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轻柔露出的笑容之后,在场的诸多男子都是看傻了。平日里想见到水轻柔本就很是困难,没想到今日不但见到了,还看到水轻柔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想必任何一个男子都抵挡不了吧,光是这般看着不论水轻柔提出什么要求他们都会毫不迟疑的答应!

水轻柔看着周围男子那副痴迷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魅力,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早已经习惯了,正当她准备等着东方烈同意的时候,东方烈的却让她愣住了。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给你面子?”韩如烈冷笑出声,对于水轻柔的笑容视而不见,就她这模样如何与自己的璃儿相比?

“你……你说什么?”水轻柔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烈,她不相信这男子竟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只觉得是自己听错了。

韩如烈并未理会水轻柔的话,而是出声道:“她说的话里也有一句是对的,就你这姿色如何与我家璃儿相比?”

再度听到韩如烈的话,水轻柔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浅笑,那艳丽的面容上浮现了一抹愠色:“烈公子,你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从她水轻柔出生以来还从来不曾有人这般跟她说话,这东方烈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能对自己的魅力视而不见,还说自己比不上东方璃?

慕芷璃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听着韩如烈与水轻柔的对话,小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想必那水轻柔应该是第一次吃瘪吧。

“我再过分也没有这位姑娘过分,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向璃儿磕头道歉,第二个:死!”韩如烈冷冷出声,那冰冷的视线直视水轻笑。

他根本懒得理水轻柔,谁敢说他璃儿一句不好,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水轻柔此时也是看到了东方璃,看着她那并不弱于自己的绝美面庞,心头浮现了一抹讶异。没想到这东方璃竟然也生的如此之美,原本还只当成其他人乱说,现在看来是真的啊。

只是这一切她不会承认罢了,她才是皇城的第一美人,名副其实的第一美人!

水轻笑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男子以及在其身后长相丝毫不弱于自己姐姐的女子,加上之前姐姐对这男子的称呼,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眼前的两人就是东方烈与东方璃?

“我妹妹不过是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罢了,你这么做似乎很不厚道?”水轻柔的话语中多了几分威胁,这东方烈实在太不是东西了,自己已经让步他竟然还这般咄咄逼人!

若是按照平常的话她早就不管不顾的动手了,要知道她水家第一高手的名声可不是盖的,不过在听闻了梁靖辕的事情之后就对他们两人有了一定的顾忌。

毕竟以前自己与梁靖辕也不过打成平手罢了,他们能够将梁靖辕打的逃遁,想必也能如法炮制的对付自己,正是想到这一点她才这般好言相说。

听到水轻柔的话,韩如烈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轻笑道:“水姑娘此话说的也不错,只是几句不好听的话。只要水姑娘或者令妹在这里说水轻柔不过是只破鞋,根本无法与东方家的东方璃相比,我便不再计较此事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怔住了,待其反应过来后众人心头都是轻笑。正如水轻柔所说只不过是几句不好听的话罢了,就这般说出来又如何?

水轻柔怒声道:“如此说来,你是要与我为敌了?”已经有多久没有人这么不给她面子了,若是个女子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一个男子!难不成这东方璃真的比自己好?

慕芷璃默默的站在韩如烈的身后,看着韩如烈为了自己咄咄逼人的模样,她的面上由始至终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韩如烈能为她这么做无疑证明了他的真心,饶是水轻柔这样的美人他也毫不放在眼里,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的男子上哪里找?有幸的是她找到了。

“你如此说可就不对了,你要令妹跪下来道歉,此事我们便作罢。”慕芷璃缓缓开口道,韩如烈为了她不顾及名声,她却不能不顾及。

说起来男子欺负一个女子总归是不好听的,而她自己本就是女子,与水轻柔斤斤计较又如何?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就势必要付出些许代价。

“姐姐,我……”水轻笑忙看向一旁的水轻柔,之前她不在意,现在看到东方璃两人的态度她真的怕了。

“放心,姐姐不会让你下跪的。”如果这么做的话,日后她水轻柔还不得成为他人的笑柄?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她这第一高手难不成是摆出来看的。

水轻柔转过头来,看着慕芷璃道:“既然你们不肯就此揭过,那此事只能靠拳头解决了。莫要有点成绩就自视甚高,我修炼的时间可比你们要长!”

慕芷璃并未将水轻柔的话放在心中,出声讽刺道:“我看是你自己没信心吧,如果对自己的容貌那么有自信的话,也不会让你妹妹用剑架在别人的脖子上逼着人承认你是美人了,乍一听我还以为是丑八怪呢。”

此话一出,在座的不少人都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东方璃此话一针见血,之前水轻笑的做法可不就是她所说的这般吗?如此一来,水轻柔也是落入了下乘。

听着众人的轻笑,水轻柔心头一怒,一掌便是朝着慕芷璃袭去,她水轻柔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实在可恶至极!

还不待慕芷璃出手,韩如烈一掌迎了上去,双掌对轰之间两人竟是都倒退一步,平手!

见到这一幕,众人的心中皆是浮现了一丝惊讶。看来传闻不误啊,这东方烈与水轻柔交掌竟然能够平手,实在是够强大的。

然而,慕芷璃却并不打算在这里与水轻柔大打出手,资格战再过不久就要开始了,此时自爆底牌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反正资格战的时候也会遇到,到时候再交手也不迟。

手中银针激射而去,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银针已经刺入了两人的体内。

“噗通!”

“噗通!”

两道声响传来,旋即在众人那惊讶的视线之中,水轻笑直接跪在了慕芷璃的面前,而水轻柔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朝着地上倒去,一时间两个美人一个跪着一个躺着,当真诡异的很。

水轻笑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只觉得自己膝盖一麻,整个人就控制不住的跪了下来,饶是现在的她想站起来似乎也没有办法。这是怎么一回事?

水轻柔的情况更差,她正在交战呢,突然背脊一麻,就控制不住的倒了下来,连力气都使不上,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似得。只是她脑海中却是想着之前东方璃手中一闪而逝的银光,一定是她做的手脚。

“早点跪下来道歉不就没事了?”慕芷璃轻笑道,旋即拉着韩如烈的手两人一同走出了酒楼。

“掌柜的,酒钱他们两付!”

慕芷璃和韩如烈一同朝着东方家走去,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他们也没了继续玩乐的性质,倒是韩如烈很是好奇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不禁出声问道:“璃儿,你刚才对他们做了什么?”

“我刚才不过用银针刺入了他们的两个穴道罢了,暂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过一会就没什么事了。你想知道的话我回去画个穴位图给你看,日后说不定会起到作用呢!”慕芷璃出声道

在主世界没有人知道这穴位图的事情,出其不意的给他人一个攻击,取得的效果的确立竿见影。以烈的身手,想必只要多练习的话,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加上自己配置的毒药,不是安全的多?

想到这里,慕芷璃也兴奋起来,以前怎么就将这点给忘记了呢?烈没有学过医术,救人是不行,可杀人却是不需要记住那么多的,只要记住几个死穴行了!

韩如烈并未拒绝慕芷璃的提议,这的确是个不错的保命手段,始终是多一项底牌比较安全。

然而,酒楼中却是炸开了锅。

在慕芷璃两人离开之后,水轻笑还是跪在原地,怎么起都起不来,而水轻柔则是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倒下来,自然也没有什么优雅的姿势。

水轻柔可是皇城的第一美人,自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大家看着那四仰八叉的水轻柔在想着之前那淡然的东方璃,心中一对比愈发的觉得东方璃才是第一美人,水轻柔没法比啊!

于是乎,但凡经过酒楼附近的人看到酒楼中那般热闹都忍不住过来看上一看,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短短时间整个城池中的弟子都是知晓了这件事,纷纷赶着去看。

若是现在有个洞的话水轻柔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偏偏现在的她不能动弹,只能任由旁人那打量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心头却是恨毒了东方璃。

章节目录

医手遮天(慕璎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慕璎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璎珞并收藏医手遮天(慕璎珞)最新章节