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折磨沐色,报复我?这样你就能快乐!”

“当然。”她疯笑起来,“看着沐色的肉被一点点的剐下来,我周身血液都在翻腾。看着你倒在地上,鲜血直流,我觉得浑身都舒畅。那些人的尖叫,哭喊,对我来说才是最美的曲调。”她张开手臂,天上下起灰蒙蒙的雪来,“这座城,很快变成炼狱,变成我尚秋水的死亡封地。”

她仰起头,许多蓝色的蔓蛇花陡然展开,覆盖了她脖子。

“尚秋水。”十五厉声呵斥她的名字,“你已经被蔓蛇控制了神智,若再不清醒,就会被它彻底吞噬了。”

“呵呵呵……”脖子上那些蔓蛇花顷刻变成了鳞片,连脸上都是,这怪物比当年的风尽看起来还让人作呕盥。

十五盯着眼前朝自己睁开血盆大口的尚秋水,叹了一口气:自风尽之后,她就非常非常讨厌蛇。

“等等。”十五艰难的喘口气。

怪物口中发出刺耳的声音,“胭脂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泷”

“临死前,我想搞清楚几件事。”

“呵……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让你死个明白。你说吧。”

“月夕和角丽姬在哪里?”

“月夕?”尚秋水森森一笑,“他早就死了,在你离开圣都的时候,他就死了。”

十五浑身一颤,眼中难掩悲痛之色,“月夕……真的死了?”

虽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是亲耳听到,却依然心如刀绞。

这个几次为自己舍弃生命的恩师,却等不到她回来了。

想及当年大洲初见,他坐在破庙内,望着她说,不如让我替你占一卦。

“那角丽姬呢?”

“她。”尚秋水笑得更换,“得知月夕死了,她当场就疯了。”

“疯了?!”

十五震惊的看着尚秋水,对方似不是在撒谎。

“是的,疯了!一个她恨了一辈子都男人,突然死在自己怀里,你说她疯不疯。”

世间最苦,莫过情爱。

对月夕来说,死是解脱。

可对角丽姬来说,却又是另外一个挣脱不开的枷锁。

他们的爱恨纠葛,十五不清楚,可听懂这个结果,心中却亦是莫名难受。

一代风华的角丽姬,却最终因一个男人落得这个下场?追逐名利一生,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

“还有什么想问的?”

十五叹了一口气,“沐色在哪里?”

“呵呵呵呵……你果然要问及他。我猜得没错,你就是为他而来。”

十五没有否认,“我就是为他而来。他人呢?”

“你想知道?可是我偏不告诉你,我也要你带着悔悟和不甘死去。”说着血口大睁,咬向十五头颅。

十五凝目,高声,“火凤!”

霎时间,十五身后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凤凰,口中喷出一道炙热的火舌,扑向了尚秋水。

===========

凄厉尖叫在巷子里响起,尚秋水捧着脸翻滚在地上,指缝间不断溢出浓黄的液体。

方才莲初站的地方,让十五突然想起,蔓蛇不但惧怕光源,最怕是火。

尚秋水捂住脸站起来,看着十五后面的一直在吞吐火焰的火凤,双目狰狞,“火凤!”

火凤是莲初的坐骑,她惊讶抬头,发现莲初竟不知去向。

似乎明白了什么,尚秋水翻身跃上房顶,对着十五喊,“你不是想找沐色吗?他就在皇宫。但是去晚了,你可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不,今晚之后,你们全部都得死,全城的人都得死。”

说着消失在夜色中。

十五顾不得的伤口,飞快跑出巷子,刚好角珠也赶了过来。

“你速度去打开城门,不管用什么方式,哪怕强行打开也必须让百姓今晚出城。”

“什么意思?今晚?”角珠瞪大了眼睛看着十五。

“尚秋水在城里培植许多方才那种巨行毒尸,还有会咬人传播尸毒的毒人。我去阻止她将其他的毒尸放出来,在尸毒蔓延全城之前,你必须疏散百姓。”

“你怎么知道这些?”

怎么知道?

十五抬头看着半空中的火凤,突然问道空气里有股烧焦的味道。

慌忙回头,竟然看到皇宫方向大火连天。

“失火了,皇宫失火了?”角珠颤声。

十五赶紧骑上火凤,下方的角珠一下拉住她的手,眼中有乞求之意,“我母亲一定在皇宫,不管你们曾经有多少恩怨,请你……将她带回来。”角珠咬着唇,颤声道,“我一定会想办法将城门打开。”

十五看着角珠消瘦的脸,突然不忍心告诉她,她的母亲,早就疯了。

“好。”

十五应声,又看到角珠从身后取出一把精致的长剑,“听说你是用剑高手,这算不上什么绝世之物,却也是我战鬼家族的宝剑之一,你带上,总好过你身上那把剑。”

眼前的少女,没有昔日那种嚣张跋扈,哀求的眼神中,还有几分讨好。

十五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剑,“我会尽力带她出来。”说着,驾着火凤飞快冲向了皇宫。

=======女巫的猫=========

沐色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趴在地上,耳边传来一阵阵雷动的脚步声,那些巨大的毒尸苏醒了,正迈着巨大的步子朝城中去。

这充斥着腐肉味道的皇宫,里面睡着的全是尚秋水的都毒人,和僵尸。

还有些很快就要苏醒,到时候,城门还没有彻底被破坏,这个城市就会被尸毒肆掠,所有百姓要么变成毒人,要么变成毒尸,最后因为饥饿,没有食物,又相互啃食。

他吃力的动了动身体,然而身上巨大的钩子嵌入他肋骨里,即使只做了一个抬头的动作,也痛得他近乎晕了过去。

而这个动作,也用尽了他周身所有的力气。

却不想,自己最后竟然变成这般废物,别说逃跑,就是挪动自己残缺的身体都不可能。

离自己不到五尺的青铜鼎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里面粘稠恶心的液体在不停的翻滚,这是尚秋水制作毒尸的药。

尚秋水早就疯了,疯得要用整个城来陪葬。

全城的人都可以死,但是,那个人不能死。

“胭脂……”

沐色痛苦的念着这个名字,然后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他贴着地板的身体突然往前,腰间一阵咔嚓声,左边的钩子带着一块血淋淋的骨肉脱离了他身体。

蚀骨疼痛几乎又要让他晕过去,但是那些毒尸的脚步声又向警钟一样警醒着自己。

贴着地面,又往前挪动着身体,然后用同样痛苦而残忍的仿似,生生扯掉右边的骨头,几日来,他终于脱离了钩子的速度,换得了自由。

然,双臂被凌迟只剩下白骨,他虚弱的用不上一点灵力恢复,要试图站起来,对他来说,又是另外一向挑战。

然后……再走出这个囚笼?

看着外面虚弱的光,不过几十尺距离,对他来说却是要从地狱迈向天堂那样难。

胭脂……对不起,我爬不起来,我再也帮不了你了罢……

他趴在地上,一点点的挪动自己的身体,最后目光落在了那翻滚着药物的青铜鼎内。

也许,只有这个方式了吧。

尚秋水赶到皇宫下面,就看到了滔天火焰,将皇宫上方照得绯红,如流淌的鲜血,刺痛着她的双目。

她顾不得自己被灼伤的脸,冲向正阳宫,然而,正阳宫火势最大,根本没法靠近。

虽然有一批毒尸已经进入了城中心,但是还有许多依然在沉睡,只要过了今晚就会苏醒。

竟此时有人火烧了她的皇宫。

“不可能!”她浑身颤抖,“这皇宫根本没有活人,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烧了皇宫。”

若是莲初那小恶魔,也不可能这么快赶回来烧了她的宝贝。

目光看向正阳宫,她失声尖叫,“我的药,我的药还在正阳宫。不……沐色……”

然而,正阳宫却是烧得最为厉害。

绵延的火海,在她还没有近身时,滚烫的热浪翻滚而来,逼得她连连后退。

宫殿内刚刚苏醒的毒人,尸人,茫然无措的被火烧得到处乱跑,又引得各处火烧一片。

“冰宫!”

尚秋水抬头看向皇宫最高处,那里因为有结界,被烧得乱跑的尸人和毒人也无法靠近,因此还没有着火。

但是,她的视线中,却看到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朝那儿靠近。

很显然,那能穿过结界,必然是纵火之人了。

“该死!”竟有人意图将她冰宫烧掉。

麒麟飞快的越过绵延的火海冲向了冰宫方向,靠近之后,尚秋水终于看清楚了那纵火之人。

那人瘦骨嶙丁,不,应该是鲜血淋漓,似从血池里爬出来的厉鬼一样。

栗色的卷发也被鲜血染成暗褐色,裹着消瘦摇晃的身体,他一步一个踉跄,几次跌倒,又几次挣扎着起身。因为没有了双手,他只得用嘴咬着火把,艰难的靠近冰宫,试图点燃那些枯萎的花草。

他拖着残缺的身体终于推开了冰宫的大门,然后如失了魂魄一样大殿内,神色痛苦的望着殿上。

最终,似下了艰难的决定,他将火把举向四周垂下来的纱幔。

“你真的要一把火烧了冰宫吗?”尚秋水裹着黑色袍子跟着走了进来,盯着那用嘴咬着火把的男子,“沐色,难道你想把你最爱的人也烧死在里面吗?”

沐色浑身一颤,将火把靠近纱幔。

“你疯了!”

一条蔓藤飞了过来,缠住沐色的手,拽着他狠狠一甩,将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尚秋水上前,抓着他头发,指着殿上。

殿上是一方竖起的冰棺,里面躺着一个身着双手抱剑,身穿红色纱衣面容冷艳无双的年轻女子。冰棺四周放着四盏聚魂灯,而前方还用摆放着十颗发光的光球。

那正是先前夺来的神兽灵源。

“你烧了这里,也等同于将她烧死。”尚秋水厉声,“你忘记了她是谁?她是胭脂浓,是有一丝魂魄的胭脂浓,只要那个女人出现,她就会活过来!你不是心心念念想着你的胭脂浓活过来吗?哈哈我马上让你看着她如何醒来。”

说着,拖着沐色朝门口奔去。

此处能俯瞰皇宫下方,刚好看到十五驾着火凤赶了过来。

“看到了吗?”尚秋水指着沐色,“她来了。”

她话未说完,一道杀气腾空而来,她拉住沐色飞快避开,抬头看到莲初站在火中盯着自己。

尚秋水震惊的看着莲初,见对方再一次举起镰刀,向自己斩了过来,“你不是中了我的蛊?”

对方的眼瞳依然泛着冰蓝色,这说明,的确是中了她的蛊。

莲初腾空而立,冷笑着看着尚秋水,然后扯掉了左眼的眼罩。

眼罩下面,露出一只妖冶的碧色双瞳,霎时间,另外那只先前泛着蓝光的眼瞳也变成了同样的碧色。

尚秋水惊骇的看着莲初的双瞳,听得他道,“你忘记了,我是恶魔之子,身体里流淌着魔鬼的鲜血。你那小小的蛊怎么能控制得了我。更何况,来之前十五就提醒过我,要小心你给我的食物。”

不仅如此,莲初借着去寻找十五,在城门去与十五打斗,偷偷告诉了她她身上的气味引起了尚秋水的警觉,同时告诉她尚秋水意图毁掉城门机关。

“杂-种,你们竟然联合起来骗我。”

尚秋水气得发抖,看着进入皇宫的十五,“那又怎样,你们横竖都是死。”

看着越来越近的十五,沐色慌忙对莲初道,“阻止她过来,阻止她!”

莲初先是一愣,随后召唤出所有几百只鬼鸟同时攻向尚秋水,自己则反身飞向十五。

在途中赶来的十五,一下就看到了莲初。

“阿初,找到沐色了吗?”十五焦急的问。

“找到了,是爹爹用火烧了皇宫。”阿初道。

“那他人呢?在哪里?”

“爹爹很安全,说你不用担心她,让你先去开启城门。”阿初咬了咬牙,“我会带爹爹在城门处与你汇合。你快走吧,时间来不及了。”

十五点点头,“城门处有角珠,她让我去找一下角丽姬,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她们被关在了后山。”

“你一定要带着沐色去城门处。尚秋水去了哪里?”

“她体内有蔓蛇,非常怕火和高温,怕是也去了后山躲避了。”

“我刚好去找她。”十五驾着火凤朝后山方向飞去,看到她离开,阿初这才飞回冰宫。

火凤非常熟悉地形,很快将十五带到了后山。往昔的后山满山花海,如今却是苍茫凄凉一片,门口的后卫目光呆滞的立在远处,感受到生人的气息,当即狰狞着血喷大口。

这些竟全都是变异了的尸人。

剑气如分花拂柳,十五踏过这些尸人慢慢的进入后山,在一片最为荒芜石屋处找到了早已疯疯癫癫的角丽姬。

她头发凌乱的披在肩头,双手双脚束着链子坐在地上,面容沧桑,不复昔日的靓丽色彩。

“阿月,下雪了,我们今天还去灵鹫宫上早课吗?”

石屋里处,有一台冰雕台子,上面放着月夕的尸体。

十五走过去,双膝跪在月夕身前,捧着他枯槁的手,心中悲痛难以。

看到有生人前来,角丽姬挣扎着过来,将十五一把推开,伸手要去抱月夕。

可她身上的链子却扯着她,长度恰到好处的让她够不到月夕的尸体。

所爱之人就在眼前,日夜相见,却偏生碰触不到。角丽姬嘶声大喊,可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链子无法靠近月夕,只能无助的发出哭喊,“阿月,你是不是又生气了?是不是卫舞华给你说了什么?你不要相信她?”

“阿月,你不要不理我?你和我说说话好吗?”

“二十年,二十年你都不看我一眼,不和说一句吗?”

看着角丽姬挣扎的样子,十五想到尚秋水说的那句,求不得!

虽然角丽姬作恶多端,不值得同情,却不想一个如此辉煌的人物终究为情爱落得这般地步,十五心中怎能不嘘唏。而她已疯癫,尚秋水还用这种法子折磨她。

这种方式,远比**的折磨更让人痛苦。

在情爱面前,或许角丽姬没有错吧。

十五起身,手中剑朝着角丽姬手脚上的链子斩了下去,然后转身离开。

===============

刚出了石屋,竟又看到阿初神色匆匆的过来,拉着她就骑上火凤,直接朝皇宫下方走。

“阿初,沐色呢?”

阿初背对着十五,道,“爹爹已经下山了,让我上来寻你。”

“这么快?”十五疑惑,突然看到发现阿初浑身在颤抖,她抓起他的手,发现他肉呼呼的手心全是血肉,忙心疼的拿出丝绢药为他包扎。

就在半路,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胭脂浓,你不是为了沐色而来,怎么就独自逃了!”

“是尚秋水!”

十五回头,那声音从皇宫深处传来。

莲初却一声不吭,而是命令火凤飞速离开。

“阿初,你从来不说谎的!”十五掰过阿初的身子,这才发现他满脸泪痕,“沐色在哪里?”

阿初摇头不说话。

十五盯着阿初,“沐色还在尚秋水手里!”

莲初一把抱住十五,“娘,我们走吧。”

方才离开时,沐色爹爹说,如果他不将十五带走,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甚至为了逼迫自己离开,沐色爹爹还……要喝下那变成毒尸的毒药。

变成毒尸之后,他就会成为一个没有思想,没有记忆的怪物。

沐色爹爹说,阿初,我宁愿想念着你母亲死在尚秋水手中。也不愿意成为一个没有记忆的毒尸,忘记你和你母亲。

“娘。”阿初跪在十五身前,仰头看着她,“我们走吧。”

那一声娘,如刀子绞在十五心头。

“你知道了?”

“沐色爹爹都告诉了我。”

为了救沐色,阿初假装被尚秋水控制,可尚秋水疑心非常重,根本不给阿初任何单独的机会靠近沐色。

而期间,尚秋水自己也说出了十五是阿初亲生母亲的秘密,恰好当时角珠带人来皇宫,阿初借机给犯人喂药时,从沐色身边走过,沐色悄然传音了他真相。怕的就是阿初会真的伤了十五。

沐色还让阿初去找十五,并告诉他们如何防范毒尸的毒气。

十五将阿初抱在怀里,温柔的亲吻着他眉心,低声,“若弃沐色生死不顾,我何苦来这一趟?”

============女巫的猫==============

皇宫烧成一片,冰宫是最近尚秋水感到天气转温,为控制自己体内蔓蛇反噬所命人用冰块重建的大殿,可面对滔天火势,外层的冰块已经开始慢慢融化。

十五站在冰宫的门口,背后热浪滔天,面前寒气扑面,冰火两个世界。

此刻,她终于明白了沐色要逼走她和阿初的用意了。这场皇宫的大火至少要少个七天七夜,尚秋水怕火,根本不敢离开,若大火能将冰宫吞噬,她和沐色就会同归于尽此处。若不能,七天时间,十五和莲初早就离开圣都,早已脱离了危险。

不管哪种结果,却都是将弃沐色生死不顾。

十五抬起脚,漆黑的殿内猛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

那声音,满是哀切,无助而绝望,如同六年前那样。

十五脚依然跨了进去,听得里面传来锁链的声响。

“尚秋水,我来了。”

殿内漆黑,四周更是用黑纱的纱幔罩住,看上去,如一个封闭的屋子。

被黑色袍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尚秋水掀开纱幔的一角,走出来,目光狠毒的盯着十五,“这么久才来,我原以为你真放弃他了。”

十五双手紧握在身侧,控制住心中的愤怒,“沐色在哪里?”

“嘻嘻。”尚秋水掩嘴一笑,指着前方,“他就在帘子后面,当然,如果你怕有什么机关,完全不用去。”

“你无需激将我。”十五淡淡看了一眼尚秋水,盯着前面的纱幔,

那黑色纱幔后面亮起一盏夜明珠灯,将一个残破的身影倒映在纱幔上。

甚至,依稀可以看到,栓在他身上的锁链。

十五几乎没有任何迟疑,跨步走了过去。

“不,不要过来。”

那声音依然在哀求。

十五伸手撩开纱幔,看到五尺之外,放着一个铁笼。早被折磨得看不出人形的沐色被禁锢在里面,看到十五过来,他却下意识的往后退,声音陡然凌厉,“滚,不要你来救我。”

可却害怕十五看出自己的痛苦,他将头深深埋在胸前。

十五望着他,双目干涩刺痛,却一时说出话来,连他名字都喊不出来。

“让你滚。”

见十五慢慢走近,笼子里的沐色像疯了一样,头颅狠狠撞向铁链。

霎时间,鲜血从他伤口涌出,他目露凶光的盯着十五,“你不滚,我就撞死在这里。”

十五被他的举动吓住,离他仅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

可就在那瞬间,十五浑猛然一震耳鸣,似一把千金重锤落在胸口,震得她七晕八素。

“快走啊!”

沐色看到十五身形一晃,凄声高喊。

“嗡!”

十五呼吸被那一锤敲得赌在胸口,一个踉跄,这才发现沐色的身后立这一具冰棺,里面女子黑衣红发,竟然是当年自己的模样。

就在她接近沐色笼子的瞬间,那棺木四周的四盏魂灯突然亮起,霎时间,十五如置身烈火,体内的魂魄正被人无情的丝丝缕缕的抽出来。

“唔。”

她忍住口中的鲜血腥甜和昏沉,踉跄后退一步,那魂灯变为十分微弱。

十五终于明白尚秋水引她来的目的

那冰棺中是另外一个自己,对方身侧的四盏聚魂灯和十颗灵源聚集在一起,一旦她进入结界内,魂魄就会抽离而亡。

恍然间,十五突然想起,才踏入北冥境地时,她就有过此感觉,当时只因自己水土不服头晕目眩。

直到莲绛将她魂魄封印。

看样子,莲绛早感应到有人要夺取自己的魂魄。然而,战争开始,为了使用龙骨拐杖,她体内灵力又强行冲破了莲绛落下的封印。

十五飞快往后退,听到沐色高喊,“小心身后。”

她神智有些恍惚,六感不如先前那般敏锐,根本没有察觉到尚秋水的偷袭。

然后听到沐色提醒,她几乎本能的拔出背后的长剑,一个凌空后转。

剑带起一道雪亮的光,照得满室光华,偷袭来的尚秋水被瞬间劈成两半。

十五这一招也用尽了全身力气,握着剑重重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尚秋水的尸体躺在地上,双目还保持偷袭十五的那种疯狂和兴奋,可很快,则被劈成两半的尸体竟然再次合在了一起。

虽然知道蔓蛇是邪物,但是看到这一幕,十五也忍不住恶心。

那尚秋水则爬起来,头发一甩,变成了一条发出恶臭味的巨蟒,狰狞着血喷大口冲向十五。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十五眼睁睁的看着她冲过来,将自己一撞,飞出了十尺。

“哇!”

手里的剑飞了出去,十五眼前一黑,只觉得鲜血从喉咙汩汩的涌出,浑身使不上力气。尚秋水站在原地,蛇尾带着凌厉杀气再甩了过来。

这一击,十五必死无疑。

地上的十五顾不得头晕目眩,咬牙爬起来,疯了似的往外面跑。

眼看到她就要冲到外面,尚秋水尖叫,干脆整个蛇身一下扑向门口,欲将十五卷回来。

可就在此时,跑到门口的十五突然往左侧一闪,然后折身回来。

这变化太快,扑来的尚秋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注意到十五在错身的瞬间,恍惚听到她再说,

“再也不见!”那声音冷酷残忍。

再也不见?

尚秋水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房顶上有一双阴森冷酷的碧色双瞳。

“莲初……”

她来不及喊出口,滚烫的沥青将她淋了个通透,还没有从剧痛中嘶声尖叫传来,又是一阵滚烫的油倾倒下来。

在她张嘴的瞬间,沥青混着油灌入他体内。

“点火!”

退到屋子里的十五高喊。

“不……不……不要……”

滚烫的沥青和油包裹的瞬间,因为极致的高温,体内的蔓蛇突然盛开,一朵朵阴邪妖冶的花冲破尚秋水的皮肤,在她手臂,胸腔,脖子,甚至钻出她的头颅,恣意绽放。

看到这么一幕,退到屋子里的十五高喊,“点火!”

尚秋水是魅,不生不灭,但是她却会被蔓蛇吞噬,反噬。

蔓蛇从她头顶钻出,彻底将她反噬,花开颓靡,带来的只有死亡。

“不……不……不要……”

房顶上的莲初驾着火凤飞到半空,火凤张开巨口,对着尚秋水喷出一条长达十几米的火舌。

尚秋水整个变成巨大的火焰,加之混合着战鬼家族特制药水的沥青,再燃烧的瞬间,尚秋水周身开始爆炸,巨大的火球炸开,头上房顶瞬间被掀开。

十五和莲初都没有想到威力如此大,爆炸的瞬间,涌动的热浪将十五和阿初同时震开,阿初和火凤直接飞向空中摔了下来,而靠得最近的十五直接退向了沐色身后。

笼子里的沐色扑过来,试图抓住十五。

然而笼子将他困住,他挣脱不开,只得无助的深处白骨森森的手,却如何也触摸不到十五。

十五仰躺在地板上,看到四盏魂灯骤然亮起,同时十枚灵源汇集成巨大的光芒,与四战魂灯交织成幽蓝色的光芒如一道无形的罩子将自己罩住。

魂魄向抽丝拨茧一样从体内溢出来,巨大耳鸣传来,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胸口和脑海传来重锤般的剧痛。

身体像陷入泥沼,不断下沉,但是,动弹不得。

死亡的感觉就那样突然涌了过来。

殷红的血从眼眶,鼻腔,耳,嘴里滚用出来,她如一个犯了逆天大罪的人被钉在原地,承受着蚀骨惩罚。

前世过往历历在目,她看到那个青涩的少女手持长剑在槐花树下习剑。

她看到那个满身红衣的女子手持长剑龙门荒漠,神色骄傲。

她看到那个女子满身鲜血跪在地上,满是绝望。

她看到那个女子捂住空洞洞的胸腔,从棺木中爬出,双目充斥着蚀骨仇恨。

她看着那女子身怀六甲,在悬崖边挣扎。

“不,不要过来。”

那声音依然在哀求。

十五伸手撩开纱幔,看到五尺之外,放着一个铁笼。早被折磨得看不出人形的沐色被禁锢在里面,看到十五过来,他却下意识的往后退,声音陡然凌厉,“滚,不要你来救我。”

可却害怕十五看出自己的痛苦,他将头深深埋在胸前。

十五望着他,双目干涩刺痛,却一时说出话来,连他名字都喊不出来。

“让你滚。”

见十五慢慢走近,笼子里的沐色像疯了一样,头颅狠狠撞向铁链。

霎时间,鲜血从他伤口涌出,他目露凶光的盯着十五,“你不滚,我就撞死在这里。”

十五被他的举动吓住,离他仅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

可就在那瞬间,十五浑猛然一震耳鸣,似一把千金重锤落在胸口,震得她七晕八素。

“快走啊!”

沐色看到十五身形一晃,凄声高喊。

“嗡!”

十五呼吸被那一锤敲得赌在胸口,一个踉跄,这才发现沐色的身后立这一具冰棺,里面女子黑衣红发,竟然是当年自己的模样。

就在她接近沐色笼子的瞬间,那棺木四周的四盏魂灯突然亮起,霎时间,十五如置身烈火,体内的魂魄正被人无情的丝丝缕缕的抽出来。

“唔。”

她忍住口中的鲜血腥甜和昏沉,踉跄后退一步,那魂灯变为十分微弱。

十五终于明白尚秋水引她来的目的

那冰棺中是另外一个自己,对方身侧的四盏聚魂灯和十颗灵源聚集在一起,一旦她进入结界内,魂魄就会抽离而亡。

恍然间,十五突然想起,才踏入北冥境地时,她就有过此感觉,当时只因自己水土不服头晕目眩。

直到莲绛将她魂魄封印。

看样子,莲绛早感应到有人要夺取自己的魂魄。然而,战争开始,为了使用龙骨拐杖,她体内灵力又强行冲破了莲绛落下的封印。

十五飞快往后退,听到沐色高喊,“小心身后。”

她神智有些恍惚,六感不如先前那般敏锐,根本没有察觉到尚秋水的偷袭。

然后听到沐色提醒,她几乎本能的拔出背后的长剑,一个凌空后转。

剑带起一道雪亮的光,照得满室光华,偷袭来的尚秋水被瞬间劈成两半。

十五这一招也用尽了全身力气,握着剑重重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尚秋水的尸体躺在地上,双目还保持偷袭十五的那种疯狂和兴奋,可很快,则被劈成两半的尸体竟然再次合在了一起。

虽然知道蔓蛇是邪物,但是看到这一幕,十五也忍不住恶心。

那尚秋水则爬起来,头发一甩,变成了一条发出恶臭味的巨蟒,狰狞着血喷大口冲向十五。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十五眼睁睁的看着她冲过来,将自己一撞,飞出了十尺。

“哇!”

手里的剑飞了出去,十五眼前一黑,只觉得鲜血从喉咙汩汩的涌出,浑身使不上力气。尚秋水站在原地,蛇尾带着凌厉杀气再甩了过来。

这一击,十五必死无疑。

地上的十五顾不得头晕目眩,咬牙爬起来,疯了似的往外面跑。

眼看到她就要冲到外面,尚秋水尖叫,干脆整个蛇身一下扑向门口,欲将十五卷回来。

可就在此时,跑到门口的十五突然往左侧一闪,然后折身回来。

这变化太快,扑来的尚秋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注意到十五在错身的瞬间,恍惚听到她再说,

“再也不见!”那声音冷酷残忍。

再也不见?

尚秋水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房顶上有一双阴森冷酷的碧色双瞳。

“莲初……”

她来不及喊出口,滚烫的沥青将她淋了个通透,还没有从剧痛中嘶声尖叫传来,又是一阵滚烫的油倾倒下来。

在她张嘴的瞬间,沥青混着油灌入他体内。

“点火!”

退到屋子里的十五高喊。

“不……不……不要……”

滚烫的沥青和油包裹的瞬间,因为极致的高温,体内的蔓蛇突然盛开,一朵朵阴邪妖冶的花冲破尚秋水的皮肤,在她手臂,胸腔,脖子,甚至钻出她的头颅,恣意绽放。

看到这么一幕,退到屋子里的十五高喊,“点火!”

尚秋水是魅,不生不灭,但是她却会被蔓蛇吞噬,反噬。

蔓蛇从她头顶钻出,彻底将她反噬,花开颓靡,带来的只有死亡。

“不……不……不要……”

房顶上的莲初驾着火凤飞到半空,火凤张开巨口,对着尚秋水喷出一条长达十几米的火舌。

尚秋水整个变成巨大的火焰,加之混合着战鬼家族特制药水的沥青,再燃烧的瞬间,尚秋水周身开始爆炸,巨大的火球炸开,头上房顶瞬间被掀开。

十五和莲初都没有想到威力如此大,爆炸的瞬间,涌动的热浪将十五和阿初同时震开,阿初和火凤直接飞向空中摔了下来,而靠得最近的十五直接退向了沐色身后。

笼子里的沐色扑过来,试图抓住十五。

然而笼子将他困住,他挣脱不开,只得无助的深处白骨森森的手,却如何也触摸不到十五。

十五仰躺在地板上,看到四盏魂灯骤然亮起,同时十枚灵源汇集成巨大的光芒,与四战魂灯交织成幽蓝色的光芒如一道无形的罩子将自己罩住。

魂魄向抽丝拨茧一样从体内溢出来,巨大耳鸣传来,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胸口和脑海传来重锤般的剧痛。

身体像陷入泥沼,不断下沉,但是,动弹不得。

死亡的感觉就那样突然涌了过来。

殷红的血从眼眶,鼻腔,耳,嘴里滚用出来,她如一个犯了逆天大罪的人被钉在原地,承受着蚀骨惩罚。

前世过往历历在目,她看到那个青涩的少女手持长剑在槐花树下习剑。

她看到那个满身红衣的女子手持长剑龙门荒漠,神色骄傲。

她看到那个女子满身鲜血跪在地上,满是绝望。

她看到那个女子捂住空洞洞的胸腔,从棺木中爬出,双目充斥着蚀骨仇恨。

她看着那女子身怀六甲,在悬崖边挣扎。

章节目录

三生三世艳莲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abbyah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bbyahy并收藏三生三世艳莲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