”十五丢下手里的剑,隔着冰抚摸着莲绛苍白的脸。

“将血魔伞打开。”

十五一惊,颤声,“不,打开血魔伞你会死的。”

“我本来就要死了。”莲绛目光温柔的望着十五,“只有这样,我才能出来。”

只有这样,他才能消弭之际拥抱着她。

冰塔只对十恶不赦的魔才有作用,伞打开的瞬间,他魔性消失,就变成了普通的人类。

只是,这样,会死得更快。

见十五泪流满面不肯打开,他沉声,“长生楼,十五,撑伞。”

十五一愣,纵然她手下成千上万,纵然她已是万人之上处处被人拥戴的帝姬,然而,在他面前,只要他一声命令,她依然甘愿成为那卫他赴汤蹈火的长生楼杀人工具:十五。

十五颤抖的取下伞,缓缓将其打开,霎时间,血魔伞抖开万丈光芒,将两个人罩在一起。

那厚厚的冰层因为被封印的人丧失了魔力不在生效,变成万千碎光消失在四周。

十五丢开伞,紧紧抱住莲绛伤痕累累的身体。因为变成人类,他身体竟有了正常人的余温。

他长发散落在四周,没有了魔性的他,样子变回她初见时的摸样,妖媚无双,碧眸温柔潋滟,美得让人窒息。

十五捧着他的脸,生生呢喃,“莲啊……”

头顶雪依然在落,这明明只出现在人界的雪却飘忽在了忘川境内。。

而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已是满身裹雪。

“十五……”莲绛看着两人霜白交织在一起的长发,“我们终于一起到白头了。”

“是啊,莲,我们终于白头到老了。”她低头,吻着他冰凉的唇。

那年长安大雪,秋叶一澈新婚,他硬拉着她去给秋叶一澈和碧萝送礼。

烟花绚丽,大雪飞舞,他拉着她漫步在人群中,时不时偷看她一眼。

那般孤高一世的他,眼神中却透着少年初恋的羞涩和激动,也在那一年,他悄然问她,“如果雪落满头,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能白头偕老!”

重伤醒来的领头人,看到大雪沧桑了整个忘川两岸,而杀了无数引魂者的女子,已不知道何时消失不见。

从那以后,他寻遍了整个人界,都没有找到女子的身影。

九州大陆经历一场浩劫之后,一分为五,其中最强大的国家则是由卫家创建的卫侯王朝。

险些被大火焚烧殆尽圣都在三年之后重建,也渐渐恢复了昔日繁华,只是那日自行开启的城门却无论如何再也关不上。

当日那只长满毒瘤长相丑陋的毒尸和那小邪君也消失在茫茫雪原中,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领头人站在地宫前面,神色悲凉。阴沉的地宫比以往更加苍凉,缝隙里的地涌金番莲虽然蔓藤还在,只是,这十年来,再也不曾开过花。

过去千年,那位魔尊在世时,则象征着救赎和罪恶的花恣意怒放,美得夺目。

望着地宫,他长叹一口气,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脚下突然震动,忘川上空,出现了一条无尽的虚空。

“头儿,有人打开了虚空!”

远处传来了同伴惊慌失措的声音。

---------网络版完结--------

ps:我这一生,无悔与你相爱,无悔与你相守,无悔同你共逆命运。

这个结局,如方才所说,很早就定下来了。所有人的命运,前面都有铺垫和提示。其实在我看来这算不上是悲剧,你因为我从来吧写悲剧。

最后一句,大家应该懂的,这是开放式结局,让大家自行想象。

为什么会出现网络版和出版结局。

出版结局内容和此处相似,不过进行了猫爹更具自己的思路进行了更详尽的补充。

编辑让我写一个题记,其实想来想去,除了对你们的感激,真无法矫情说出多的字。

这本小说完了之后,我可能会消失很长一段时间,问我归期何日,我也不知道,可能半年,可能……这是我送给大家最后一部作品。

无论如何,感谢这些年一直支持的你们。

章节目录

三生三世艳莲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abbyah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bbyahy并收藏三生三世艳莲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